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Dd,愛大米,愛佐櫻,愛Jelsa

【佐櫻】貓變 番外-再見,月之城-13(END)

「嗨,今天可以下床啦?」
看到宇智波佐助一進門,千鶴便笑盈盈的丟了這句話給對方。
「......」原本就面無表情的宇智波佐助再聽到這句頓時冷了臉,臉色更是難看。
昨天果然被他們看到了。
「小姑娘呢?」
「休息。」
啊啦?明明還有精神扛著自個兒男人跑,還要照顧病人的人,怎麼這會兒卻在休息呢?再說心療室還是要去的吧?
「不過又覺得這是意料中的事哪......」千鶴小小聲的說著。
尤其在看到眼前男人一副饜足飽餐的樣子。
沒錯,饜足飽餐。

「什麼?」
「沒事,那你今天來是要?」她擺了擺手,順便拿起一旁的茶壺倒茶。
「我要這個。」他拿了一個架上的木雕紋小盒子放在桌上,千鶴知道那是上次他看了很久的商品,於是她打開了盒子,在錦緞裡躺著的是一對玉鐲,由羊脂白玉打造的,通透潔白的鐲身放在這錦緞上甚是典雅,她也能想像到那櫻色的小姑娘戴著這對手鐲會有多麼的合襯。
「這很貴喔。」這是要把人家定下來啊?她手指輕觸著那溫潤的鐲身,感受著玉那冰涼的溫度。
「無妨。」
「看在昨天保護我的份上,打折便宜賣,再送個小東西給小姑娘。」她包裝著那小木盒,順便再將一個小布包交給了宇智波佐助。
「布包回去再跟小姑娘一起看喔。」千鶴好心的提醒著,但掩不住看好戲的笑意,宇智波佐助有點狐疑的瞄著那布包。
「放心啦,不會傷害你們的。」但會因此害到誰就不保證了。宇智波佐助將錢給了千鶴,在轉身要離開店門前,他駐足回頭問:「妳不覺得孤單嗎?」
宇智波佐助直視著眼前的千鶴。
「現在有那悶木頭還有那兩個小鬼頭,我怎麼會孤單呢?」她笑著回應宇智波佐助的問題。
「而且在擁有他們前,也還是有其他人願意陪著我啊。」
「沒憎恨過這世界嗎?」
「恨過啊,但是我還活在這世界上。」她喝了口茶:
「後來也發現,再怎麼恨也還是活得好好的,那到底為什麼要那麼恨呢?並不會因為恨而讓逝去的人回來,所能做的也只有珍惜眼前的每個當下,這也是生者唯一能為死者做到的吧?才不枉費死者當初的心願。」
她想起了為了保護自己而犧牲的雙親,自己也曾痛恨過力量不足的自己,但在遇到那悶木頭後她才明白雙親當時要她活下去的真意,不是要她替他們報仇,而只是單純的希望自己活得好好的,就是這麼簡單。

鼬......
他想起了那個常常無法陪他而戳著自己額頭約定下次的大哥,即使在被穢土轉生要消失之前也只是笑著告訴他,自己是他一輩子最愛的弟弟。
「好啦好啦,快回去把禮物送給小姑娘吧。」
宇智波佐助輕揚起嘴角,對她點了點頭就離開了她的店面。
回到了旅店房間,只看見春野櫻身上只套了件他的衣服,光著兩條腿的坐在一旁的小茶几上看著書,而昨晚的衣服早已清洗乾淨,晾在一旁臨時綁上的繩子上,正曬著陽光。
「......」他無語的看著春野櫻,心裡納悶著她這身裝扮。
「歡迎回來。」看到宇智波佐助進門,她闔上正在看的書,滿臉笑容的迎接他。
「怎麼穿這樣?」他皺著眉看著春野櫻,雖然他是挺喜歡看她這樣穿的,但畢竟這裡是旅店不是自己家,要是突然有其他人來怎麼辦?
「我現在發現佐助君的衣服其實挺好用的耶,你看,一件上衣穿下來就剛好能遮到屁股,而且我也方便做整理家事,還不錯耶。」她喜孜孜的在宇智波佐助面前晃了圈,並開心的跟他說著自己的發現。

「......是很方便。」就各種意義上來說。
宇智波佐助掩著自己的嘴,仔細的盯著春野櫻,沒注意到自己不自覺得開了寫輪眼。
為什麼要開寫輪眼啊!
「佐助君,你的寫輪眼出來了喔。」春野櫻瞇著眼看著他,顯然沒注意到自己現在的穿著對宇智波佐助的影響。
「啊啊。」但他沒收起寫輪眼的打算。
春野櫻見他沒收起寫輪眼的意思,嘟著嘴沒好氣的轉過身去,便拿起桌上看了一半的書,繼續翻看著。看著轉過身的背影,因穿著自己的衣服,所以她現在背上的是代表著宇智波一族的團扇家徽,纖細的身影沒入黑色,櫻色的髮跟那團扇的鮮紅搭配得很是適宜,他第一次覺得那家徽在她身上讓他很是順眼。
這是他的女人,一個對他愛永不變的傻女人。
他走上前坐下身來從春野櫻身後抱著她。
「怎麼了?」她自然的將身子靠在他的懷裡,但眼睛沒離開手中的書。
「這是送妳的。」他自一旁的小包裹裡,將那木盒交給了春野櫻,感覺著自己耳根發燙,心跳加快。

而靠在他懷裡的春野櫻自然發覺到他加快的心跳,接過木盒便側著身疑惑的看著他。
「......佐助君?」她看著他好像很是羞赧的樣子,耳根還有些紅。
佐助君怎麼了?她有點擔心。
「打開來看看吧。」他在她耳邊說著,頭靠在她的頸窩處。
「喔......」她小心翼翼的打開了木盒,裡頭是一對白玉手鐲,看著那色澤跟那通透的水頭,一看就知道價值不斐,她忍不住驚歎。
宇智波佐助從中拿起其中一只玉鐲套入春野櫻纖細的手腕,他手摩娑著春野櫻的手腕,他感覺到自己的手有點在顫抖,緊張的顫抖,只是臉上依舊是那面癱表情。
果然很適合。他執起春野櫻戴上手鐲的右手輕吻著,又再拿起另個手鐲套入左手。
春野櫻一直一臉疑惑的看著宇智波佐助的動作,完全摸不著頭緒。
「春野櫻。」他難得的喚她的全名,語氣波瀾不興,感覺不出情緒。
「怎、怎麼了?」宇智波佐助通常只有在生氣的時候才會喚她的全名,一聽他這麼喚著自己她反射性的緊張了起來。

我應該沒有再惹到他了啊!而且帳他也算過啦!到現在我還腰痠餒!
她不安的瞅著眼前的男人。
「妳該改名了。」
「啊?」她還沒反應過來。
「......」他不說話只是直直的看著她。
春野櫻看著他清俊的臉再看看手腕上的手鐲,又再看著他的臉這才意會過來他說的話所代表的含義,她羞紅了臉,眼眶有淚在打轉。
「宇智波夫人別哭了。」他輕捏了她的臉頰。她整個人撲抱宇智波佐助,力道之大將他整個人都撲倒了,而他也只是輕笑的環抱著她的腰。
「你這輩子都要對我負責喔。」她伏在他身上撒嬌的看著他,過大的衣領讓她春光外洩,但她渾然不覺,倒是讓宇智波佐助大飽眼福。
「樂意之至。」他按住那顆粉色腦袋吻上了她。

「卡卡西老師!我們回來啦!」人未到聲先到,鳴人的聲音先傳到了火影辦公室,但卡卡西也無意收起正在看的小黃書。
「呦,辛苦了。」看到了鳴人他們,他這才放下手中的小黃書。
「這是佐助要我轉交給你的。」他得意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將那信紙遞給了卡卡西。
他接過信紙眼睛銳利的迅速掃了過去:
「還是一如既往的冷酷啊,但要求可愛多了。」他笑彎了眼。
「鹿丸,這事就交給你辦吧,記得隱密點。」
「沒問題。」他伸手從卡卡西手中接過那信紙。
隱約可見上面的字跡。

卡卡西:
我要宇智波櫻的身分證明,別讓閒雜人等知道了。
──佐助

啊啊,心愛的學生們都各自有幸福了,真好。
卡卡西看著窗外的晴朗天氣,他相信遠在他方的那兩個學生是絕對沒問題的。


「哈啊.......」剛結束和宇智波佐助熱吻的春野櫻趴在他的胸膛上喘著氣,耳邊聽著彼此熱烈跳動的心跳聲,原本白皙的臉色也佈滿了緋紅,她忽地注意到一旁還有個沒看過的小布包,便伸長手去拿。
「那是千鶴送的。」他注意到春野櫻的動作,宇智波佐助扶著她坐起身來。兩人一起盯著春野櫻拆開那布包,裡頭是幾件薄紗內著跟睡裙,其透明程度......嗯,有穿也等於沒穿。
「......」看著這包禮物春野櫻整個人僵住了。
「......看來大家都很希望我們生個孩子。」他微微睜大了眼,隨即又恢復平常的神色。
千鶴姐!!
春野櫻羞紅了臉。宇智波佐助則是勾起微笑將她摟在懷裡。
「不急,可以慢慢來。」他輕聲在春野櫻耳邊輕哄著。
春野櫻紅著臉,惱怒的捶了他一下,稍微用了點力,只見宇智波佐助輕咳了聲。
居然用了點怪力!
「宇智波櫻。」
她不服的瞪著宇智波佐助,但配上羞紅的臉頰一點威懾力也沒有,反倒顯得有些可愛。
「呵。」瞧著這像小孩子的模樣他忍俊不住笑了出來,反而消了氣。
他摸著她柔順的櫻髮,額碰額的抵著她的小腦袋瓜。
「慢慢來吧。」未來還有很多時間。

──五年後。
「好久不見。」千鶴笑盈盈的看著來人。
「啊啊。」看著眼前越發沉穩的男人,她笑著替他倒了杯茶。
「這次想要什麼?」
「一樣麻煩送到我妻子手上。」男人手中拿著一套童裝,大約是四、五歲大的女孩童裝尺寸,跟宇智波櫻平常穿的中國風很相像,深紅色的長版裙裝,衣領跟袖子則是滾著金色的邊,衣服上的刺繡很是可愛,而那件衣服的背後則繡了小小的團扇家徽,深紅色的衣身跟紅色的團扇很相近,沒細看還真看不出來那個家徽,隱藏得很好。
千鶴眼中笑意更深,收下了那套衣服。
「沒問題。」


「啊!是佐助叔叔。」一個大約十歲出頭的男孩跑了出來,身後跟著另個年紀看起來比他稍年長一點的女孩。
「佐助叔叔。」兩個孩子高興的繞著他轉。
「伊織、和歌。」他喚著兩個孩子的名。
兩個孩子又長大了點。
「佐助叔叔,紗羅妲跟櫻阿姨呢?」和歌向著他身後張望著,但沒瞧見宇智波櫻或是那個還小小軟軟又可愛的宇智波紗羅妲。
「他們這次沒來。」聞言和歌失望的低著頭,她原本還想找櫻阿姨再問問醫療忍術相關的問題呢。
「佐助叔叔,你可以指導我手裡劍嗎?」
「我還有任務,以後吧。」他拍了拍伊織的肩膀。
「好了,你們先去幫忙煮飯吧,爸爸快回來囉。」千鶴趕著兩個孩子到一旁去,而兩個孩子聽到爸爸要回來了也高興的一起進了廚房開始張羅著。
「他們很乖巧。」宇智波佐助稱讚道,並抿了口茶。
「是啊。」
「剛剛說的任務是之前你們提過的那長期任務嗎?」她斂去了笑容,嚴肅的問著宇智波佐助。


「不是,但應該快了。」他依舊面無表情,但眼底閃過一絲苦澀。他也想多陪陪櫻、多陪陪紗羅妲,調查好幾年的大筒木一族有了進一步的線索,他不得不繼續這只有他才能辦到的任務。
「......」
「櫻也認同由我去執行。」
「這是很早前我們就約定好了的事。」
她守護木葉村,我來守護世界。
「......唉。」千鶴歎了口氣。
「我這邊如果有得到相關的情報會再給你的。」
「麻煩了。」微微頷首,他放下空了的茶杯,稍微整頓下,便離開了。
回到店裡頭,千鶴若有所思的撫摸著那套童裝,隨後她又從店裡的架上找了一兩套類似尺寸的童裝,將它們放在一起,她仔細的包裝著,打算明天就將這幾套衣服寄出去。


夜幕低垂,宇智波佐助一人獨自在樹林裡穿梭著,發現今晚月光頗亮的,便抬頭看著皎潔的月亮。
原來是滿月啊。
他沒來由的懷念起了以前跟宇智波櫻一起旅行的回憶。
勾起了嘴角,他慢慢的行進著,找了一棵還蠻茁壯的大樹,便坐了下來稍作休息,補足精神。
越早完成任務,他就能越早回去那心心念念的『家』,那個宇智波櫻跟他共築的『家』。
他闔上眼,腦海裡是那三人共築的小窩,三人的歡笑聲在那屋裡迴盪著,尤其是宇智波紗羅妲最近剛開始學說話,那奶聲奶氣喚著爸爸、媽媽的軟語,使他嘴角揚起一抹溫柔的笑容,這是只有宇智波櫻跟宇智波紗羅妲才能看得到的。
這種羈絆,在以前他覺得是變強的阻礙,但現在那卻是自己變強的動力。
櫻,謝謝妳完整了我。

End

评论 ( 6 )
热度 ( 26 )

© 丹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