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畫畫、喜歡寫字
一個雜食女子,目前サスサク坑底

【佐櫻】貓變 番外-宇智波家的交換日記-4

---------------------------------------------------------------


爸爸是什麼樣的人。
這可以說是宇智波紗羅妲從小問到大的問題,在拿到這些信紙後,她的好奇心更是膨脹了好幾倍,甚至想迫不及待的奔回家中向媽媽問個清楚,或是直接去找鳴人叔叔問,她知道鳴人叔叔一定是除了媽媽外,也非常清楚宇智波佐助這個人的。
因為她真的很羨慕,羨慕其他的同學、朋友身邊都有爸爸陪伴著,也能從他們身上看到他們跟父母的相似之處,但自己全然不解自己跟爸爸的相似之處,除了大家說的眉眼很像外,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哪裡是跟父親有直接關連的。

宇智波紗羅妲從破瓦牆塊堆裡,找出了放有爸爸照片的組合相框,她這才發現這張照片不像其他的照片一樣,是特意剪裁過的,而是一整張完好的照片,上頭除了爸爸外還有其他沒看過的人。
「這是怎麼回事?」一個紅髮的女人很是羞赧的站在爸爸身後,而女人那奇特造型的眼鏡跟自己的也有些相像,她突然想到那些信上多次提到的「她」。
緊咬著下唇,宇智波紗羅妲還是決定去找七代目火影問清楚,他一定能給出自己想要的答案的。畢竟媽媽現在也昏過去,根本沒辦法問。

她拔足在街上跑著,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跑到了火影樓,在握住門把正要推開火影辦公室的門時,她隱約聽到裡頭傳來的聲音,好像聽到鳴人叔叔提到爸爸的名字,宇智波紗羅妲停下動作,細聽著裡頭的談話內容。
「這事情有點棘手,我先去跟佐助會合了解情況。」聽到裡頭腳步聲越來越接近門口,宇智波紗羅妲連忙躲到一旁。
「我會留個影分身在這裡,別穿幫了。」
「了解。」奈良鹿丸附和著,便隨著漩渦鳴人一起離開火影辦公室。
鳴人叔叔要去找爸爸!
等人走遠了,宇智波紗羅妲從窗外跳了出去,並再度狂奔起來,這次的目的地是醫院。她下定決心這次一定要見到爸爸!

---------------------------------------------------------------

想著自己前天晚上那樣對宇智波佐助好說歹說,對方一如往常的不領情,再看著眼前的孩子,漩渦鳴人現在只覺得頭痛。
本來收到宇智波佐助的信,因為發現有其他擁有寫輪眼的孩子,事情有可能牽涉到宇智波一族或是大蛇丸,由於事態嚴重,便跟佐助約了碰面。
「哎呀......」雖然說造成現在的局面有一半是自己故意的,但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
佐助信上提到的小鬼,看到紗羅妲就是一連串的攻擊,而且招招致命,要不是自己及時趕到,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而那男孩顯然很清楚知道紗羅妲是佐助的女兒,所以才更是下狠手。
對方不只擁有信上所提到的寫輪眼,連萬花筒寫輪眼都有。

其實在村口的時候,漩渦鳴人除了感應到有別人的惡意外,他也發覺到了宇智波紗羅妲躲在附近,更清楚她跟在自己後頭,但他也不打算阻止。
宇智波紗羅妲跟蹤自己跑出村子來了,雖然名義上是替慕留人來給自己送便當,但實則上是自己的尋父之旅。
希望晚點佐助不會宰了我。
即使如此,他還是想藉這機會讓這對父女好好聚一聚。
「七代目,我爸爸是什麼樣的人?」宇智波紗羅妲好奇的問。
毒舌、傲嬌、面癱、悶騷、大男人、禁慾系、曾經的中二病患者。
這是鳴人一瞬間想到所有跟宇智波佐助的關連詞。
但他聰明的沒在宇智波紗羅妲面前這麼直白的說出來,他說:
「他跟我一樣長得很帥、一樣功課好,只是他嘴巴很壞,但他是我的好兄弟,也是我一生的對手。」

雖然有聽小櫻說過其實宇智波佐助是很溫柔的人,他只知道聽到小櫻這麼說的當時,自己起了一陣惡寒。
他對我一點也不溫柔!
漩渦鳴人壓根不敢想像「溫柔的宇智波佐助」是什麼樣子。

宇智波紗羅妲似懂非懂得看著漩渦鳴人,然後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從背包裡拿出了從母親房間找到的信條。
「七代目,這是不是我爸爸的字?」漩渦鳴人將信將疑的接過那些信條,稍微看了眼,他驚呼:
「沒錯,是佐助的字,原來他會寫信給妳啊。」
還以為佐助這傢伙完全不跟她們連絡呢。
他欣慰的勾起嘴角。
「不是,這都是寫給媽媽的。」
「欸?那怎麼會.......」
漩渦鳴人頓時有點懵了。
「我趁她去值班的時候偷偷在她房間裡找的。」
該說不愧是佐助跟小櫻的孩子嗎?這情報蒐集能力跟行動力真不是蓋的。

「那小櫻知道妳跑出來?」
小櫻會就這樣同意她出來嗎?平常那麼保護女兒的人。
他狐疑的看著宇智波紗羅妲。
「知道......」宇智波紗羅妲應著,同時也心虛的迴避了七代目火影的目光。
實在說不出口,在離開村子前,昨天自己對媽媽說得太過份,懷疑媽媽根本不是爸爸的妻子,讓她難得發了脾氣,還就這樣沒控制好查克拉把家毀了,而媽媽也因為之前就累積了太多疲勞,被這情況ㄧ嚇就這麼昏過去了......
媽媽現在還在醫院裡昏著呢。
她是偷跑出來的。
回家再好好跟媽媽道歉吧。宇智波紗羅妲心裡想著。

---------------------------------------------------------------

當宇智波紗羅妲出現在眼前並跟自己針鋒相對的時候,宇智波佐助深深感受到血緣的強大,這樣的銳利態度跟眼神,和自己年輕時候真是十足十的像,但是這麼直白的衝著他發火就絕對是受到那坦率的妻子影響,這讓他一時有點反應不過來。
自己稍早前又給宇智波櫻寄了信說自己跟吊車尾約在這裡,但怎麼也沒想到連自己的女兒也跑來了。而當宇智波佐助看到紗羅妲拿著鷹小隊時的合照來質問他,問香磷是誰、櫻是不是自己的親生母親。
更是讓他直皺眉頭。
這詭異的狗血發展是打哪來的?難道紗羅妲跟著櫻那傢伙看太多電視劇了?
他知道自己妻子的無聊消遣就是看那些電視劇打發時間,但他的櫻是腦筋非常清楚的人,不會再像少女時那麼憧憬著這些情節,而眼下的情況又是只有女兒一個人出現,櫻不在,那一定是出什麼事了,且他到現在還沒看到加達爾。


縱使心裡這般唸叨,但一向話少如宇智波佐助、面癱如他,話到他嘴邊就成了:
「發生什麼事了?」這樣冷靜的一句話。
「爸爸你到底有沒有關心過我們?你到底在執行什麼任務?你跟媽媽什麼都不說,我怎麼知道!」
被這樣的冷淡刺激到,宇智波紗羅妲連珠炮似的逼問著。
宇智波佐助眼底閃過一絲難過,最後開口:
「這些跟妳無關。」
而這樣冷漠的語氣更像是踩到少女的痛腳,她倒吸了一口氣,怒瞪宇智波佐助一眼便氣沖沖的跑出去。
真的跟自己小時候很像。
看著那瘦小的背影,宇智波佐助這麼想著。


「佐助,你就不能好好跟她解釋嗎?」漩渦鳴人無奈的看著他。
「......她知道越少,才越安全。」
「......」
「而且她身邊有櫻在,放心吧。」
「說不過你,我去找她,對了,她是你女兒這點已經暴露了,對方顯然也很清楚知道,所以在來的路上埋伏她,但紗羅妲沒事,放心吧。」
聽到最後一句話,宇智波佐助立刻遞了他眼刀,漩渦鳴人趕緊縮著頭跑出塔外,徒留下宇智波佐助一人在塔裡。
抽出插在柱子上的刀收鞘,他撫著那痕跡,神色複雜的看著,腦海裡閃過的,是剛才女兒被他嚇得驚懼的臉龐。

其實在看到那瘦小的身影時,他就知道是自己的女兒了,但怕紗羅妲是被敵人用幻術利用,自己才拔刀相向。
那是他這麼多年來第一次感到害怕跟不知所措。
但幸好一切都不是自己所假設的那樣。
看著她落淚,沒來由得讓他想起妻子小時後的臉孔,紗羅妲乍看之下跟自己很像,但她其實像櫻更多些。

這觸動了被自己埋藏在記憶深處的某一塊。
仿如時光倒流,耳邊響起了妻子溫婉唱著搖籃曲的歌聲:

金絲雀唱著搖籃曲,睡呀,睡呀,睡覺呦。
枇杷的果實在搖籃的上方,搖動呦。
睡呀,睡呀,睡覺呦。


在出發執行任務的那天夜裡,宇智波佐助看著愛女的睡顏,笑得溫暖卻又苦澀。
摸著紗羅妲那跟妻子有些相似的飽滿額頭,他就這樣一直靜靜看著,動作輕柔,像是要將此刻深深印在腦海裡。
宇智波櫻靠在自己懷裡,一手輕拍著紗羅妲,一手環抱著他,眼神裡盡是了然的溫柔,雖然她還是不捨,但還是堅定的支持著自己的決定。
知道紗羅妲已然熟睡,但她繼續唱著:

松鼠將搖籃的繩子搖動著,睡呀,睡呀,睡覺呦。
搖籃的夢裏,黃色的月亮高掛呦。
睡呀,睡呀,睡覺呦。


宇智波佐助低下頭,在女兒的額上輕輕落下一吻。
我知道在妳醒著時離開,會看到妳的難過,就算我一如往常的愛妳、對著妳笑,但我不想看到妳難過和不捨,雖然這樣的不告而別會讓妳痛苦,但妳的身邊還有媽媽在,她會照亮妳的。
妳是我這充滿黑暗泥淖的人生中最大的救贖,每一聲的『爸爸』都讓我感到幸福。
所以,我在夢裡和妳說再見。
「紗羅妲.....」宇智波佐助輕聲喚著女兒的名,聲聞如囈語。

---------------------------------------------------------------

「紗羅妲,其實妳爸爸真的是很偉大的忍者喔。」
漩渦鳴人找到了在外頭生悶氣的宇智波紗羅妲,柔聲的跟她勸著。
「......」
見鬼的偉大忍者,居然會認不出自己的女兒,還這樣冷言冷語事不關己的態度?
她開始懷疑那小時後的記憶根本是自己的幻想。
這跟宇智波紗羅妲在腦海裡演練過好幾遍的畫面不一樣,她想像過要是見到爸爸,她想飛撲進他的懷裡,而爸爸那寬厚的大掌則寵溺的摸著自己的髮。然後她會告訴爸爸,她好想他。
但她萬萬沒想到自己的爸爸居然是這般冷漠的人。
他真的愛媽媽嗎?他有愛過我嗎?

看著宇智波紗羅妲不屑的態度,漩渦鳴人只好硬著頭皮繼續勸著。
他突然深深的佩服起宇智波櫻了,能一次面對兩個傲嬌還能神色自若,佩服。
彼時,正在病床上的宇智波櫻這才悠悠的轉醒,待她完全清醒過來,發現自己人在醫院裡,而宇智波紗羅妲又不在身邊,她面色凝重了起來,而手邊一陣毛茸茸的觸感驚得她回過神來,原來是加達爾正用頭推著她的手吸引她的注意。
加達爾!
她趕忙看牠帶來的信,看完後她先讓加達爾回去,宇智波櫻回想昨天女兒拿著鷹小隊的照片質問自己,而此刻又毫無女兒的隻字片語,咬了咬牙,她利索地直接從窗戶跳了出去。
如果紗羅妲是跟著鳴人的話她還可以放心,但她如果是自己一個人......
宇智波櫻搖了搖頭不敢繼續想下去,她加快了腳步。

评论
热度 ( 8 )

© 丹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