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畫畫、喜歡寫字
一個雜食女子,目前サスサク坑底

【佐櫻】貓變 番外-宇智波家的交換日記-11

---------------------------------------------------------------

在晚餐的時候,宇智波紗羅妲聽著自己的父親說著後天就要離開執行任務的事,她微微愣了一下,隨後又收拾起自己有點落寞的情緒:
「知道了。」
這幾天跟父親一起充實的訓練,都讓她忘了父親還有很重要的任務在身,以為父親能這樣一直陪在她跟母親身邊。
看出了此刻女兒的情緒,宇智波佐助摸了摸她的髮頂:
「以後會給妳寫信的。」
「真的?」宇智波紗羅妲高興得睜大眼睛,期待的看著自己的父親。
「嗯。」
「好喔。」宇智波櫻一臉欣慰的看著父女倆有說有笑的。
眼前的畫面是她獨自帶女兒的這些年裡,她最想看到的幸福。
一家人簡單的坐在一起吃頓飯,聊著對方不在時發生的點點滴滴,如此平凡卻又是最真實在心頭的感受。而女兒率直的笑臉也讓她放心了不少。
如果相聚的時間能再多點就更好了。

「就說慕留人真的很幼稚,每次都去畫火影岩!」
「......父子倆都一樣啊。」宇智波佐助淡淡的說著。
「咦?鳴人叔叔也做過這種事喔?」
「嗯。」
「而且他還偷過三代目火影的忍術禁書喔!」宇智波櫻補充道。
「欸!」宇智波紗羅妲瞪大了眼,原來自己所崇拜的七代目火影竟然也曾經這麼的幼稚。
宇智波櫻眼帶溫柔的看著女兒,不經意間跟丈夫對上了眼,被那炯炯有神的炙熱眼神注視著,她感覺到一陣羞赧,臉上的熱度漸漸的升高,心跳漏了半拍,耳邊鼓譟著自己加快的心跳聲,直到女兒的聲音傳來,才打斷她此刻的心緒。

「媽媽、媽媽!」
「欸?咦?」
「媽媽,妳臉好紅喔。」
「咦?喔!太熱了啦,太熱了。」宇智波櫻邊說還邊手搧著風,她尷尬的乾笑著。
真是,怎麼自己好像思春期少女一樣。
宇智波櫻忐忑的嚥了口口水,為自己剛才的心思感到羞恥。

宇智波紗羅妲很認真的看了母親,又看向身旁早已收回目光,像沒事人一樣神色自若吃著自己晚餐的父親,思忖片刻,她眨了眨眼:
「媽媽,我有些事要跟蝶蝶討論,今晚我會在她家過夜。」
「欸?」
「爸爸,明天我們直接訓練場會合喔,吃的要帶喔。」
「知道了。」
「等等......」宇智波櫻還沒反應過來,正想說點什麼,就被女兒打斷:
「我吃飽了。」宇智波紗羅妲俐落的將自己的飯碗收拾到廚房,她迅速的洗完碗後便到自己的房間收拾東西準備出門,整個過程不到五分鐘,之後就是聽到家門俐落被甩上的聲音。
不!紗羅妲妳不能這樣扔下我!

這是宇智波櫻的內心哀號,可惜女兒接收不到。
一下子餐桌上就只剩下夫妻倆了。
「.......」
「.......」夫妻倆對看著,宇智波櫻率先投降迴避了丈夫的視線。
「吃飯。」
「嗯。」
現在說去井野那裡過夜還來得及嗎?

---------------------------------------------------------------

雖然不知道剛才餐桌上到底怎麼了,但總覺得莫名的氣氛微妙,所以宇智波紗羅妲選擇離開家比較乾脆。
她覺得是該讓爸媽好好獨處才是。
「後天就要走了啊......」走在夜晚的街道上,宇智波紗羅妲喃喃自語著。

---------------------------------------------------------------

就是一輛車......

明天要起晚了。
這是宇智波佐助在又一次進入宇智波櫻時,閃過的念頭。

评论 ( 4 )
热度 ( 19 )

© 丹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