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Dd,愛大米,愛佐櫻,愛Jelsa

【佐櫻】論命運-11

------------------------------------------

現在在春野櫻的住屋裡,一男一女互相乾瞪著眼,正確來說只有一方乾瞪眼。
「我說宇智波君,這裡是我家,現在已經有點晚了,留在單身女子家裡也不好,您是否該離開了?」
現在才九點,距離地鐵末班車的時間還綽綽有餘,春野櫻下著逐客令。
昨天什麼都沒做已經有點耽擱了,今天要是再什麼都沒行動就真的沒戲唱了。春野櫻思忖著。
「我不放心。」相較於她有點因憤怒而高漲的情緒,宇智波佐助淡定的回應,還慢悠悠的啜了口茶。
「.......」春野櫻挫敗的扶著臉。
怪了,什麼時候佐助君這麼死纏爛打了?就小時候的情況,照理該是自己對他死纏爛打才對,怎麼這會兒全反了?
宇智波佐助淡淡的掃了她一眼,又繼續喝自己的茶,對她此刻的反應不予理會。


「宇智波君,這裡是我家,我真的不會有事的,他們不會對我怎樣的。」
「妳怎麼敢保證?」宇智波佐助銳利的一問。
其實他自己也很清楚,外頭的那群人充其量就只是在做調查,是無法對春野櫻構成威脅的,真要下手也不會選在這種一點動靜就能驚動到其他鄰居的公寓內,除非他們是真起了殺心,但就自己對他們的觀察,要是真起了殺心是連自己也不會放過的,不會到現在還平安無事。
「.......」春野櫻無言以對。
佐助君真的沒吃壞東西,還是撞到腦袋嗎?
「不然妳每小時給我電話?」宇智波佐助退而求其次的開口,但這強人所難的要求又讓春野櫻瞠大了雙眸。
這男人太不可理喻了!
她沒好氣的瞪了眼男人,知道是沒法把這人順利攆走,最後開口:
「那,宇智波君你今天就待這,但是不准靠近我。」
宇智波佐助正欲開口,春野櫻便搶白:「你有兩次前科。」


「.......可以。」他皺了眉,一臉不悅的應允。
也罷,既然目的達到,那就該適可而止。
「浴室在那裡,冰箱裡有飲料跟礦泉水,也有一些吃的,你如果想弄點宵夜就自便,泡麵在旁邊的櫃子裡。」
春野櫻機械式的解說著,全然不在意宇智波佐助是否有在聽。
「......」
他知道春野櫻現在是在鬧脾氣,也清楚是因為自己的要求而引起的,只當做沒事的靜默著。
「還有什麼問題嗎?」
「......我睡哪?」
「這裡。」她手指著一旁的沙發。
「嗯。」


其實宇智波佐助一點也不意外會被她安排睡沙發,更不介意睡沙發,但現在還有個問題要解決,要緊的民生問題。
「那麼跟我去趟便利商店吧?」
「蛤?」佐助君又想幹嘛了?
「不然妳這邊有男用內褲嗎?」
「......」
對不起是我錯了,我不該覺得宇智波佐助在找我麻煩。
春野櫻一臉怒氣的嘟噥了幾句,最後還是認命的起身抓起一旁的鑰匙。
「三十分鐘內。」她走到玄關穿鞋,頭也不回的拋了這句給身後的宇智波佐助。
「可以。」他滿意的勾起嘴角。


在便利商店裡春野櫻無聊的翻著架上未封裝的雜誌,隨意翻閱打發等待宇智波佐助購物的時間,但心思早已分心到別處。
沒意外的話,明天早上佐助君也會送我到公司,下班時就算沒打電話他也會出現,而跟佐武的會議則是下午三點,能採取行動的時間十分有限......
拿出了手機,她看了還在挑選東西的宇智波佐助確認他沒在注意自己這邊,便快速的發了訊息:

───佐助君有找過你嗎?

原本正專注在刻著手上人偶的臉,在聽到手機的提示音後,他瞄了眼手機螢幕上顯示的訊息,男人笑了笑,快速的拿起一旁乾淨的布擦淨雙手,略微思索了一下,便快速的回傳了訊息:

───丫頭,妳想幹什麼?

什麼叫做我想幹嘛?連問題都不回答我,很可疑。

只有山中井野跟蝎是很清楚自己的上下班時間的,但從上次山中井野講得那麼嫌棄口吻,她不認為宇智波佐助會問山中井野關於自己的事,尤其要找她又必須挑酒吧的開店時間,這樣根本不可能可以昨天在公司接到人,除非宇智波佐助一整天啥事不幹的守在公司樓下,但這更是不可能的事,而邊緣如宇智波佐助更是不可能從佐井祭或是漩渦鳴人那裡知道更多,她直覺一定跟蠍有關係。
春野櫻瞇起了眼,瞪著手機,又快速的敲擊著螢幕。

───我可能要換方式跟對方接觸了,但佐助君一直跟在我身邊。

───因為他是妳選的宇智波家的小鬼。


看著自己送出的訊息,蠍難得心情愉悅了起來。
收到蠍回傳的訊息,春野櫻頓時為之氣結,要是蠍現在就站在眼前,她一定毫不猶豫的一記直拳朝對方那高挺的鼻樑揍下去。

───我很認真在問,不要開玩笑了,而且對方也在查我。

打完這段字,春野櫻順便抬起頭來裝作若無其事的隨處走動,並觀察著四周動靜。
見沒特別異常也安下心來,裝作認真的看著雜誌。
「啊啦,這不是達到目的了嗎?」
不就是要引起對方注意才故意搞這些動作的嗎?蠍清楚春野櫻這樣詢問的背後涵意。
幫忙拖住人是可以辦得到,但對方是宇智波家的小鬼,沒那麼好拐騙啊,看他哥就知道了,兄弟倆不只個性像,精明的地方也相似的驚人。
向來自信的他也難得的沒把握了起來,他清楚一定無法拖住宇智波佐助太久的。
丫頭估計是要走險棋了。
那他這邊做為知情的人該怎麼做呢?蠍挑著眉在螢幕上敲出字句。

───希望我怎麼做?

只能從丫頭那邊走一步算一步了。
之前他從山中井野跟千手綱手那裡聽說了她上次失敗的計畫內容,以及這次春野櫻來到日本還特地跑來找自己跟宇智波鼬,來商討這次斬草除根的計畫,對於春野櫻會接下來採取什麼樣的行動,他能大致預測得到。
但自己現在能做的也只是將損害降到最低而已。

───明天想辦法幫我拖住他,撐到我聯絡你為止。

「所以是計畫提前了?」
那晚點再去聯絡看看鼬吧。

───條件加倍我就幫。

「..........」春野櫻非常的想摔手機洩憤,但她忍了下來。
好,我忍!

───.........好。

───DEAL.條件等事成了再跟妳說,我要休息了。

休息?!
看著躍入眼簾的字句,春野櫻懷疑的看了手機上顯示的時間。

───22:00

「還真養生,又不是老人家。」
話才剛說完沒幾秒,手機響起了訊息提示,她滑開了手機,隨即瞪大了眼。

───丫頭,別背後說人老。

「到底怎麼知道的?」
她沒好氣的碎嘴,便放下雜誌走向已經結好帳在等她的宇智波佐助。
一路上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對話著,漩渦鳴人的糗事、春野櫻在美國唸書時的事,宇智波佐助自己的事。
「其實我挺意外自己喜歡櫻花的。」宇智波佐助貌似隨口的說著,沒多餘的表情變化,像是在說今天天氣不錯。
「...是喔。」
春野櫻聽著,但不知為何莫名的覺得難為情,她聽到自己加快的心跳聲。
一定是因為被佐助君牽著的關係,而且佐助君這話一定沒有特別涵意的。
春野櫻提醒著自己別過度反應。
「那鳴人那次假死引出兇手這點子哪來的?你想的?」
「不,吊車尾自己想的。」
「......真看不出來。」
她真的很驚訝漩渦鳴人這樣反將對方一軍的方法,因為在自己的印象裡,漩渦鳴人雖沒說十分笨拙,但絕對跟聰明沾不上邊,可是往往他卻最能出奇制勝。


「我說過可以叫我佐助的。」
「你知道我的名字再說,大偵探。」
「..........」
宇智波佐助瞥了春野櫻一眼,又將自己視線看向前方的路。
「我昨天確實叫過妳的名字。」
「沒印象,不算。」
沒見過這麼耍賴的人。
宇智波佐助心裡嘀咕著,但他也不在意,只是將牽著她的手收得更緊。
「無所謂。」
有的是機會讓妳叫我的名字。

评论
热度 ( 6 )

© 丹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