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畫畫、喜歡寫字
一個雜食女子,目前サスサク坑底

【佐櫻】貓變 番外-再見,月之城-8

---------------------------------------------------------------

如果要說什麼樣的情緒不會出現在宇智波佐助那猶如顏面神經壞死的臉上,那便是喜悅與心慌。
但此刻他焦急的在街上疾行,緊蹙的眉更突顯他的神色不安跟心急,步伐亦越發加快。
四處遍尋不著春野櫻。宇智波佐助感應著春野櫻的查克拉,但始終感應不到那熟悉的查克拉。
他才剛結束從時空間裡搜索大筒木一族的線索,稍微整頓下便想去看看春野櫻,順便送個紅豆丸子湯讓她消消氣,沒想到心療室的人卻說春野櫻身體不適,已經先回去休息了,但他回到旅店等還是沒看到人。
應該要跟她一起在心療室才對。他心想。
現下這情形他就算去找千鶴也一樣沒下落,但他還是往千鶴的店方向前進。

「小姑娘不見了?」
「而且她今天還提前從心療室離開。」千鶴皺著眉,兩手環抱沉思了一會。
「先沿路找找吧,再不行就到上次找到的那房子。」她簡單的收拾了會,就急急的往店門口走去,而宇智波佐助則跟在她的身後。
一出店門口千鶴就發現街道跟平常不大一樣,人是一樣的熙來攘往,但總覺得少了點什麼,她戒備得觀察著四周。
這花香味怎麼比平常還濃?
千鶴掩住自己的鼻子,也注意到到底少了什麼。

──沒有聲音。

原本應該是人聲鼎沸的鬧區,現在除了人的腳步聲外,一點聲音都沒有!人是跟平常一樣走著,但就只是「走著」,毫無半點人氣!像是副沒有靈魂的軀殼一樣,行屍走肉的。
她隨手抓住一個路人,可人卻沒半點反應,任由她抓著,而對方也只是兩眼無神的看著她。
「這怎麼回事?」她放開了那路人,四處張望著。
剛剛來的時候還不是這個樣子的。
宇智波佐助面色凝重的看著眼前的情況。
「......」
「應該是中了幻術。」千鶴又放開另個路人。
「而且還很多人。」宇智波佐助接著說道。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人群開始朝他們兩人靠攏,還越來越多。
「......看來是被控制了。」千鶴凝重的說道,此時人群裡的其中一個人突然朝她衝了過來,並要攻擊她,她一個快速轉身,躲過了對方的攻擊,順便手刀劈昏了那人。


「手下留情啊,宇智波佐助,他們只是普通人。」她看了眼被她劈昏的人,認出了他是常到她店附近光顧的熟面孔。看來這味道不大對勁,頭有點暈。
千鶴當機立斷的快速將自己的袖子撕下一大塊,綁在自己的腦後。
「啊啊。」他隨口應了聲,原本深邃的右瞳已經轉變成鮮紅的勾玉。
宇智波佐助自然也聞到了這味道,但仗著自己不懼毒性的體質,他沒任何的防護動作。
而眼前的一群人像是接收到命令的魁儡,每個都突然活動了起來,並朝他們兩人攻擊,動作比一般人來得快速且準確。
他接下了其中一人的攻擊,但那人又很快的出招,招與招的間隙之快,不似一般人的尋常反應,讓宇智波佐助一時應變不及,硬生生的挨了那一拳,而對方也快速的掏出了苦無,準備刺向宇智波佐助。
也有忍者混在裡面!
宇智波佐助以草薙的刀鞘痛擊了對方,趁對方捂著傷處時,他又快速的補了一個手刀劈昏對方。
又是一波人群朝他攻擊過來,還夾雜著普通人,這讓宇智波佐助的攻擊減了幾分凌厲,開始轉守為攻,而另邊千鶴的狀況也是一樣。


「最好別輕舉妄動,春野櫻還在我們手上,宇智波佐助。」野分出現了,但又很快的隱沒在人群裡,只聞其聲不見其人,而一窩蜂的人再度朝著宇智波佐助跟千鶴兩人進攻。
可惡。
宇智波佐助心裡暗啐了聲。他更加努力的用血紅的寫輪眼搜索著野分的身影,攻擊的人群裡有著普通人也有忍者,而一旁的千鶴又不能完全不顧,這場戰鬥打得著實吃力很多。
他殺氣騰騰的怒瞪著野分,而對方被發現也無所畏的笑看著宇智波佐助。

---------------------------------------------------------------

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春野櫻這才緩緩的睜開雙眼,但沒完全睜開,瞇著縫偷看著。
她瞄了眼銬住自己的手銬,又悄悄的觀察著四周。
看來是進到上次那棟房子裡頭了,而且這群人倒是很放心她,一到這裡將她的手銬上手銬後,就隨意的將自己放在這房間裡。
這是一間還蠻大的房間,擺設很普通,跟尋常人家沒什麼兩樣,但這裡的空氣有曼陀羅的香味,還挺新鮮的,顯然是剛換上沒多久。
於是她緩緩的坐起身來,裝出一副剛清醒的樣子,而一旁負責看守的人見春野櫻醒了,趕緊叫來其他人。
春野櫻無所懼的看著眼前的人。
「你們到底有什麼目的?」
春野櫻冷冷的問著,雖然心裡大概有個推測出來的底,但還是需要更進一步的驗證。
「我們想要藉由宇智波佐助的力量來達到我們的目的,來控制這一整個村子。」回答的人很是得意又興奮,他熱切的看著春野櫻。

「不過就一個村子而已。」她冷哼了聲,有點輕蔑的挑釁著對方。
「妳一個外人怎麼可能了解這村子!」他怒極的推了春野櫻一把,怒瞪著她。
「這村子輕視我們這些忍者,都忘了當初忍界大戰的時候,還是我們站出來戰鬥保護他們的!」
「......」
「而且妳自己也是忍者,妳應該也知道現在越來越少任務,就算有也都是交由聯盟分配下來,但這對流亡忍者來說根本無關,而這村子的財富沒有妳想像中那麼少!瀧之國還得仰賴這村子呢!」
「就算是這樣那這跟佐助君又有什麼關係?你們能耐的了他嗎?」春野櫻冷笑。
看來還真的跟自己推測的一樣,只是沒想到他們會把腦筋動到佐助君身上。「哼,一般忍術當然傷不了他,但除了忍者外,還有一群普通人對他動手呢?」這回換成對方冷笑了,春野櫻原本冷笑的嘴角則僵在嘴邊。
如果她沒記錯的話,通常在她待心療室的時間裡,宇智波佐助不是解卡卡西老師的秘密任務,就是在時空間裡調查大筒木一族的蹤跡,那都是需要耗費大量查克拉跟瞳力的!

佐助君!

「我們需要他的力量,才能幫助我們進一步得到這村子!」對方又接著說:「仇恨是可以戰勝一切的,就像當初的他一樣!」「!!」聞言春野櫻瞪大了眼。
「一般的幻術當然奈何不了他,但如果是雙重的幻術呢?再加上妳的死亡的話呢?或是讓他逼不得已殺了妳呢?哈哈哈!」他得意的笑著,誇大的笑意更加深了他臉上的紋路,更顯得笑容扭曲。語畢他突然掐起了春野櫻的臉,說:
「現在,妳不叫做春野櫻,妳只是普通的忍者,妳不認識宇智波佐助,妳的任務是要將他殺了!」他在舌頭上附著了查克拉,藉著話語來施展幻術,他不斷得想擾亂春野櫻的查克拉。
但春野櫻的查克拉絲毫不受影響,還能用幻術反彈術抵擋他的幻術!
「......真的是夠了......」春野櫻低語著,她握緊了拳頭。

───匡啷。

手銬被春野櫻的查克拉震斷了,像劣質玩具般碎成好幾塊掉在地上。
清澈的碧瞳此刻正火大的瞪視著他。
「怎麼可能!妳應該聞了不少曼陀羅的香味啊!連查克拉都很難控制才對!」
「是聞了不少,但不夠,而且你好像忘了我的師父是千手綱手,她可不是一般醫療忍者!」春野櫻戴上手套,掰弄著手指關節弄得喀喀響。
「聽過『以身試毒』沒有?」
當初千手綱手在教她醫療忍術時,為了讓她更能體會病人的苦痛及了解各種藥草的特性,可是帶著她嚐遍了各種毒草跟解藥,雖說她沒因此體質像宇智波佐助一樣能抗任何毒,但抵擋毒藥的抗藥性倒是比尋常忍者還能撐上許久。
要想記上心頭,唯有身體力行受過苦痛才會記憶深刻。
這是千手綱手當初教導春野櫻時說過的話。


───櫻花沖!

春野櫻瞬間將大量的查克拉集中在右拳上,直擊對方臉面,將對方擊飛了幾公尺,見到眼前的動靜,立馬又是一群人將春野櫻團團包圍起來。
「我沒時間跟你們鬧!開什麼玩笑!」她怒極又將查克拉集中在拳上,但這回是打向地板,頓時地裂,伴隨著輕微的搖晃,還影響到了地基,房子開始坍塌,眾人被這幕衝擊到,竟一時忘了動作,春野櫻趁著屋頂坍塌出一個大洞,趕緊跳了出去,將這群人拋在身後,她在屋頂上卯足全力像裂帛般飛快的衝刺著,邊尋找宇智波佐助的身影。

拜託讓我趕上啊!

而囚禁她的忍者們在一陣兵慌馬亂後,隨即有人大喊著:

「快追!別讓她壞了計畫!」
「沒人說你們能走喔。」一道爽朗的聲線兀地出現,一頭閃耀的金髮跟一雙耀眼的藍眼跟男人很是相襯,而他的身後也站著不少忍者,聯盟的以及瀧忍者村的。
原本他們趕到紗之村時還擔心找不到小櫻,但還好小櫻弄出這麼大的動靜,讓他們一下子就找到了。
果然師徒二人是拆遷能手,拆街算什麼!
在鳴人身旁的鹿丸看著眼前慘狀心裡默默的吐了槽,但他還不忘指揮著捉拿這群流亡忍者。
「不愧是小櫻啊......」井野抽蓄著嘴角,但心下還是很佩服自個兒的好閨蜜。
「鳴人,這裡就交給我們,你們趕快去追上小櫻吧。」鹿丸轉頭對鳴人說道。
「我們走吧!」說罷他便感應起春野櫻及宇智波佐助的查克拉開始行動了。

评论
热度 ( 14 )

© 丹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