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Dd,愛大米,愛佐櫻,愛Jelsa

【佐櫻】貓變 番外-再見,月之城-4

---------------------------------------------------------------


「櫻,你有察覺到嗎?」兩人走在返回旅館的路上,雖然街上並無什麼不同,但多了不少敵意在周圍。
空氣中還帶有點緊張感及些許的肅殺氣息,伴隨著微風撫過兩人的肌膚,陣陣的刺激著宇智波佐助及春野櫻。
「這應該是目前碰過最多人的一次了吧?」春野櫻偏頭說著,同時提高了警覺。
這群人隱藏氣息的技術還不到家啊。
「晚點見吧。」宇智波佐助開始足底運行查克拉。
「好。」一聽到春野櫻的答覆,宇智波佐助二話不說的向旁邊一個跳躍,跳上了磚瓦鋪蓋的屋頂,開始拔腿狂奔起來,像拉滿弦射出去的箭矢一般快速。
而春野櫻則是迅速的往跟他相反的方向跑去,隨後也躍上了屋頂飛快的跑著,但她呼吸平穩沒有絲毫的紊亂,她觀察著四周邊思索著對策,能不傷及無辜的對策,畢竟這會兒還是在村子裡,要是是在野外她一定毫不猶豫的使用怪力弄個地裂出來,給對方來個下馬威。


她看到了一條暗巷,突然靈光一閃想到了個點子。
有了!她開始往那方向跑去。
「可惡,快追!你們兩個跟我去追宇智波佐助,其他人去追那女的!」原本躲在附近的忍者被兩人突如其來的行動攪亂了原本的計畫,通通跑了出來,目測約有五、六人,而貌似是帶頭的人趕緊下了命令後就立刻行動。
兩邊的人在他們身後緊追不捨,但追捕的那一方很快的發現根本無法追上那兩人,追春野櫻這一邊的忍者只見她三兩下就跳進條暗巷裡,他們看了眼那條暗巷竊笑了起來,那是條死巷,沒見過這種自投羅網的。
沒想到中途她隱藏了自己的查克拉,等他們追到的時候,巷內空無一人,除了在地板上出現的垃圾桶外。
春野櫻有點得意的從屋頂上偷看著這兩個被她用替身術騙過的忍者,她壓低了身子等確定他們又開始行動後,悄無聲息的偷偷跟在他們身後,卻剛好跟千鶴擦身而過,她們對看了一眼,春野櫻睜大了雙眼,有點訝益千鶴的出現,但此刻她顧不了這麼多了,便加緊腳步跟在那兩人後頭。


而另一邊在追宇智波佐助的就更不用說,宇智波佐助邊拔足狂奔邊扔著手裡劍干擾對方動作,在一隻手裡劍被對方擋落掉在旁邊時,他用了天手刀將自己跟那手裡劍交換了位置,一下就到那人身旁,那人沒想到宇智波佐助的突然出現,便被他一個猛烈的側踢踢中了腰腹,那人吃痛得捂著自己的腰腹,說時遲那時快,宇智波佐助拔出了草薙直抵著他的喉嚨,而右眼早已是寫輪眼的狀態,其他兩人則是僵在他們身旁,絲毫不敢動彈。
「你們的目的是什麼。」宇智波佐助開口逼問,氣勢冷冽教人心生畏懼。
在他面前的兩人面面相覷,他們吞嚥了口口水,隨後像是下了什麼重大決定般,面色凝重的點了點頭。
糟糕!他們要咬舌自盡。
飛快意識到他們的意圖時,宇智波佐助先用草薙擊昏了跪在他跟前的男人,待要再往兩人邊上阻止他們時,兩人突然倒地了。
「呼,趕上了。」迎上的是千鶴的笑顏。
「......」
「小姑娘在跟蹤另外兩個人喔。」
「她不是弱女子。」宇智波佐助嘴上雖這麼說,但他已經邁開步伐準備要離開,他突然停下了腳步回頭正欲問千鶴春野櫻的方向時,對方先一步開口:
「往北一千公尺左右有棟房子,門旁邊有刻著一朵花的圖案就是他們的據點之一了。」
「......謝謝。」宇智波佐助立刻瞬身離開,邊感應著春野櫻的查克拉,不消幾秒就完全消失在千鶴眼前。
這不是很著急嗎?
千鶴心裡暗笑。


「好啦,我來想想怎麼處理你們呢。」正好我還想著要抓人來獲得情報。看著倒在地上的三人她詭譎的笑著,笑容裡有著一絲的殘酷。
只見她將查克拉附著在她的指尖上,而查克拉則銳利的像刀子一樣,她劃開了其中一人的手臂,讓那人的血液流了出來,傷口不深,只見她結了一個印,便將查克拉集中在手指上,她蹲下身沾著那人的血許久,爾後,她幫那男人止了血,也將自己手指上沾染的血跡擦拭掉,她在那男人身上坐了下來,看著湛藍的天她兀自笑了。
「還真像哪。」

---------------------------------------------------------------

春野櫻悄悄的從外面觀察著他們進入的屋子,她思索著能有什麼方法潛進去,便四處的張望著,突然她聞到了一股輕淡的花香味。
這花香味有點熟悉......她循著花香味的方向望去,是一棵棵的曼陀羅花,她看了眼便又將注意力轉回如何潛進房子的問題上,但她太專心以至於沒注意到身邊多了股氣息,待她回神注意到時已經被對方以掌密不透風的掩住口鼻,連聲叫喊都無法發出來,她背貼著對方結實的前胸,正要將查克拉集中在手肘向後肘擊對方時,那人開了口:
「是我。」
聽到熟悉的聲音,春野櫻愣了愣,這才放鬆下來。
「就不能正常點嗎?」待宇智波佐助鬆開了掩住她口鼻的掌,春野櫻沒好氣的抱怨著。
很難。宇智波佐助用表情回應對方。
她輕捶了他一下表示回應。
「你怎麼在這裡?追你的人呢?對了,我剛才看到千鶴老闆娘。」春野櫻一口氣的把話說完。
「人現在都在她那,我們先過去吧。」
「嗯。」於是兩人又折回了之前的地方。
「哎呀,你們終於回來啦。」千鶴坐在其中一個男人的背上百無聊賴的蹬著雙腿等待他們兩人,而倒地的三個人依舊是昏死的。
「把其中一個弄醒,我要直接讀取記憶。」
「我記得這個好像是發號施令的。」春野櫻指著其中一個長相粗獷的男人。
只見她揪著那男人的衣領,在掌上灌注查克拉後便是狠狠的往他頰上打下去。

啪──

清脆的巴掌聲響起,只見對方立刻被痛醒,臉頰上還清楚的浮現春野櫻的掌印,而且立刻紅腫了起來。
一旁的千鶴手撫上自己的臉頰,彷彿那一掌是打在自己臉上般還能感受到那火辣辣得生疼。
她暗暗決定不管怎樣,就是不能惹春野櫻。
這簡單直接的暴力比知道宇智波佐助這戰爭英雄的能耐還讓人害怕。
「痛...宇智波佐助!」對方吃痛的撫著自己的臉,他看到了宇智波佐助便是一聲喊。
「......」他張著寫輪眼看了男人的眼,開始讀取他的記憶,而對方被宇智波佐助這一看也動彈不得。


眼前的男人叫淺野信,他收到了一個自稱野分的男人邀請,那人在四處募集像自己一樣的逃亡忍者,或者是無業忍者,他們想對村子進行報復,因為村子對忍者的忽略跟背叛讓他們蒙受恥辱,並說等他們拿下了村子,大家又都可以恢復像以往那樣有任務接有錢領的日子,同時宇智波佐助也在淺野信的記憶畫面裡看到他們不斷的在觀察著這村子理的地形,並打算在慶典的時候行動,但顯然這個淺野信不是很中堅的角色,除此之外宇智波佐助看不到更多有用的情報,於是他停止了讀取他的記憶。
然後又再把他打昏。

這對情侶果然同一路的,都一樣的簡單粗暴。
千鶴心裡暗歎道。

评论
热度 ( 14 )

© 丹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