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Dd,愛大米,愛佐櫻,愛Jelsa

【佐櫻】貓變 番外-宇智波家的交換日記-6

三月十四日

聽鳴人叔叔講了好多爸媽以前的事,為什麼之前都沒想到還能問這問題呢?
而且今天他們也終於跟我坦白了爸爸的任務跟過去,原來爸爸曾經是那麼可怕又中二的人......
難怪每次我問媽媽‘’爸爸是什麼樣的人‘’,媽媽都會臉色古怪起來,雖然只有一下下,但還是被我看到了,這樣的情況,鳴人叔叔更是明顯。
現在的爸爸比較接近小時候記憶中的那個會對著我笑,很暖人的人。
對爸爸覺得很抱歉,沒想到他的立場,這樣子的對他發飆,也對媽媽覺得抱歉,讓她這樣生氣還懷疑她不是自己的親生母親......
現在很清楚知道,爸媽真的很愛我,我也很愛他們,這樣就夠了。
只希望相聚的時間能再多點,我想多了解爸爸。


闔上日記本,宇智波紗羅妲心滿意足的笑了。
「爸爸真的在家了呢。」
躺上床,她開心的闔了眼,也許是因為這幾天的奔波,不一會兒功夫,宇智波紗羅妲就睡得很沉了。
當夫妻倆人來到女兒的房間,看著女兒安心熟睡的睡顏,宇智波佐助摟了摟身旁的妻子:
「這些年辛苦妳了。」
「不會,紗羅妲也是我的孩子啊。」宇智波櫻笑著摸了摸女兒的頭。
「嗯。」
她替女兒掖好了被子,倆人又輕輕的離開房間。

---------------------------------------------------------------

「櫻,為什麼搬家了?」
在客廳裡,宇智波佐助好奇的問著。
他記得之前住的地方房貸還在繳的。
「.......」宇智波櫻僵住了身子,心虛的迴避丈夫詢問的目光。
「......櫻?」
要怎麼說啊!?宇智波櫻的內心很崩潰。
「先說好,不能對我發脾氣喔!」宇智波佐助挑眉的看著她,算是默許了。
「這裡是靜音師姐安排的臨時住所...在紗羅妲去找你前......我被她的話刺激到......一時沒控制好查克拉......所以......就.........」 一拳把家毀了。
宇智波櫻像個做錯事的孩子,戳著手指,越說越小聲,但最後一句話沒膽子說出口。

「......」他可以推測出來紗羅妲當時是說了什麼話激怒了妻子。
宇智波佐助默默嘆了口氣,拉過妻子他安撫的輕拍著她的背。
「噗。」宇智波櫻笑了出來。
「嗯?」
「老公這樣好像在哄小孩。」
「......」眼前的確是個需要哄的大孩子。
宇智波佐助看著自己的妻子,這麼想著。
「紗羅妲小的時候你常這樣抱她呢。」
那時候自己都還會偷偷的吃味呢,但看著父女那麼溫馨的畫面,她又覺得幸福。
「櫻,謝謝妳。」宇智波佐助手摩挲著妻子的臉頰,他深情的看著她。

宇智波櫻眨了眨眼,了然的對他笑著,溫軟的手撫上丈夫的俊顏。
「老公,你也辛苦了。」她笑著擁抱自己的男人,慢慢的收緊自己的手臂。
「啊!老公,你把衣服脫了,我看看你的傷口。」
宇智波櫻突然想起自己的丈夫所受的傷,她鬆開了手就要脫宇智波佐助的衣服。
「沒事的。」他阻擋著妻子的手。
「我不管。」她執拗的要查看他的傷勢,手上動作更是張狂。
宇智波櫻硬是扯開丈夫的衣服,看著那結實胸膛上的傷痕,她心疼的摸著。
其他地方應該也有。
她仔細的檢查丈夫的身體,並使用醫療忍術來治療傷口,看著傷口在綠色的查克拉光芒下癒合,宇智波櫻這才鬆了口氣。


「老公,少受點傷吧。」
粉色的腦袋就這樣靠在那寬廣的背上,她兩手環上宇智波佐助的腰。
宇智波櫻不要求丈夫要毫髮無傷,畢竟那太強人所難,就算是強悍如宇智波佐助這樣的超影忍者,也很難做到完全的不受傷。
「......盡量吧。」他輕拍著宇智波櫻的雙手,頭向後仰靠著妻子的小腦袋瓜,嘴角不自覺的上揚。
「......嗯。」她收緊了手臂。
偷瞄著客廳的此情此景,宇智波紗羅妲默默的退離。
我只是想喝個水而已,就被這麼秀了一臉的恩愛。
她突然覺得自己一點也不渴了。
但還是掛著滿臉的笑意。
「啊,這就是鳴人叔叔曾經說過的禁慾系吧?」
明天再偷偷問問看媽媽好了。

评论
热度 ( 21 )

© 丹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