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畫畫、喜歡寫字
一個雜食女子,目前サスサク坑底

【佐櫻】論命運-07

------------------------------------------

───佐助君,你看!很美對不對?跟我同名的花。

───佐助君,我要離開了,但是我一定會回來找你的喔!


又是那個粉色的小小身影來拉著自己,但這次他很清楚的看清了她的臉龐。
「什麼時候?」宇智波佐助聽見自己這樣問,但聲音不是以往的清冷聲調,而是童稚的男孩嗓音。
他看到拉著他手的小小身影不知所措的看著自己,他清楚從她澄澈的瞳仁裡看到了童年時自己的倒影。

───我不知道........但佐助君一定要等我喔!說好了,只有我才能───

又是最後一句被打斷,紛飛的櫻花花瓣再度朝他襲來。
宇智波佐助在黑暗中睜開了眼,走神的看著天花板。
這裡不是我家。
他坐起身來,這才知道自己是躺在沙發上,環顧四周,他認出這裡是漩渦鳴人的家。
他看了眼桌上的手機,壓了電源鍵看時間。

——05:34

還很早。
「櫻.......」宇智波佐助低語著她的名。
春野櫻喜歡櫻花,因為跟她同名。
他意會過來在酒吧裡,她那時沒說出口的話語。
結果妳現在才出現。
因為年復一年的等待,始終等不到人,所以自己以為被對方丟下,就這樣賭氣的將這一切深埋在記憶深處,刻意讓自己遺忘。想起來了,是自己受不了等待,又聯絡不上她,就這樣誤會她。
宇智波佐助牽起一抹自嘲的笑。
在面對春野櫻真的只有不淡定跟反常,不管經過多少年都一樣。


他試著活動四肢。
有點麻,但能使得上力。
看來之前她是拿事先藏好的麻醉針刺自己的穴道,他才會就這麼倒了。
想到昨晚自己大膽的行動,宇智波佐助只覺得臉上一片熱辣。
怎麼也想不到在酒精的驅使下,自己會做出那麼踰矩的舉動,一向自制的人就這麼沉溺於她。
那時看著她唇膏微暈的唇,他著了魔似的想嚐嚐那味道,便就這麼吻了下去,甚至想就這樣將她拆吃入腹,他記得那時她的驚慌,但更鮮明記得的,是她染上情慾的柔媚表情、顫抖的嬌軀、溫軟的唇瓣、還有那手感不錯的渾圓,他還記得那觸感。

「該死的。」他瞄了眼漩渦鳴人的房間,確定他還在被窩裡呼呼大睡,這才不自在的起身,掩著褲襠,快步走向盥洗間。
她果然是甜的,卻是他不會討厭的甜。

------------------------------------------

現在是早上十點,沒記錯現在是春季,但我覺得快被凍死了。
先是一大清早被宇智波佐助以一桶冰水澆醒,現在又被他拿著原本應是掃把的長棍架在脖子上。
森冷的壓迫感迎面而來。
漩渦鳴人一臉生無可戀的看著正對自己居高臨下的宇智波佐助。
「說,櫻在哪?」
「我怎麼知道!小櫻...欸?你想起來了?」
原本被打斷睡眠就很讓人不爽了,漩渦鳴人正打算回嘴,卻突然意識到對方話裡的意涵,他瞪大了眼睛看著好友。
宇智波佐助只是勾起嘴角笑著。
「快說。」
「真的不知道啦!」
「嘖。」他收起長棍。
真的,拜託你改行,別當什麼偵探了,搜查一課需要你。


「你記得當年櫻是因為什麼才離開日本的嗎?」
「我想想......好像是因為她爸爸開的公司倒閉了,然後她媽媽受不了繼續待在日本,就帶著小櫻出國了。」
公司倒閉?
「櫻到底是在做什麼工作?」
「我只知道是情報販。」
那一切就說得通了。
不管是為什麼她會出現在搜查二課的宇智波鼬身旁;或是她擅長下藥、變裝,甚至連第一次的車廂巧遇都是她設計的吧?
「你還記得櫻她父親叫什麼名字嗎?」
「不記得。」


那看來也不能跟哥哥問,他一定不會說的,他可以肯定春野櫻一定是因為這件舊事而跟哥哥合作的。
宇智波佐助沉思,他想起來還有一個人選,雖然只有一面之緣,但應該知道來龍去脈的人。
咬了咬牙,他迅速離開了漩渦鳴人家。
只留下一臉懵的漩渦鳴人還搞不清現在是什麼狀況。

------------------------------------------

「所以,為什麼宇智波家的小鬼會在我這裡?」坐在鑑識科的工作區裡,紅髮男人一手支著下巴,眼帶不屑的瞅著突然來到自己面前的墨髮男人。
「......」
我也不想來找你。
宇智波佐助握緊拳頭,盡量保持平常的語調:
「我想知道櫻發生過什麼事。」
「噢,想起丫頭啦?」
好似發現什麼有趣事一樣,蠍的興致有點高昂,他微睜那原本百無聊賴的眼。
老實說,他還真沒想到會有宇智波佐助向自己低頭的一天。


「是。」
「......」蠍不答話。
只是雙手交錯撐在鼻下,用平常在觀察顯微鏡下微生物,或是鑑識死者的犀利眼神看著宇智波佐助。
似是看夠了,他這才啟口:「要代價喔。」
說著嘴邊捲起了一抹不懷好意的微笑。
「沒問題。」宇智波佐助答得乾脆。
看來宇智波家的小鬼還挺有骨氣的。
「那我的條件就是──」
蠍說完,一臉看好戲的表情瞅著宇智波佐助。
宇智波佐助微微一愣,最後咬著牙:「.......好。」
一副喪權辱國的表情。
「很好,那讓我想想從哪邊說起呢......」

------------------------------------------

咯咯咯的高跟鞋腳步聲在大片瓷磚地上響著,而鞋子的主人,今天卻不似以往的平靜,步伐有點快。
都佐助君害的。
在酒吧那失控的一切讓她昨晚在腦海裡不停的回放,結果就這樣讓自己羞紅了臉、矇著被子輾轉到天明。
我今天還要上班啊!春野櫻心裡哀嚎著,然後她加快了腳步走向會客室。
在打開了會客室的門前,春野櫻先是做了三個深呼吸,待自己真的冷靜下來,這才打開門,裡頭有個男人早已等在那,春野櫻迎了過去,一頭栗色的長髮整齊的綁成公主頭,顯得落落大方。
「你好,初次見面,敝姓加倉,目前擔任財務長秘書。」她禮貌的微笑,並遞上了自己的名片。
「妳好,敝姓佐武,請問田中先生他......?」他接過尤佳里的名片,也給了她自己的。


「不好意思,由於剛才高層臨時決定開會,所以田中先生交代我來聽您的說明,之後再向他報告。」尤佳里臉帶歉意的跟男人說明。
「好吧,雖然有點可惜,不過就麻煩妳了,尤佳里小姐。」
「不會,請吧。」她抬手請對方開始,自己則在他對面的位置坐了下來。
邊聽著男人淘淘不絕的說明,春野櫻壓抑著自己的的情緒,裝作認真的做著筆記跟提問。
春野櫻知道現在是非常關鍵的時刻,要非常小心,不能輕易在這男人面前被他捕捉到不對勁,她知道男人在講解之餘,也在觀察著自己的反應。
爸爸就是人太好了,才會讓這樣的人有機可趁。


评论 ( 2 )
热度 ( 6 )

© 丹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