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畫畫、喜歡寫字
一個雜食女子,目前サスサク坑底

【佐櫻】貓變 番外-再見,月之城-6

再睜開眼,月色依舊皎潔,春野櫻還有點發怔,她呆呆的抬頭看著宇智波佐助的睡顏,手指輕輕的描繪著他的五官,高挺的鼻樑,銳利的眉,深邃的眼,還有總是吻得自己暈頭轉向的唇,手指輕撫著他的臉頰,她輕輕的笑了。
這安心睡著的樣子像極了小孩的睡臉。
她轉頭看到在床墊的不遠處有一團布料,疑惑的盯著那團布料,再細看才發現那是兩人的浴袍,她羞紅了臉不敢繼續看下去。
浴袍...那現在自己身上穿的是?
春野櫻低頭看著自己,發現身上套了件嶄新的睡裙,手再摸了摸臀部,已經換上了另條乾爽的內褲。
她喜歡宇智波佐助這樣的體貼,雖然自己總是招架不住對方的需索。


若要問春野櫻是什麼時後察覺到宇智波佐助的這番心思,應該是之前在兒童心療室時發現的,她看到宇智波佐助會看著孩子們淺淺的微笑,極淺,要不是因為自己就站在他身邊那麼近的位置,及自己喜歡看著他的臉,那幾乎細微到根本沒有的笑容就這樣一閃即逝,於是她試圖拉著他加入孩子們的遊戲,但他拒絕了,說自己在旁邊看著就行,他不會跟孩子相處,可他的眼神明明是柔軟的啊。
再來就是這些性事,第一次她可以當作是害羞,不敢沒關係,大家都是成年人,一切好商量;第二次當作還不熟練,怕會進錯洞,沒關係,身為醫療忍者懂得性學也屬正常,自己的男友自己教,我手把手的教!結果那次反而變成宇智波佐助不停的玩花樣,弄得她欲仙欲死、癱軟無力。
她切身學會「悔不當初」跟「識人不清」這八個字怎寫的;但到了第三次乃至後面的無數次還說害羞或不熟練,春野櫻就覺得這真他馬的見鬼了,明明就看著某人越摸越順手,越來越食髓知味的看準時機就這裡蹭塊豆腐,那裡吃塊肉的,聰明如宇智波佐助居然會在這檔事上被難倒還跟我說羞?
你唬我的吧!?


後來她不停的觀察、推敲揣測,才了解他是想避免有孩子,所以他用這種方式來滿足肉體上的渴求,好吧,如此宇智波式的笨拙,又是自己選的男人,認栽。現在仔細想想除了怕保險套不保險,宇智波佐助搞不好更怕的是自己偷偷在上頭戳洞吧,雖然他覺得理性上春野櫻是不會做這種事,嗯,理性上。

宇智波佐助不是認為自己跟孩子會是他的累贅。
春野櫻很了解這個當初因為單純跟自恃甚高,而走上歪路的前‧中二病晚期病患─宇智波佐助,是如何的心細如髮、想太多、多麼的有男子漢的擔當,他只是不想當初自己所面臨的一切讓他的妻小又再面臨一次,還有他的身分帶來的危險。
尤其是寫輪眼的傳承,他不想自己的孩子跟他一樣要經歷那麼多傷痛讓自己的眼睛進化。
沒關係,她春野櫻除了醫療忍術第一、怪力超群、腦筋靈活外,最有本事的,就是等。她在等著某個死腦筋自己想通,雖然目前看是想通無望。
「佐助君,我相信你,但我不會一直忍耐喔。」春野櫻定定的看著對方的臉,手也環上了宇智波佐助的腰,彷彿察覺到春野櫻的這個動作,她感覺到原本抱著自己的手臂又收緊了幾分,兩人相互依偎著。
必要的時候,她一定會主動奪得先機發動攻勢的,這是只有他跟她之間的角力。
「晚安,佐助君。」她低語著,輕吻他的唇後閉上了眼。
自己很清楚,並不是要有孩子來束縛住宇智波佐助或是來鞏固關係,只是想給他一個家,讓他有歸屬感,讓這個顛沛多年的男人能感受到更多的愛和溫暖,知道自己也能給予。


太陽東昇,月亮西落,當天空泛起了魚肚白時,宇智波佐助也悠悠轉醒,但他難得的想再多賴一會兒,人又往被裡鑽,想抱著春野櫻繼續睡,卻發現只摸到懷裡的被褥,摸不著那溫暖的人,他不耐煩的睜開了眼,連拖帶拽的將睡迷糊的人兒拽回自己懷中,睏倦的蹭著粉髮,又再閉上了眼。
但他這次實在難以再入睡,一來是受制於自己的生理時鐘,二來是自然的男性生理反應,他毛躁了起來,然後他決定晚點再進行晨練,開始以吻及手騷擾懷裡人兒的夢境,春野櫻就這樣在半夢半醒間又被拆吃入腹,而某人則是一副飽餐一頓的樣子,整理好自己後便出門晨練去。
當春野櫻再醒來時,已經是兩、三個小時過後的事,她不滿的看著宇智波佐助。
「佐助君原來那麼沉溺女色。」
「......」慣有的省略號無視她的挖苦,他依舊慢條斯理的喝著他的湯。
「再任你這樣予取予求下去,我春野櫻跟你姓!不管!今天你非得跟我去心療室!」
她氣極了,只差沒齜牙咧嘴的撲上去咬人。
此時宇智波佐助終於有了反應:
「妳本來就會跟我姓。」口氣之肯定,堵得春野櫻一時說不出話來。


他又夾了口煎魚吃。春野櫻為之氣結,訕訕的拿起自己的那份早餐吃了起來,但羞紅的臉頰及勾起弧度的嘴角出賣了她的心思。
這一回合,春野櫻敗。
宇智波佐助看著她氣鼓鼓的模樣偷偷勾起了笑。
沉溺於她,沒什麼不好。
兒童心療室啊......
「下次.......」話還未說完,只見春野櫻夾起了納豆往他的碗裡添,再抬頭看著對面的某人瞪著自己,示意他把納豆吃了。
宇智波佐助瞇起了眼。
這女人真的越來越敢放肆了。
他瞪著碗裡的納豆,臉色難看的硬是吃下肚,然後春野櫻又再挖了些納豆到他碗裡。
「妳......」
「吃飯。」春野櫻斬釘截鐵的說道,表情大有「你敢有意見?」的氣勢。
「......」宇智波佐助只好悶頭繼續吃飯。

---------------------------------------------------------------

這種情況真的很難安下心來工作。春野櫻心神不寧的整理著資料。
昨天才遇到敵人,今天就又來工作,尤其自己工作的地方是醫院及兒童心療室,她受不了看到小孩子及生病的人因為自己而受到牽連,向來認真工作的春野櫻這一回難得的翹班了,在兒童心療室待不到兩個小時,便推拖身體不適想回去休息,就離開了。
她漫無目的的走在街上,照理來說其實現在也不適合在街上這樣亂晃,但看著街道上的行人跟店家她突然感到了疑惑。
為什麼這裡有那麼多曼陀羅花?店家有,住家有,他們住的旅店有,甚至連公園都有,這多得很不正常。
於是春野櫻決定去千鶴那裡問個清楚。
她有不好的預感。

评论
热度 ( 13 )

© 丹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