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畫畫、喜歡寫字
一個雜食女子,目前サスサク坑底

【佐櫻】貓變 番外-宇智波家的交換日記-12(End)

---------------------------------------------------------------

在宇智波家的修練場,少女獨自一人在等待。爸爸今天好慢,都過三十分鐘了。
看著手中的懷錶,宇智波紗羅妲皺起了眉頭。
怎麼還沒來,爸爸不是不守時的人啊,是有什麼事耽擱了?
就在宇智波紗羅妲還在思索著父親遲到的原因時,她感受到後方有人在靠近。
是爸爸,還有媽媽。
「抱歉。」宇智波佐助跟女兒道歉。
是跟卡卡西伯伯一樣在人生的道路上迷路了嗎?
宇智波紗羅妲在心裡吐槽。

「媽媽?」為什麼連媽媽也來了?
宇智波紗羅妲一臉疑惑的看著母親。
「呦!」宇智波櫻精神飽滿的跟女兒打招呼,如果撇去眼下的黑眼圈,會顯得更有朝氣。
但怎麼感覺媽媽更漂亮了?她偷偷的觀察著自己母親。
「今天櫻也一起。」
「加油吧,紗羅妲。」宇智波櫻很精神的握著拳頭。
「嗯!」

---------------------------------------------------------------

三月十八日
爸爸今天來晚了,我在訓練場等了三十分鐘才到。
但不同的是,這次連媽媽也在,只是她看起來很疲憊,媽媽昨晚沒有好好休息嗎?
而且看起來好像身體不是很好的樣子,看媽媽動作很僵硬......
但即使如此,媽媽還是能精準的控制查克拉,對爸爸發動攻擊,真的好厲害啊!
可我怎麼覺得媽媽是真的想攻擊爸爸呢?
感覺每一拳都比當初被我氣到時,打在地板上的那一拳還來得有力。
不過媽媽也指導了我掌握查克拉的訣竅,她很怕又有像上次一樣衝著宇智波的人來針對我,所以也要求我小心點,別輕易露出寫輪眼。
明天......爸爸又要離開了,好捨不得。



闔上日記本,宇智波紗羅妲撐著臉嘆了口氣。
真想爸爸再繼續留下來。
為什麼這種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呢?
好想再多點時間能跟爸爸相處。
她其實很想緊緊抱著宇智波佐助跟他撒嬌,但實在是做不到,一來是這舉動太讓人害羞了,再來是自己都這麼大的人了還這樣撒嬌,就算是要補足這幾年的父女交流,她還是覺得太過了。
而且要是又被慕留人那傢伙看到了,肯定又要被他掛在嘴邊說上一陣子。
想到就莫名覺得光火。

「爸爸背負了好多啊......」
就像火影一樣,爸爸跟鳴人叔叔還有其他的影們。
宇智波紗羅妲把眼鏡摘了下來,她捻熄了燈。
但今天全家一起在修練場吃東西,感覺像郊遊一樣,真好。


「佐助君,東西我都幫你準備好了喔。」
「嗯。」
「傷藥我放在這邊,忍具我放這個忍具袋裡喔。」
「嗯。」宇智波櫻正幫著丈夫準備行囊,並叮囑著他,宇智波佐助靜靜的看著妻子背對自己忙碌的身影。
希望待在家的時間能再久一點。宇智波佐助這麼想著。
待宇智波櫻幫丈夫整理好,轉過身便對上了宇智波佐助的注視,她微微一愣,但一眼就看出自己丈夫的心思,她走上前牽起宇智波佐助那比自己大上許多的手放在頰上:
「我跟紗羅妲也希望能再多跟佐助君相處啊。」
但是這是只有佐助君能執行的任務。

「櫻。」他拉過妻子,將自己的頭靠在宇智波櫻的胸前,而妻子只是露出理解的微笑,彎下身抱著丈夫,手不時的輕撫著宇智波佐助的墨髮。
「佐助君,記得少受點傷。」
「嗯。」
「有受傷就一定要擦藥,不可以不管喔。」
「嗯。」
「三餐也要好好吃。」
「嗯。」
「噗呵呵,我這樣好像媽媽在交代小孩子。」宇智波櫻自我解嘲的說著。
「妳是媽媽沒錯,我女兒的母親。」聞言,宇智波佐助抬起頭來認真的看著妻子說道。

「......」
明明就不是什麼肉麻情話,但為什麼這種話從佐助君口中說出來,總是會教自己害羞?宇智波櫻心裡嘀咕著,她知道自己此刻一定是羞紅了臉,身為醫療忍者,她清楚感覺到自己此刻正心跳加速,脈搏加快的跳動著。
「宇智波夫人真的很容易害羞。」聽著妻子加速的心跳聲,他難得的調侃。
「還不都是你。」宇智波櫻沒好氣的輕搥著丈夫的肩,而後者也只是將抱著她的手臂收得更緊。
佐助君。
宇智波櫻收緊了抱著丈夫的雙手,兩人就這樣抱了好久。

---------------------------------------------------------------

翌日清早,依舊是宇智波家的父女在修練場度過,宇智波櫻則是在家裡用心的準備著要給丈夫帶上路的便當。
「就要出發了啊......」
看著廚房窗外,宇智波櫻喃喃自語著。
又要有陣子看不到佐助君了。
「好,加油做佐助君喜歡吃的吧!」打開瓦斯爐,她繼續手上的工作。
在阿哞大門前,宇智波一家三口正站在那裏話別。
「爸爸,你下次什麼時候回來?」宇智波紗羅妲期盼的瞅著自己的父親,但只看了一眼就心虛的低下頭瞟著別處,看得出來她十分不捨自己的父親離開。

她知道父親的任務歸期不定,又充滿了許多未知的危險,不能保證什麼時候一定能回家,自己不該問這問題,但在看到宇智波佐助的身影後,她還是忍不住自己的問了。
「......」宇智波佐助為難的看著女兒。
他無法保證自己的歸期。
一陣沉默就這樣渲染開來,三人都不說話,看著宇智波紗羅妲的表情,他皺了眉頭,隨即又走上前彎下身來,攬過女兒肩膀緊緊的抱著她。
「爸爸......」宇智波紗羅妲語帶哽咽的喚著父親,感受著此刻父親的溫暖。
宇智波櫻只是靜靜的站在一旁,笑得溫柔。
要好好說喔,佐助君。


「別露出那種表情。」看著跟自己相像的女兒,他輕輕說著,之後便併攏了兩指,看著宇智波紗羅妲的雙眼,輕戳了下她的額頭:
「『下次』再陪妳吧。」宇智波佐助對她笑著這麼說道。
「......!」

──比接吻還更讓人幸福的事。

摸著被父親戳的額頭,宇智波紗羅妲想起了母親曾跟自己說過的話。
她瞬間明白了宇智波櫻當時話語裡的意思,眼角蓄滿了淚,宇智波紗羅妲理解的回頭對著自己的母親笑,而宇智波櫻則是報以幸福的笑容。
這是宇智波家表達愛的獨特方式。
眼看差不多了,宇智波櫻走上前將手裡的便當交給了丈夫。
「來,你的便當。」
「啊啊。」接過了便當,卻見妻子不為所動,只是兩手環在身後,傾身向前,一臉嬌羞的仰望著自己,他立刻明白了宇智波櫻的意思。
她要他吻她。
宇智波佐助其實很喜歡看妻子嬌羞的模樣,也很樂於實現宇智波櫻的要求,但那僅限於私底下兩人獨處時。

「......?」
媽媽跟爸爸到底在幹嘛?
宇智波紗羅妲充滿疑惑的看著自己的爸媽,兩人一動也不動的站著對望。
不要在孩子面前要我做這些超過的舉動。
又看了眼妻子,他難得有點窘迫的轉過身去,一向冷靜的語調裡也帶了點急促:
「那我走了。」
「!」宇智波櫻難以置信的看著丈夫的背影,卻不知對方在轉過身時嘴角得意的上揚。
我的被保留了?!佐助君太可惡了!
她大受打擊的頹下肩,一臉生無可戀的舉著手跟丈夫道別。
佐助君給我記住!
不同於宇智波櫻的無精打采,宇智波紗羅妲開心的對著父親的背影揮手。

「我想像爸爸一樣。」她自語著。
決定了,我要成為火影,做跟爸爸一樣偉大的事。
因為我是宇智波佐助的女兒。

──三月三十一日

「媽媽!」宇智波紗羅妲高興的衝進家門,加達爾跟在她身旁拍動著翅膀。
「怎麼了?」宇智波櫻正忙著準備晚餐,她頭也不抬的應著。
「爸爸寫信來了!」
「咦!我也要看!」一聽到是丈夫寫信來,宇智波櫻立刻停下手邊的事,洗淨了雙手擦在圍裙上,高興的湊到女兒身邊,等著她拆信。
但信上只有短短的四個字。

──生日快樂。

「好短。」宇智波紗羅妲不大滿意的鼓著腮幫子,但還是很高興自己的生日被父親記著。
「妳爸爸就是話少嘛...哈哈......」宇智波櫻乾笑著想緩和女兒的情緒。
突然,宇智波紗羅妲摸到信紙的背後還有張照片,她拿了起來。
「這裡是哪裡啊?」照片上是一個從樹林高處拍出去的海灘峭壁,峭壁上還有個像是要塞的建築物在那。
「啊!是南方基地耶,原來佐助君經過那裡了嗎?」宇智波櫻認出了照片上的地點,她語帶懷念的說著。
「南方基地?」
「嗯,這裡是妳出生的地方喔!」
「欸!」
「對啊,因為我們是在旅行的時候有了妳的嘛。」
這好像有聽鳴人叔叔講過。
「好啦,我該繼續做晚餐了,今晚都是妳愛吃的菜喔!妳先給爸爸寫回信吧。」宇智波櫻撓了撓女兒的髮頂,便起身回廚房了。
「嗯。」

---------------------------------------------------------------

看著加達爾回到身邊,宇智波佐助伸長了斷臂讓牠停靠,接過牠嘴裡銜著的小香袋,他看了眼香袋裡頭,裡面是一些櫻花花瓣和一張小紙條。
不同於宇智波櫻的娟秀字體,上頭的字整齊俐落,就像宇智波紗羅妲給人的感覺一樣。

──謝謝,愛。

宇智波佐助揚起嘴角,他將信紙小心的收了起來,而加達爾則是蹭了蹭他的側臉。
「看來你也喜歡紗羅妲。」拍了拍加達爾的頭,宇智波佐助踏著堅定的步伐向前邁進。

下個月做匯報的時候,回去一趟看看吧。


评论 ( 4 )
热度 ( 23 )

© 丹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