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畫畫、喜歡寫字
一個雜食女子,目前サスサク坑底

【佐櫻】貓變 番外-再見,月之城-5

「嗯......對方現在知道你們察覺到他們了,你們有什麼打算?」千鶴問道,她的口氣好似永遠都是這副一派輕鬆的樣子。
「目前只知道他們打算在慶典時行動,其他不可知。」宇智波佐助回應。
但他總覺得還另有隱情,不是只單純的為了忍者的生存這麼簡單。
人會追求自己的慾望也會追求權利,只要是對自己有利益的,貪婪的人總是會貪得無厭的繼續追求下去。
「我會再繼續蒐集情報,你們就最近小心點吧,對方不知會怎麼行動。」千鶴說道。

「千鶴老闆娘,妳為什麼這麼幫我們?」春野櫻疑惑的看著對方,雖然她願意相信對方是好人,但這麼幫忙,還又不收取代價的,不免還是有點不安。
「就說叫千鶴就可以了,因為這裡是我跟我丈夫深愛的村子,我們決定好要保護它的。」她笑得溫柔。
春野櫻聽完也跟著笑了,而宇智波佐助只是點了點頭。
他能理解這樣的心情,就像當初的鼬及現在的他一樣,他們會為了木葉忍者村挺身而出。
「千鶴姐的丈夫......」春野櫻話還未說完便被千鶴沒好氣的打斷:
「那悶木頭帶著孩子離家出走了!」她還氣呼呼的瞪著別處。
不過就是任性一回,沒聽他勸阻跑去湊個熱鬧順便解決一點麻煩而已,也沒受什麼嚴重的傷啊!至於這樣生氣嗎!而且要不是因為順便解決那點麻煩,哪會發現村子裡現在這些忍者啊!千鶴抱怨著。

春野櫻跟宇智波佐助眼神交會。
「......我不會輕易受傷。」
「噗嗤。」
原來佐助君怕我以後會帶著孩子離家出走嗎?
孩子啊......
思及此,她眼神略微黯淡。但還是撐起微笑對宇智波佐助:「知道了。」
入夜,剛洗過澡的宇智波佐助正在小茶几上研究著紗之村的地圖,邊在上頭做一些記號,他的頭髮還未擦乾,但也不在意,只是任著水滴從髮梢上滴落,他小心的不讓水滴落在地圖上。
「佐助君真是的,頭髮要擦乾啊,不然會感冒的。」春野櫻輕笑著,剛洗完澡的她身上還蒸騰著些許的熱氣,她將茶几上的地圖先往旁邊一推,便擠入小茶几和他之間的空間,她承認這動作是蠻故意的,但不這樣這傢伙不會理她啊。


「先把頭髮擦乾。」她拿起了批蓋在宇智波佐助頭上的毛巾,開始幫他擦了起來。
她輕哼著小調手上動作不停,宇智波佐助倒也沒動氣的任春野櫻幫他擦乾頭髮,其實他挺享受春野櫻這樣服務的,他喜歡春野櫻對自己的寵,也喜歡看著她偶爾耍小性子,更喜歡看她對自己撒嬌。
那是只屬於他能看到的,就像春野櫻說過他也只會在她面前溫柔的笑一樣,那是專屬於她的。
只是隨著在一起的時間越長,他想看到的就越多,他很清楚自己越發的想看著她在他身下是如何的媚態、如何的索求,他感覺到自己的血液不再是流動到心臟,而是下腹的某個中心點,那個代表他男性的象徵,開始有了變化。


其他請到這邊.....

躺在床被裡他擁著春野櫻,看著她還泛著些許紅潮的睡臉他突然有了點悵然,曾經他想著斬斷所有的羈絆孤獨的活著,努力的復仇,但在他將鼬殺死的那一刻,他沒有狂喜,也沒有終於報復了的暢快感,相反的他突然覺得空虛,他想逃避這個弒兄的事實,所以他把一切怪到了木葉;而在旅行的旅途中,雖然還是黑暗面的事看得比較多,但總會不經意得想起七班,想起懷裡的春野櫻,像陽光般溫暖的春野櫻。
他摟緊了她。
宇智波佐助清楚的知道未來這女人在他心裡會越來越重要,也越想珍惜保護她。
但他還是想獨自承擔一切,不想讓這傻女人面對這些黑暗陰鬱的泥濘。

评论
热度 ( 18 )

© 丹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