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畫畫、喜歡寫字
一個雜食女子,目前サスサク坑底

【佐櫻】貓變 番外-再見,月之城-7

果然只要受體是女人,第六感都準得驚人。
才剛這麼想春野櫻就感應到身邊潛伏了不少忍者,她稍微加快了腳步,但旁邊傳來了一陣女人呼救的聲音,她皺了眉頭就朝那聲音的方向跑去,那是條巷子,即使現在還是白天,但在暗巷裡能見度還是偏低。
「救命!你們要做什麼?」女人恐慌的叫喊,邊拉著凌亂的衣衫邊逃跑著,她身後追著兩個男人,一副色慾薰心的樣子,眼神很是邪淫。
只見女人流著淚不停地往前跑,不敢看向後方,唯恐一個眼神的停留就萬劫不復,但腳力終究比不過男人,一下就被追上並被壓倒在地,他們開始扯起女人的衣服。
春野櫻見狀瞇起了眼,怒氣衝衝的趕到女人身邊,迅速的運行查克拉,一個正拳直擊其中一個男人的面部,就將對方揍飛了出去,她又在腳底運行查克拉,一下瞬身到被打飛的男人面前,又再俐落的補了他一腿,狠狠的往他的腰踢下去,不一會兒功夫就將對方擊倒了。
看起來應該只是普通人。春野櫻心想。


另個男人見此情況,慌忙的離開被他們壓倒在地的女人,他驚恐的看著春野櫻在猶豫著該逃跑還是該面對她,而春野櫻只是將手套拉了緊就又是一拳狠揍,這回她順帶的把地弄了一個窟窿,待揚起的塵土飄散,那男的已經昏厥了過去還附贈一大口鮮血,而春野櫻毫髮無傷的拍了拍身上的塵土,便轉身去查看女人的情況。
她有控制力道,不死但也需要好幾個星期來復原,至於心理上的創傷,天知道。
「還好吧?」春野櫻擔心的問道,同時偷偷的打量了一下對方,畢竟昨天才跟敵人交鋒過,難免多層疑心。
「沒事,謝、謝謝妳的幫忙」女人邊整理衣服邊感激的向春野櫻道謝。
看起來除了精神驚慌外沒什麼異狀,對方也沒有查克拉流動的痕跡,雖然自己不是專業的感知型的忍者,不過基本感應敵我的能力還是有的,但她也從這女人身上聞到了曼陀羅的花香味。
「沒事就好,趕快回家吧,還有,別再噴那麼多曼陀羅花香的香水了。」
「咦?我沒噴香水啊。」她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疑惑的看著春野櫻,舉起了自個兒的手臂聞。
這花香味好香啊,挺好聞的。
那味道哪來的?
春野櫻頓時心生警戒,怕眼前的女人是偽裝的敵人,她悄悄的運行著查克拉準備跟對方交手。


「我知道了,應該是經過一個地方的時候沾上的。」女人拍著手掌,便將在這之前的事說了一遍。
她那時碰巧走在這兩人的身後,途中那兩人經過一個擺滿花的攤販,好像是在販賣飲料,正在四處攬客試喝,對方也有拿給她,但她不覺得口渴就直接拒絕了,反而是那兩人喝了之後,端茶水的人不知跟他們講了什麼,他們就這樣一臉猥瑣的追逐著她,幸好後來碰上春野櫻,不然還真不知道自己會多慘。
思及此,她不免打了個寒顫,很是後怕。
就是它了!
「那個攤位在哪裡?」春野櫻激動的抓著她問。
「在、在糖菓子那家店的巷口。」她被春野櫻抓得有點嚇到。
這姑娘力氣好大啊!
她感覺得到自己被春野櫻抓著的地方開始有點痛又麻。
春野櫻搜尋著自己的記憶,她有印象那間甜品店,自己曾拉著宇智波佐助跟著她一起去吃,想當然爾,他喝茶,她大啖甜點。


「抱歉,弄痛妳了,你們村裡很喜歡曼陀羅花嗎?」春野櫻意識到自己還抓著人家,趕忙鬆開了手。
「曼陀羅花?」春野櫻指著房子的小陽台上ㄧ小叢的白色花朵。
「啊!那攤販上都是這種花!但村子裡以前沒有這些花,是最近才有的。」她又接著說:
「說是要慶祝祈福祭,所以有人免費送了大家這些花,還三不五時就有新鮮的送來。」
春野櫻聽得大驚失色。
「那⋯我就先走了。」看著春野櫻立時刷白的臉色,女人怯怯的說了聲就離開了。
看著女人離去的背影,春野櫻低頭思索,她走進剛才的巷子裡。如果真的跟她假設的一樣,那這群人的目的恐怕不是只有要正名忍者這麼簡單,搞不好還想控制整個村子。

那現階段只有她跟宇智波佐助在,再加上千鶴也才三個人,不夠應付這場面,所以她咬破了自己的手指:
「通靈之術!」她手壓在地上,一個陣法立刻自的她手伸展出來,以她的血勾勒出圖形。
白煙散去,圖形的中央出現了一隻小小的蛞蝓,大概手掌的大小。
「蛞蝓大人,麻煩幫我傳話給卡卡西老師,說我跟佐助君目前在瀧之國的紗之村裡有突發狀況,我們需要緊急支援,最好是有能解幻術的忍者來。」春野櫻順便將自己的髮帶解了下來,想是方便讓擅用嗅覺的通靈獸或忍者尋找自己。
「好的。」說完,蛞蝓立刻消失。
春野櫻站起身來,看著巷子內被她打倒的那兩個男人瞇起了眼。
有必要仔細檢查。她走近那兩人,稍微看了一眼便蹲下身來使用醫療忍術,手掌的綠光開始滲透進人體內,沿著血液脈絡來診斷狀況,隨著忍術查克拉的運行,春野櫻皺起了眉頭。


果然有不少曼陀羅花的藥效在運作,而男人之所以會態度丕變則是有幻術的關係,她順便解除了男人中的幻術,而後她又到另個男人身邊檢查,也是同樣的狀況。
春野櫻回想著曼陀羅花的藥性。
曼陀羅花,用量得宜可以用來麻醉、止咳平喘,甚至搭配忍術可以用來測謊;而少量的花香味可調情,但用量不當,則是很可怕的迷魂藥,聞到過量的曼陀羅香味就會短暫失去記憶任人擺佈,而且它若製成粉末更是無色無味,這兩人很明顯就是喝入了混入曼陀羅花藥粉的飲料,再搭配上一般的幻術,就是眼下這般情形,而這量也不多,要是太多也是會因為花朵本身毒性過強而導致意識模糊毒死人,可以想見想出這方法的人對花草也是有所研究的。
她一個激靈感應到之前的那些忍者正在靠近自己,而且人數還增加了並把自己包圍在這巷子裡,感應著四面八方的敵人,她流了一絲冷汗,但嘴角還是微微捲起。


看來這是蠻盛大的歡迎,雖然應付起來是吃力了點,可如果藉這機會進入對方的根據地也方便她後面的行動,她繼續佯裝不知情的樣子,查看兩人的狀況。
果然在這邊耽擱太久了,讓他們逮到機會。她心想。
倏地,幾個手裡劍射向春野櫻,她立刻機警地向後跳開,躲過那幾個手裡劍,同時她也從小包裡掏出了自己的苦無。
此時原本躲在暗處的忍者也一起跳了出來,把春野櫻圍在中間。
挺糟糕的狀況。
春野櫻握緊了苦無,偷覷著包圍自己的忍者們。
其中兩人衝向了她,春野櫻閃過了他們的攻擊並逮著了空隙朝其中一人用力踢了一腳,把人踢飛了幾公尺,她將一把苦無扔了出去並迅速把查克拉集中在指尖上,指向地面,立刻裂了一條溝出來,亂了被包圍的陣型。
很好,有機會。


就在她準備突破重圍時,有人用針射中了她脖子後面的穴道,春野櫻感覺得到那針上還有查克拉附著,才那麼的刺痛,而且還企圖從穴道滲入體內要擾亂她的查克拉,在她還來不及反應時,又有一人拿了塊布掩住了她的口鼻,她只聞得到滿鼻的曼陀羅花香。
曼陀羅花,既傷人卻誘人,春野櫻想起井野曾跟她說過的花語:不可預知的死亡與愛。
呵,還真的是該敬而遠之的花。
於是她閉上了眼,任憑這些人將她帶走。

评论
热度 ( 20 )

© 丹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