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Dd,愛大米,愛佐櫻,愛Jelsa

【佐櫻】論命運-05

春野櫻對自己的變裝十分的有自信,就連井野也不見得認得出來,如果再配上自己作的人皮面具,那保證連師父都認不得,他是怎麼認出來的?
「那個...可以放開我了嗎?」
壓下心裡的驚慌,尤佳里怯弱的問著,同時試著將自己掙脫被對方攫住的手。
但宇智波佐助只是很認真的盯著眼前的女人,沒有要放手的打算。
雖然髮色跟瞳色完全不一樣,但體型跟香水味他是不會誤判的,尤其在剛才他試探性的喚著她時,宇智波佐助很確定被自己緊握著的手腕,有一絲絲的動搖。
「我說宇智波家的小鬼這樣會不會太難看了?」
一個慵懶但又帶有敵意的男性音調自尤佳里身後傳來。
一個紅髮的男人雙臂環著胸,側身倚在門邊挑眉的看著眼前僵持的兩人。
蠍!
尤佳里宛如看到救星般,閃亮著雙眸看著來人。


別高興得太早啊,丫頭。
看著眼前執拗不肯放人的宇智波佐助,蠍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便硬是將尤佳里從對方手中硬扯到自己的懷裡。
「痛.......」尤佳里吃痛的驚呼了聲,在還沒搞清楚現在到底發生什麼事之前,她就被蠍抱個滿懷,她感覺得到男人的下巴正抵著自己的頭頂。
等等,這姿勢太教人誤會了。
尤佳里意識到現在狀況,但她裝作不在意的靠在男人懷裡,一手搭著他的手臂,一手則向後往對方腰間狠狠的擰了他一把。
好啊死丫頭,好心救妳還這樣恩將仇報,等等算帳。


他忍著痛,裝作若無其事的開口道:
「沒聽到人家說不認識你嗎?宇智波家的小鬼什麼時候那麼纏人了?」
左一句宇智波家的小鬼,右一句難看、纏人,十足十的挑釁意味。
宇智波佐助狠狠的瞪著蠍,兩人之間的氣氛劍拔弩張,就看宇智波佐助伸長手準備要再搶人時,身後的宇智波鼬開口了:
「佐助,蠍。」
只是簡單的叫著兩人的名,但其散發的氣勢壓迫逼人,教人不敢造次。


「......」
「鼬,我先把這丫頭帶走了,回頭見啊。」蠍無畏的朝著宇智波鼬說道。
宇智波鼬點了點頭,示意他可以將人帶走,蠍便理所當然的把尤佳里連拖帶拽的帶離了。
「妳膽子真大啊死丫頭,敢對我動手。」他小聲的附在她耳邊低語,親暱的樣子教宇智波佐助又燃起了一股無名火,雖然他面上依舊是之前的那副臭臉,但蠍清楚的瞧見他拳頭握得死緊。
這樣就受不了,真的是小鬼。
「還不是你在佐助君面前那麼親密!」尤佳里小聲的抱怨著。
要是佐助君誤會了怎麼辦?不對,我現在不是原本的面目,還是可以裝死混過去的。
思及此她安下了心來,卻不知這鬆了口氣的表情也教宇智波佐助看見,無疑是火上加油。


走出宇智波鼬辦公區的視線範圍,蠍立即鬆開了對尤佳里的牽制。
「原來就是宇智波家的小鬼啊?我還以為是哪個條件更好的人。」
嘖嘖,丫頭不會看人。
「........」尤佳里沒好氣的瞪著蠍。
「別氣了,不過妳怎麼會被他識破?」
「我也不知道,不可能認得出來才對,而且我這樣子我非常肯定沒被他看到過。」
春野櫻鎖著眉頭,思索著從車廂意外到漩渦鳴人帶著宇智波佐助到她店裡的所有環節,甚至是連她觀察宇智波佐助那整整一個多月的期間,她也很確定沒跟他碰過面。



「那只能說那小子火眼金睛了,搞不好妳化成灰他都認得出來吧?」
「蠍......」這一點都不好笑。
要是認得出來就不該忘了我,想到就生氣。
春野櫻氣撲撲的鼓著腮幫子。
「總之,丫頭,想想妳怎麼補償我吧。」他伸手揉亂了栗色的假髮。
「......穿兩套你的特製服裝?」
「我現在去跟宇智波家的小鬼洩妳底。」說罷他立刻停下腳步往回走。
「停!隨便你要我穿幾套就幾套!」春野櫻討饒的衝到蠍的面前阻擋他。
這樣害我也太狠!果然只有蠍才幹得出來這種事。



「這還差不多,對了,妳午飯吃了沒?」
「還沒,你要請我嗎?」春野櫻賊笑著。
「......當我沒問。」
「開玩笑的啦,走吧走吧,去吃飯,我等等還要回去公司呢。」
「所以現在還算進行的順利?」他抓了抓瀏海貌似隨意的問道。
「證據蒐集的還算順利,但就是其他部分要靠你們這邊了。」
「放心交給鼬吧。」他拍了拍春野櫻的肩膀。
「嗯。」

------------------------------------------

自己的辦公區還是頭一次這麼的低氣壓,連一旁其他的組員都被壓迫到受不了,而紛紛離開這區域。
看著現在空無一人只剩下自己和弟弟的空間,宇智波鼬不以為意的想著。
而他依舊不受一身黑氣的宇智波佐助影響,悠然自得的泡著茶,還沏了一壺給自個兒親愛的弟弟。
春野小姐。
他捕捉到剛才自己弟弟對春野櫻的稱呼。
事有蹊蹺。
宇智波佐助不會跟人套近乎,但也不會對認識的人叫得那麼生疏。
可怎麼那麼肯定尤佳里就是春野櫻的?


「在氣什麼?」
「......」似是在控制自己的脾氣,宇智波佐助做了幾個深呼吸後才問:
「剛才那個叫蠍的是誰?」
「蠍?他是法醫,我以前的同學。」
「......」宇智波佐助皺著眉,似是不大滿意這答案。
看著自家小弟的表情,憑藉著從小看他到大,宇智波鼬一下就看穿了宇智波佐助此刻的心思,又補了句:
「他只對死人跟人偶有興趣。」
所以放心他不會對小櫻出手的。



「........」哥哥身邊有沒有正常點的朋友?
宇智波佐助頓時無語的看著自己的哥哥。
但一掃先前的戾氣,現在的宇智波佐助也只是跟往常一樣的銳利而已。
「鼬,你有沒有印象在我們搬家前,有認識的朋友還鄰居姓春野的?」
「.......」
雖然從一個多月以前春野櫻跟自己連絡到現在,都沒問過自個小弟的事讓他本來就很疑惑,但經宇智波佐助這麼一問倒讓他豁然開朗。
畢竟他看著這兩人和鳴人是從小一塊玩到大的,而且他看得出來小櫻很喜歡佐助,而佐助的態度也很微妙,說抗拒又沒多抗拒,才讓他覺得這兩人有戲,只可惜後來小櫻家遭逢巨變,就這麼離開了日本,從此音訊全無,而宇智波佐助也由於又搬離了那裡,看樣子是就這樣徹底把人忘了。


「不知道。」
他直覺不該介入這兩個人之間,所以難得回了個模稜兩可的答案。
「鼬,你有沒有碰過那種,明明就是不認識的人,但看到對方就覺得莫名熟悉的?」
「...........」原來是這麼回事。
宇智波鼬勾起了嘴角,他說:
「如果是之前就見過的重要之人,是不會輕易忘記的,只是一時想不起來而已。」
「........喔。」宇智波佐助木訥的應著。
鼬說這做什麼?
「好了,大偵探,你該回去做你的工作了,還有最近別輕易跑來這裡,注意自己安全吧。」
宇智波鼬神色嚴肅的對宇智波佐助叮嚀著。
「知道了。」他將眼前的茶杯一口仰盡,便離開了。
看來哥哥最近又栽進什麼危險的麻煩裡了。


评论 ( 2 )
热度 ( 9 )

© 丹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