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畫畫、喜歡寫字
一個雜食女子,目前サスサク坑底

【佐櫻】貓變 番外-宇智波家的交換日記-2

---------------------------------------------------------------

「紗羅妲很好喔!就是這樣,再一步。」
媽媽的聲音在旁邊出現,聽得出來她很開心又興奮。
「很好。」一個低沉好聽的男性音調,有點陌生但又有點熟悉。
紗羅妲看著自己的右手,牽著媽媽,再看向自己的左手,牽著一個高大的男人,看不清他的臉,可是他嘴角的上揚弧度看得很清楚,自己緊緊的抓著兩人,而他們也回握著自己。

覺得好安心。

胸腔裡滿溢著溫暖,紗羅妲笑出了聲,那是小孩子特有的笑法,笑聲中夾雜著只有小孩自己懂的小尖叫。
兩人都彎著腰陪著正在蹣跚學步,走得搖搖晃晃又小小的自己。
她看了看四周,應該是家裡的院子,夕陽將他們一家三口的影子拉得好長好長。
看時間差不多,媽媽說她要去準備晚餐了,就對男人說:
「後面照顧紗羅妲的工作就交給爸爸囉!」
她好像還看到媽媽調皮的揉亂男人的髮,而對方則是難為情的撇過頭去,紗羅妲看到了那正泛紅的耳根。

爾後媽媽就進屋去忙著準備晚餐了,而應該是爸爸的男人還握著自己的小手:
「我們也進去吧,紗羅妲。」爸爸輕聲的對自己說著。
「嗯!」
他牽著自己往屋子的方向走,但走沒幾步,自己就停了下來對他張著手討抱。
「爸爸。」
「自己走。」
「爸爸,抱抱。」
「......」此時她看到爸爸傷腦筋的看著自己,但還是用一隻手將她輕鬆的抱起,紗羅妲開心的靠著他。
想起來了,她喜歡爸爸的懷抱,寬闊的胸膛總是給小時候的紗羅妲無比的安全感。

「爸爸。」自己奶聲奶氣的叫著。
「嗯。」
這次自己看得比較清楚他的長相,比那看了無數次的照片裡的少年來得成熟,一樣好看的臉,只是表情較為柔和,沒有母親說的那種顏面神經壞死,也沒照片上那麼面無表情又冰冷。
「爸爸。」
「紗羅妲。」她聽到爸爸喚著自己的名,也感覺到他將自己抱得更緊。

好溫暖。
宇智波紗羅妲感覺到自己的意識開始清醒,是啊,現在的自己是十一歲,怎麼可能是一、兩歲呢,但是我不想醒來!我想繼續做這個夢!不要醒來啊!
爸爸!

---------------------------------------------------------------

配合緊促的呼吸聲,宇智波紗羅妲倏地睜開了自己的雙眼,她強忍著凝聚在眼眶的淚水,不想讓眼淚就這麼流下來。
她趕緊起床到廁所去洗臉。
「呼、呼......」
再躺回床上,但是翻來覆去許久還是沒半點睡意,於是她再次起身,看了眼接近日出又還霧氣濃厚的窗外,她決定去進行手裡劍的修練,雖然對忍者嗤之以鼻,但該做的事她還是會努力去做到最好。
宇智波紗羅妲悄無聲息得離開自己的房間,經過客廳時,她習慣性的瞄了眼電視機旁的那些相框,原本以為跟平常一樣的檯面,但這次卻多出了張紙被壓在相框下,紙條不大,相對的還很小,但還是被敏銳的她發現,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宇智波紗羅妲躡手躡腳的走到相框前,小心的抽出那張紙。

──一切安好,勿念。

簡單的幾個字,卻透著股蒼勁的力道,她屏著呼吸瞪大了眼。
這是爸爸寫的?
她將紙小心翼翼的照原本的樣子壓回相框下,嚥了口口水,宇智波紗羅妲開始在電視櫃搜索了起來,盡可能不發出聲音的翻找,但毫無所獲。
有可能在媽媽的房間裡。
宇智波紗羅妲敢斷定,母親一定都有把這些信條收藏起來,看來要找時間去找找了。
下定了決心,她又悄悄得離開了客廳,走到玄關時,看到鞋櫃上宇智波櫻幫她準備好的麵包及保溫瓶,宇智波紗羅妲感到了一絲罪惡感。


看著宇智波櫻的回信,宇智波佐助斂眸深深的嘆了口氣。
他也很想繼續陪伴著愛女,看著她無憂無慮的成長,但這幾十年來追蹤輝夜的蹤跡,好不容易現在又有進展了,那當然是要繼續下去,這不只是自己的贖罪之旅,更是因為這件事只有他能做到,這是他的使命。
他將讀完的信條扔進篝火裡,看著跳躍的火光將妻子的親筆信條燒成灰燼。
櫻,想妳們了。
看著火焰,他腦海裡閃過這念頭,也浮現出宇智波櫻的燦爛笑容,還有四歲時小不隆咚的宇智波紗羅妲。

個頭是那麼的小,軟軟的喚著他爸爸,雖然他嘗試過教紗羅妲喊自己父親,但那孩子就是學不好,那時妻子還在旁邊笑著說:
「佐助君是佐助君啊,別那麼嚴肅嘛,不覺得紗羅妲喊你爸爸,感覺比較親嗎?」
說的也是。
於是他就不再要求紗羅妲一定要叫他「父親」。
紗羅妲能開心是最重要的。
宇智波佐助拿出水壺澆熄了篝火,起身繼續他的路程。

---------------------------------------------------------------

當宇智波佐助抵達木葉忍者村時已是快半夜,但村子還是燈光燦爛,他不大習慣這個變化,從火影樓看著木葉忍者村,在出發執行任務前,他跟漩渦鳴人在這邊商談著任務進展。
「佐助你真的不回家看一下嗎?」
「......不用。」
「你這樣紗羅妲會討厭你的喔。」漩渦鳴人沒好氣得提醒著。
已經是火影的他更顯得成熟穩重,但在私底下,宇智波佐助知道這好兄弟骨子裡的吊車尾精神依舊。
「......」
宇智波佐助望著窗外,悠悠的開口道:
「就算是這樣......這個世界需要更光明的未來,不能把問題留在他們這代。」
「......」漩渦鳴人知道宇智波佐助說得很對,可他還是希望自己重要的夥伴能有點時間跟家人團聚。


「沒人跟你分擔是很辛苦的喔。」他又再落井下石,企圖讓宇智波佐助回家一趟。
「有櫻在。」
提到自己的妻子,他眼神一緩,沒先前那麼的銳利。
「......」
「不然這次我也一起...」漩渦鳴人話還未說完就被宇智波佐助打斷:
「你是火影,連你也離開誰來保護村子?」
「......那你回家一趟吧。」
「吊車尾。」宇智波佐助瞇起雙眼瞪著漩渦鳴人。
「畢竟也不會再有人拿刀指著你了啊。」
鳴人知道宇智波佐助的顧慮,但他還是覺得得讓紗羅妲知道自己的父親在執行什麼樣的任務比較好,紗羅妲是個明事理的孩子,他相信那孩子能理解的。

漩渦鳴人常常看到那酷似宇智波佐助的少女,總是用羨慕的眼神看著自己和慕留人。
但當他蹭到她身旁問是不是想爸爸了,少女又裝作若無其事的說沒有這回事。
佐助這彆扭個性能不能別那麼完美的遺傳給紗羅妲啊.......
他心裡腹誹著。

评论
热度 ( 18 )

© 丹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