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Dd,愛大米,愛佐櫻,愛Jelsa

【佐櫻】論命運-04

------------------------------------------

當一踏進事務所就看見好友一身黑氣的坐在辦公桌前,邊擦拭著手中的木刀,還很具威脅性的死瞪著你的時候,你想怎麼辦?

A.立刻轉身逃跑。
B.硬著頭皮套近乎。
C.裝死當什麼都不知道。

這是一早姍姍來遲的漩渦鳴人一踏進事務所,所面臨的艱難抉擇。
尤其是看到臉色比平常又更黑上幾分的宇智波佐助,他膽顫的咽了口口水。
漩渦鳴人很想選A,立刻關上大門,拔也似的逃離事務所,但他知道選A下場會更慘,所以他選擇B+C,先是當沒看到那狠瞪及那看似很想招呼到自己身上的木刀,他目不斜視的專注看著自己的辦公桌,然後再嘻皮笑臉的靠近宇智波佐助:
「我說親愛的佐助,幹嘛一早就那麼恐怖呢?」



「坦白從寬。」宇智波佐助冷冷的命令著,手上的木刀直指著對方的咽喉,氣勢逼人好似手上握著的是真刀一般。
不,就算是木刀,眼前這猶如厲鬼的男人還是可以用這東西殺得了人的,他相信絕對可以。
「坦白什麼?」漩渦鳴人裝死,但眼神飄移。
小櫻妳真的是要害死我了。
漩渦鳴人在心裡哀嚎著。
「那個春野應該跟我們有關係吧?」尤其看他昨天那調侃,很擺明就是有什麼,不然這個白癡不會明知道自己討厭這類型的玩笑,還又不怕死的這樣鬧。
「不就是酒吧的老闆娘而已嗎?能有什麼關係?」漩渦鳴人流下了冷汗,硬撐著笑臉隨口說著,邊偷瞄一旁還未關上的大門。
超想逃的。
「......」宇智波佐助微瞇起眼,很明顯不信他這套說詞。
「別忘了跟人家的打賭啊,大偵探。」漩渦鳴人搬出擋箭牌,順便提醒好友答應過的條件。
「......嘖。」他收起木刀,不悅的啐了聲。



「吊車尾,你記不記得我們認識的人裡有誰姓春野的。」
「喔.....沒有吧?」漩渦鳴人故作思索的回覆著宇智波佐助。
這邊要是沒守住,小櫻真的會把我宰掉。
「你跟那老闆娘怎麼熟的?」
「這個喔,就是佐井那傢伙有次說她女友的合夥人回日本了,想說介紹下,大家認識認識,噢對了!昨天那金髮的調酒師就是他女友。」
但當時他一見到小櫻就認出她來了,就真的不懂為什麼聰明如宇智波佐助這樣的人會不記得。
同樣是自從小櫻離開後都沒連絡過的,是因為佐助後來也搬離那邊的關係?
漩渦鳴人兀自思考著,沒注意到一旁的好友正若有所思的觀察著他。



兩個問題只有最後一個問題是真心回答,這傢伙因為心虛而裝模作樣的樣子,不管過了多少年都是最好識破的。
宇智波佐助眼睛又銳利的瞄到漩渦鳴人額際些許的冷汗,更是印證了他的推測。
吊車尾在緊張,而且很明顯第一個問題時,他就比進門時還來得慌。
他可以推測出這兩人的交情一定比表面上所表現的還來得深。
沒來由的感到一股煩躁。宇智波佐助皺了眉頭。
但又是為了什麼目的要這樣子整自己,這就是宇智波佐助想不透的點。
而且他很肯定昨天那杯Martini一定有被下了安眠藥之類的,不然自己不可能醉倒,可對方也沒做什麼事,他也就暫時不去計較。
反正後面會連本帶利跟她討回來的,他有這自信。


「那春野小姐除了是合夥人外,還有其他工作或投資嗎?」
春野小姐......
漩渦鳴人在聽到這稱呼時哆嗦了一下。
佐助真的只有面對小櫻才會這麼反常,但他自己都不會注意到。
平常他就算是稱呼委託人也從不叫對方先生小姐的。



「我聽說她有醫師執照。」
是真的有,但那只是『兼職』。
醫師執照?當醫生的人會那麼擅長下藥?
「她在哪家醫院還診所有掛牌?」
「這我就不知道了。」見他這回沒說謊,宇智波佐助也不再繼續追問下去。
只見宇智波佐助目光出神的看著他的臉一會兒,隨後就拎起自己的背包便要出門。
「你去哪啊?」漩渦鳴人鬆了口氣。
終於結束這恐怖的拷問了,做什麼偵探,跟他哥一樣當特偵組的刑警比較適合吧?保證嫌疑犯什麼都會招認的!
漩渦鳴人心底抱怨個沒完。
「找我哥。」
「喔。」
他還未反應過來,待聽到門關上的聲音漩渦鳴人適才反應過來,衝到大門前對著門外大喊:「宇智波佐助!你這樣是作弊啊!」
但人早已走遠,漩渦鳴人只能看著他的背影嘆氣。
「希望小櫻不會殺了我。」
為什麼他要攪和進這兩人的競爭,但想想始作俑者是自己,他只能欲哭無淚的祈禱著事情不會如自己猜想的發展。



來到哥哥工作的警政署,他熟絡的往宇智波鼬所在的辦公區前進,在推開門前,他從一旁的大片玻璃,看到哥哥正跟一個栗色長髮的女人嚴肅的討論著事情,他多看了眼那女人,而後又敲了下門便逕自開門進入。
那敲門的意義何在?
看著來人,宇智波鼬不免無奈了幾分。
「那麼就先暫時這樣吧,尤佳里小姐,之後再連絡了。」宇智波鼬收拾著桌上的資料,略帶抱歉的看著尤佳里。
「沒關係的,我也該回去了。」女人對他笑了笑,偷瞄了眼一旁的宇智波佐助,對他微微的欠了身就要離開。
在兩人擦身而過之際,他聞到了一股熟悉的香水味以及淡淡的藥草味,他一把攫住了女人的手腕:
「春野小姐?」
尤佳里瞪大了眼睛,但連忙恢復鎮定:
「先生,你認錯人了,我不認識你。」
佐助君是怎麼認出來的?明明就變裝得很徹底啊!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丹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