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畫畫、喜歡寫字
一個雜食女子,目前サスサク坑底

【佐櫻】論命運-01

──欸,你相信緣份嗎?人與人的相遇,究竟是必然還是偶然?

──叮叮叮叮叮叮!

鬧鐘響亮的鈴聲迴盪在清晨的臥室,被吵醒的宇智波佐助奮力按掉正在大肆作響的鬧鐘。
在思緒清醒前,他腦海裡沒來由的閃過很久前漩渦鳴人的提問,那是在他看了某個星座專欄後的發言,記得那時自己砸了砸嘴回應:「嘖,無稽之談。」
宇智波佐助晃了晃腦袋,看向壓在手下的鬧鐘電子顯示螢幕上的數字時間。

──08:45


「嘖。」要準備去事務所了。

宇智波佐助一臉低氣壓的進到自己的事務所,一進門便看到比自己還貪睡的漩渦鳴人已經在辦公室裡,他微睜大了深邃的黑瞳。
這傢伙今天哪根筋不對了?
他不著痕跡的打量著眼前的合作夥伴兼兒時玩伴。
「不得了啊,又破案了。」翻看著今天剛出刊的報紙,漩渦鳴人啜了口咖啡,看著上頭印了自家死黨那一張張眼神銳利、生人勿近的帥氣照片,配合著斗大的標題『天才私家偵探──宇智波佐助,再破懸案!』他不免又抱怨了句:
「佐助,你好歹也笑一下嘛。」
「沒必要。」
說罷,宇智波佐助便又拿起了自己的側背背包就要出門。


「你要去哪裡啊?要是有委託怎麼辦?」
「你在不是?」留下了這句話,宇智波佐助就將哀號的漩渦鳴人跟辦公室置於門後。
真搞不懂為什麼大家都喜歡這冷冰冰的冰塊。
「就連小櫻也喜歡。」漩渦鳴人嘆了口氣。
但他又好奇這樣極端職業的兩人,碰在一起又會是什麼樣子。
思及此,他勾起了一抹笑,透過百葉窗廉遮擋的玻璃窗,他偷瞄著樓下漸行漸遠的黑色身影,拿出手機滑開通訊錄,準備點下撥號鍵時,他停下了動作,漩渦鳴人玩味的看著通訊錄照片上那燦笑的櫻髮女人,最後又默默的收起手機。
「應該不用我多此一舉。」
反正優等生春野櫻一定已經做好準備了。

漩渦鳴人繼續翻看著報紙,直到看到了星座專欄的某段文字躍入眼裡,他咧開嘴笑得更開懷了。

──獅子座
單身者在今天前往自己常去的地方,愛情運會提升,有機會認識能談感情的對象喔。


──牡羊座
拿出以往主動出擊的精神,有機會能將心儀的對象手到擒來喔。

------------------------------------------

時值春季,隨處可見繽紛燦爛的櫻花盛開,看著落櫻,宇智波佐助想起了一個小小的粉色身影,但還來不及仔細思索,就又像流光般一閃即逝了,印象中記得那是個小女孩,但他忘了她的長相,也不知道她名字,只知道是像櫻花般的人。
唯一印象最深的,是那讓自己整個人都充滿全身的溫暖。


宇智波佐助一如往常的走在街道上,在沒案子的時候,他會搭著電車,到隔了兩站遠的一間私人小書店耗上一整天,而在到書店前,他會習慣性的在走出車站就能看到的星巴克解決早餐,通常是黑咖啡搭配三明治,週而復始。


原本一陳不變的生活在今天出現了變化,看來應該是老天受不了這種按表操課的日常了吧。
就在宇智波佐助踏進車廂不久後,車門便要準備關上。
「等等!」一道女聲驚慌的喊著。
只見一個踩著高跟的粉髮女子在車門闔上前全速的闖進車廂裡,才一進來,門剛好在她身後闔上。
就在她還在喘著氣,沒來得及找到吊環拉著的時候,電車便開動了,她一個踉蹌就要往後跌倒。
「呀!」
完了!
粉髮的人兒反射性的閉眼,準備要迎接預期而來的疼痛。
咦?不痛?
過了一會兒,沒有預料中的疼痛,粉髮女子才怯生生的微微睜開眼睛。


「站好,妳很重。」宇智波佐助冷冷的說著,他由上往下的瞅著懷裡的粉色腦袋,剛才看到她要跌倒,便想也不想的就將她撈進自己懷裡。
「欸?」春野櫻順著聲音抬起頭,看著正把手環在自己腰上的男人。
是佐助君。
她睜大了閃亮的碧瞳,眼底閃過一絲雀躍,但她很快的就恢復平常神色。
「不好意思,謝謝你。」
驚覺自己此刻正緊貼著他的胸膛,春野櫻羞紅了臉,她連連的道謝,之後便迅速跟宇智波佐助拉開距離。
像櫻花一樣的人。
這是剛才跟她對上眼時,宇智波佐助腦海裡浮出的形容。

他偷覻著一旁的她,粉色過肩的長髮,翠綠而明亮的瞳色,靦腆的笑容,都讓他有股熟悉感。

——佐助君。

好像有誰曾這麼的喚著自己。
他手揉了揉皺起的眉頭,便又將目光收回。
春野櫻噙著笑,喜孜孜的站在宇智波佐助身旁。
時間掌握得很好,完美。她拿出了手機,見宇智波佐助沒再打量著自己,便迅速的點著螢幕傳了訊息。

——他居然忘了我,而且還是一樣的嘴欠。

收到訊息的某人更是大笑出聲。
「果然不需要我多此一舉。」
那接下來的棋妳會怎麼下呢?

——他一直都是這樣又不是不知道,誰教妳不喜歡我要喜歡他,活該。

可惡啊!臭鳴人!
看到回傳的訊息,春野櫻生氣的鼓起腮幫子,粉撲撲的臉頰教人想戳下去,一旁的男人默默的將這一切盡收眼底。
這表情很可愛。
但有點不高興有人能讓她露出這種表情。
宇智波佐助猛地甩甩頭,被自己這想法嚇到了。
不過就是一個不認識的女人而已,自己是怎麼了?
絲毫沒注意身旁人的動靜,春野櫻很專注的在傳訊息跟漩渦鳴人互懟。
啊,要到站了。
注意到車窗外的站台名,春野櫻收起了手機準備下車。


「先生,真的很謝謝你。」春野櫻有禮的跟宇智波佐助道謝。
「......嗯。」宇智波佐助看著她,微微頷首。她毫不猶豫的轉身離去。
很好,至少不是花癡。
通常宇智波佐助碰上這種情況,對方一定會死纏著他要拍照,或是要SNS的,不然就是偷拍他、偷看他,但春野櫻什麼也沒做,只是道了謝就離開,這讓宇智波佐助添上幾分好感。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丹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