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Dd,愛大米,愛佐櫻,愛Jelsa

【佐櫻】貓變 番外-宇智波家的交換日記-8

---------------------------------------------------------------

宇智波佐助熟門熟路的走在醫院裡,沉穩的腳步聲在清晨空無一人的走廊上迴盪著,來到妻子的辦公室前,他曲起修長的手指在門上敲著。
沒人應?
他試探性的的轉動門把,門就這樣吱嘎一聲的轉開了。
走進辦公室,他在一旁的沙發椅上看到了正在熟睡的妻子。
眼見此景他皺起了眉頭。
太沒有防備了。
但他也不打算叫醒宇智波櫻,他輕手輕腳的抬起妻子的頭,便在旁邊坐了下來,讓她枕著自己的腿,解下了披風蓋在妻子身上。
手掌輕撫著宇智波櫻的髮:「辛苦了。」
宇智波佐助彎下身在妻子額上印下一吻。
眼底有著連自己也不知道的溫柔。


不知過了多久,宇智波櫻緩緩的睜開雙眼,她茫然的看著茶几上的資料眨了眨眼,還沒完全回過神來,裹緊了蓋在身上的披風,便又闔上了眼想繼續睡下去。
今天的沙發挺好躺的,這毯子不錯,有佐助君的味道......
宇智波櫻深深的聞了一口蓋在身上的披風。
有佐助君的味道?!
聽到書頁翻動的聲音,她的瞌睡蟲一下全醒了。
她忙不迭地坐起身來。
「醒了?」宇智波佐助看著一臉驚嚇的妻子,心裡不免覺得好笑,他將手上的書隨意擺在茶几上。

不是說過會來接她的嗎?宇智波櫻還有點發怔的看著宇智波佐助。
「去洗漱下,準備回家了。」他捏了捏妻子的臉催促著。
「喔、好。」宇智波櫻紅著臉,連忙去旁邊的廁所。

───我說爸爸,其實你超級喜歡媽媽的吧?

看著宇智波櫻的背影,宇智波佐助腦海裡閃過昨晚女兒對自己說的話,又覺得臉上一片燥熱。
或許當時真該叫吊車尾閉嘴才是,沒事多嘴那麼多他跟櫻的事......
「老公,我好了。」宇智波櫻自然的鑽進丈夫懷裡,環抱著他的腰。
宇智波佐助認真的看著妻子:「不是老公。」
「.......」
「.......」
宇智波櫻紅了臉,碧色的眸子滴溜溜的直轉著,她怯怯的說:
「.......這裡是醫院...」
「這裡只有我們倆。」宇智波佐助興起了想逗弄妻子的念頭,他清俊的臉又湊近了幾分。
「佐、佐助君。」她軟糯的唸著丈夫的名字。
也只有兩人私底下相處時,她才會喚他的名。
聽那四個音節從妻子聲帶振盪出來的羞怯嗓音,撩撥了他心底的漣漪,再看著眼前人兒嬌羞的模樣,宇智波佐助狡黠的牽起嘴角。
似乎不能只是單純的逗逗而已了。
「嗯?」宇智波櫻的臉近在眼前,他摩娑著她的頰。


一台破車路過......

雲雨結束後,宇智波櫻立刻毫不留情的以一記直拳痛揍丈夫的俊臉,宇智波佐助捂著被妻子揍得微腫臉頰,略帶歉意的看著她。
「佐助君太過份了!」
「.......抱歉。」
「下次再這樣嚇我,就不理你了!」宇智波櫻生氣的說道,但臉上未退的紅暈讓她這番生氣一點魄力也沒有,說是撒嬌也不為過。
「嗯。」

---------------------------------------------------------------

當宇智波紗羅妲跟著父親結束修練回到家裡,看到餐桌上的飯菜時,她愣住了。
一鍋的紅豆丸子湯,一大碗的納豆放在父親的餐碗裡。
她知道宇智波佐助不喜歡甜也討厭納豆,就像宇智波佐助知道自己討厭蕃茄一樣。
便轉頭問身旁的父親:「爸爸,你做了什麼嗎?」
「.......」看著女兒詢問的目光,他面有難色的撇過了頭:「吃飯了。」
爸爸媽媽到底怎麼了?


评论
热度 ( 24 )

© 丹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