喜歡畫畫、喜歡寫字
一個雜食女子,目前サスサク坑底

【佐櫻】一點一滴(一發完,佐賀)

Side サスケ


天剛泛起魚肚白,窗外的啁啾鳥聲便鬧騰的傳進了房間,但躺在床上的男人像個大孩子般,耍賴的繼續蒙頭大睡,一把將棉被蓋過頭頂,將那些聲音隔絕在被子外,包含妻子的叫喊。
好吵。
「佐助君,該起床囉。」妻子好笑的拉著蓋在他頭上的被子,似是對宇智波佐助這般的反常見怪不怪。
「......」
是櫻嗎?
他皺了皺眉頭,但依舊沒有起床的打算。
「再不起來,等等紗羅妲可是會生氣的,你不是答應要教她怎麼更靈活使用寫輪眼嗎?」
宇智波櫻溫婉的嗓音裡帶了點笑意,接著她猛地一把將被子扯走。
沒了被子的遮擋,宇智波佐助只好無奈地坐起身來,睡眼朦朧的樣子。
「........啊啊。」抓了抓一頭的亂髮,他這才慢慢回過神來看著正聚精會神看自己醒轉沒的妻子。
櫻......
他一把摟過她,將自己臉埋在宇智波櫻胸前,而宇智波櫻則微紅著臉,拿丈夫沒輒的輕撫著他的墨髮:「快去刷牙洗臉,你可是跟紗羅妲約好的喔!」
「櫻......」宇智波佐助抬起頭來看著妻子。
點點的光點透過窗戶灑落在愛妻的身上、髮上,他仔細地端詳著。
像極了天使。
這是照亮自己生命的光。他收緊了摟著她的手臂。
「佐助君,快點,紗羅妲已經在等了啦。」
宇智波櫻掙脫丈夫的懷抱,使勁推著他到洗手間,便又離開房間繼續去忙家務。
「.......」
站在鏡子前,宇智波佐助呆愣的看著架子上的牙刷杯子,宇智波佐助在又放空了幾秒後才完全回過神來,開始梳洗自己。
--------------------------------------
久違的回到家裡了。
看著在流理檯前忙碌的粉色身影,宇智波佐助輕輕的勾起嘴角。
「佐助君,吃完碗放著就好,來,這是你們的便當喔。」
宇智波櫻回過頭來對他開心的笑著,手裡還提了個雙層的便當盒,過肩的櫻髮隨著她的轉身而飄動著,宇智波佐助笑意又更深了,這次連眼裡也帶著溫柔。
「啊啊。」他接過了妻子遞過來的便當。
「佐助君要好好的跟紗羅妲相處喔。」在送宇智波佐助到玄關時,宇智波櫻略帶調侃的提醒著,顯然是知道之前他在女兒那邊鬧的糗事。
是卡卡西還是紗羅妲說的?
他微皺起眉,但還是面無表情。
穿好了鞋,宇智波佐助低頭看著妻子,他放下便當,寬厚的大掌撫上宇智波櫻的臉頰。
看著一樣柔順的櫻髮,一樣的澄澈碧瞳,腦海裡浮現的卻是宇智波櫻12歲時的樣子。在月夜下對自己告白,哭花了臉的春野櫻。

—我每天會讓你過得很快樂,也會讓你過得很幸福!

記得她當時有說過這樣的話。
宇智波佐助心想,於是他勾起嘴角,出其不意的俯下身吻住她。
而宇智波櫻顯然是沒料到宇智波佐助會突然吻自己,她呆楞了一會兒,隨後紅著臉配合的回應他的熱吻。
「櫻,謝謝妳。」他在妻子耳邊低語著,又惡作劇的輕咬了下她的耳:「我今天會早點回來。」
這才滿面春風的拿起便當快速的走出家門,將妻子惱羞的嬌嗔置之身後。
的確很幸福。
帶著不易察覺的弧度,他加快腳步往宇智波家的訓練場方向走去。

*********************************************

Side サクラ


「佐助君。」
宇智波櫻輕推著床上的男人,但對方絲毫不動,還將被子拉起來蓋住了自己的頭。
果然每次難得回到家的第二天都會賴床。
可見有多麼的放鬆。
雖然她很想再讓宇智波佐助多睡會兒,但他自己都答應女兒要教導她寫輪眼的運用的,也只好早早的來叫丈夫起床了。
看著將自己裹起來的丈夫,她好心情的笑了出來,依舊拉著被子試圖叫醒他。
「佐助君,該起床囉。」
見叫不醒宇智波佐助,宇智波櫻決定直接將被子抽走,果不其然的,少了被子的遮擋,宇智波佐助這才很無奈的坐起身來,頂著一頭亂髮,睡眼惺忪的看著自己。
這樣的佐助君好可愛啊。
宇智波櫻在心裡尖叫著,嘴上繼續溫柔的喚著丈夫:
「再不起來,等等紗羅妲可是會生氣的,你不是答應要教她怎麼更靈活使用寫輪眼嗎?」
好想拍下來啊,這時候手上有相機就好了
看著丈夫呆呆的樣子,宇智波櫻心裡又再尖叫了一遍。

只見宇智波佐助朦朧著眼,瞧了自己一會兒,便伸長手一把摟住了她,然後將臉埋進她的胸前。
「欸!?」沒料到宇智波佐助此刻的舉動,宇智波櫻一下子紅了臉蛋,她寵溺的伸手摸著那不同於自己的粗硬墨髮:
「快去刷牙洗臉,你可是跟紗羅妲約好的喔!」
像極了撒嬌的大孩子。
察覺到腰上收緊的力度,宇智波櫻笑意更深了。
「佐助君,快點,紗羅妲已經在等了啦。」
猛然想起女兒已經出門了,她這才趕緊掙脫丈夫的懷抱,使勁的推著宇智波佐助去洗手間梳洗後,自己便離開了房間。

--------------------------------------

接著來準備便當,做佐助君喜歡的柴魚飯糰,再配上麥茶,嗯,就這麼辦。
她俐落的將刨好的柴魚包進飯糰裡,再不停讓飯糰在掌中轉著變成三角形,最後包上海苔,完成一個又一個柴魚飯糰,整齊的放進第一層便當盒裡,再在第二層便當盒裡擺入一些涼拌小菜和天婦羅便大功告成了。
完美。
宇智波櫻滿意的看著自己準備的便當盒,她哼著小曲拿了布將便當盒包好,這才轉身對丈夫:
「佐助君,吃完碗放著就好,來,這是你們的便當喔。」
「啊啊。」
看著丈夫眼裡的笑意,她只覺得自己心跳加快了。
這輩子是注定要一直被這人弄得心跳加速。
即使兩人已是夫妻,她還是時常被丈夫逗得羞赧,踩著輕快的步伐她跟著宇智波佐助到玄關。

「佐助君要好好的跟紗羅妲相處喔。」宇智波櫻調侃的說著,很清楚對方會明白她的意有所指。
果然就看到宇智波佐助微微的皺起了眉頭。
我家老公平常很帥氣,但在這方面笨拙的很可愛呢。
她嬌俏的笑著,突然感覺到對方手掌正撫摸著自己的臉頰,這才拉回了注意力。
「嗯?」怎麼了嗎?
宇智波櫻紅著臉,看著正撫摸自己臉頰的宇智波佐助,以前實在很難想像會有這樣夫妻相愛的一天,她可以清楚看見對方眼裡對自己的愛意和寵溺,臉上的熱辣又增加了幾分。
「佐助君、你、」還未說出口的話,被吞沒在對方覆上的唇舌裡,只覺得快融化在對方的熱情裡,她羞怯的回應著丈夫的深吻。
佐助君犯規!哪有人這樣的!
「櫻,謝謝妳。」不知被吻了多久,她聽到對方在自己耳邊的低語著,還又輕咬了下她的耳:「我今天會早點回來。」
她紅著臉微惱的對著丈夫的背影怒吼:「佐助君混蛋!」
待她回到屋裡,臉上卻還是掛著甜甜的笑。
真的是最喜歡佐助君了。

*********************************************

Side サラダ


今天的爸爸比上次還煩人。
看著又被打落的手裡劍和時而用鼻子在笑的父親,宇智波紗羅妲心裡湧上一股煩躁。
「可惡........」她撿起地上的手裡劍,開始在思索著應變之道。
「要當火影的話,這點程度還不夠。」宇智波佐助淡淡的說著,同時注意到宇智波紗羅妲又重振旗鼓,準備再跟自己交手。
他微微勾起嘴角,笑容裡包含了對女兒的讚賞。
我當然知道這點程度不夠!
宇智波紗羅妲不甘心的想著,但在看到父親嘴角邊的笑意,她也了然那笑容的意思,是對自己的讚賞,不是早前的鼻子嗤笑。


「那麼這招如何?」語畢,睜著腥紅的寫輪眼,她喊著母親的口頭禪,便將查克拉集中在拳頭上,快速地衝向宇智波佐助,狀似要揍他的臉面。宇智波佐助見狀,在拳頭快碰上自己時,他立刻向後空翻了一圈避開女兒的攻擊,而看到這動作宇智波紗羅妲笑了。
就是現在!
只見她拳速未減,一拳揍向地面,地板立刻朝宇智波佐助將要落地的方向碎裂、隆起,而宇智波紗羅妲更是抓緊時機,快速的結印,利用這些隆起的板塊當附著,讓板塊上頭都附上了無數道雷電,沒料到這一變化,宇智波佐助稍微吃驚的睜大了眼,快速的瞄到後方的落葉,便用天手力跟落葉交換了位置,躲過女兒的雷遁攻擊,他唇邊的弧度更上揚了。
「怎麼樣啊?爸爸。」拍了拍雙手,她插著腰自信地問著父親。
「不錯。」宇智波佐助溫柔的笑著。
「櫻有教妳怎麼控制查克拉?」
「媽媽有教過一點,但她一直很忙,找不到時間問她更深入的......」
宇智波紗羅妲很清楚,現在自己的查克拉不足以再進行第二次像剛才一樣的攻擊,但她硬撐著。
「.......」
怎麼了嗎?為什麼不說話了?
紗羅妲疑惑的看著自己父親,不解他此刻的沈默。
「....先休息,櫻有準備便當。」

--------------------------------------

父女兩人席地而坐,宇智波紗羅妲津津有味的吃著母親做的飯糰和天婦羅,一旁的宇智波佐助勾起了一抹微笑,他僅有的右手搭在女兒頭頂:
「別像櫻一樣老是逞強,妳強撐著只會給夥伴帶來麻煩的。」他柔聲的說,眼神和煦的看著愛女。
被發現了。
「知道了.......」她吐了吐舌頭繼續吃著手中的飯糰,她認真的看著父親,想到了一個點子,然後開口:
「媽媽也會逞強?一直都是嗎?」
宇智波佐助稍微思考了片刻,他說道:
「一直都會,只是中忍考試期間就更明顯了,到大戰時最會逞強。」
「喔,原來爸爸從以前就那麼注意媽媽喔?」宇智波紗羅妲一臉揶揄的瞅著自家爸爸,滿意他中了自己的套路。

「................」自知中了女兒的話套,宇智波佐助一臉被打敗了的表情,不知怎麼應對這問題。
「爸爸真的很在乎媽媽呢。」宇智波紗羅妲語氣調侃的說著。
「還有妳。」宇智波佐助沒好氣的輕敲了下宇智波紗羅妲的護額。
「嘻嘻。」看著宇智波紗羅妲的笑容,宇智波佐助也彎起嘴角,又揉了揉女兒那跟自己一樣卻柔軟的黑髮,他這才開始吃了起來。
「那媽媽知道你那麼重視她嗎?」
「知道。」
「難怪媽媽可以這麼堅強。」這次她連表情都十分的調侃。
「................快吃。」
明白女兒話中有話,宇智波佐助生硬的轉移話題,催促著宇智波紗羅妲吃飯。

「那等等教我火遁,爸爸上次答應過的。」
「啊啊。」宇智波佐助不置可否的回應。
我家爸爸在這方面果然很可愛呢,明明戰鬥起來就是那麼的厲害,像鬼神一樣。
宇智波紗羅妲漾起跟宇智波櫻一樣的燦爛笑容:「謝謝爸爸。」
看著跟妻子別無二致的笑容,宇智波佐助著實愣了一下,像是被笑容感染,他也牽起了嘴角。

评论
热度 ( 47 )
  1. Linda poon丹丹子 转载了此文字

© 丹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