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Dd,愛大米,愛佐櫻,愛Jelsa

【佐櫻】貓變 番外-再見,月之城-2

---------------------------------------------------------------

群山圍繞的瀧之國,即使是在夏天,早晨時還能感受到些許的涼意,現在正值夏季,沿路上有幾處地方開滿了繡球花,一團一團的粉藍、深紫開得鬱鬱蔥蔥的,更添了些夏天的色彩,而沿路的泥淖雖然讓人困擾,但對於身為忍者的兩人來說,這不算什麼,在腳底集中查克拉,便足底輕踏不沾一點泥的經過了這處泥淖。
再向北走一、兩里路兩人便來到了紗之村,雖說是村子,但其繁榮的程度更像是城鎮,也如其名,這裡以各式各樣的紗織品為主,因為其獨特的染紗及紡紗技術和高質感的絲緞綢料,為這平凡的村子帶來了不容小覷的財富。

春野櫻睜大了眼,好奇的張望著市集,她按耐著自己的雀躍跟在宇智波佐助身邊。

「想去看看?」他瞧出了春野櫻的期待,便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嗯!」

「這裡人多,別走太遠。」他順手揉了揉她的髮,仔細的叮囑。
「嗯!」話才剛落,她便像靈活的兔子般,鑽進旁邊一間剛才她注意了很久的店。
剛瞄到裡頭的薄紗衣服好漂亮啊。

宇智波佐助則是拿她沒轍的搖了搖頭,基本上他個人是不喜歡這種熱鬧的,但偶爾扎進人堆裡,也不是件多壞的事,只要身旁有那丫頭陪著的話。

他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跟在春野櫻身後進了那家店。

「佐助君,你看!」只見春野櫻拿了件大掛給他看,那是蠶絲織成的大掛,半透明的衣身上精細的繡著淡粉的櫻花花樣,底部則是淡藍色的漸層,由上往下漸深。

「不錯。」他不冷不淡的應著,貌似隨意得看了眼春野櫻手上的大掛。

這店裡的商品品質的確不錯。
「......」春野櫻不大滿意的鼓起腮幫子。

不行,一定要讓佐助君有點不一樣的反應。

於是春野櫻又很認真的瞧著店裡的衣物,好似在挑著什麼寶物似的。

「姑娘是在找什麼嗎?」看似是老闆娘的女人跟春野櫻搭了話,她悄無聲息的出現讓春野櫻嚇了一跳。

怎麼像個鬼魂似的突然冒出來。

被這麼一嚇春野櫻忍不住多看了老闆娘幾眼,對方看起來比自己大上四、五歲,可能因為經營店舖的關係,她有種幹練穩重的氣質,但又有點狡黠之感,卻不會讓人討厭。

「我在想有沒有合適的衣服,你們這邊的紗都好美喔。」春野櫻收起了驚嚇,她嘴甜的稱讚,而一旁的宇智波佐助則是隨意的看著店內的商品。

「你們不是本地人吧?想挑什麼樣的衣服?」──我想挑能讓那冷石頭有點反應的衣服。

春野櫻很想這樣講,但實在臉皮薄說不出口,所以她只敢眼神在宇智波佐助身上轉轉又再看回衣服上。

而老闆娘也不愧是經驗老道的商人,立即心領神會春野櫻的意圖,於是她悄聲在春野櫻耳旁問:「那是妳男朋友?」

「是。」這稱呼無論聽了幾次,都還是會讓她莫名的害臊,她羞紅了臉。「小姑娘還真可愛呢,交給我吧!來幫妳找找。」她開始拿出皮尺在春野櫻身上量身,然後仔細的看著春野櫻,便從其他處挑了幾件衣服放在手上,再拿來一件一件比,最後挑了兩、三套衣服交到春野櫻手上,便讓她進試衣間試穿。

在等春野櫻換衣的期間,老闆娘注意到一旁一直沈默不語的宇智波佐助很認真的在看著她架上的一對玉鐲。

「想送給小姑娘嗎?」老闆娘從他身旁探頭問道。

「......」
「小哥識貨喔,這對玉鐲可是羊脂白玉做的,很美對不對?」

「......」宇智波佐助依舊不語,只是看了她一眼便又看像那對玉鐲。

「⋯你讓我想起我丈夫,他也是沈默寡言,但很有行動力的人。」老闆娘自顧自的說了起來,但目光柔和。
「有時候重要的話要親口說啊,光是有行動力是不夠的呦!就當是我給小哥的建議吧,而且小姑娘的櫻髮很美呢,應該也不少人喜歡吧?」她有點揶揄的瞅著宇智波佐助。

宇智波佐助淡默的看向老闆娘。

「......」

做買賣的都挺自來熟的,只是這老闆娘給他的感覺還不差,不然通常這種時後他都直接無視對方走人了。

見對方一直沒有回應,老闆娘便覺有點自討沒趣,遂說道:

「我去小姑娘那邊看看,小哥你隨意看吧。」說完她就去更衣間招呼剛換好衣服的春野櫻。

這比我家那口子還悶葫蘆。

老闆娘無奈的想。宇智波佐助視線隨著她看向換好衣服從試衣間走出來的春野櫻。

兩人視線相交了幾秒,宇智波佐助便移開了視線。

還可以。

這是他看過的想法,於是又繼續看向其他商品。

看來佐助君覺得普通。

「我再去換另套。」

「咦?小哥沒看過吧?」老闆娘有點驚訝春野櫻連跑去對方眼前晃都沒有,就直接說要換,更何況剛才兩人根本沒接觸吧?

「他剛看了,剛才我們視線有對到。」她好心情的解釋著。

「......你們...還真有默契。」老闆娘除了瞪大眼睛也不知還能多說什麼,這還是她待客多年頭一次不知如何回應。


春野櫻笑了笑,便轉身再去換第二套衣服。
而宇智波佐助似乎是看膩了店內,便走到店外,卻沒有走遠,只是在店外的椅子上坐下。
「來,喝杯茶吧。」老闆娘見他坐在外頭,便端了杯茶水給他。
他這麼一坐倒是吸引了不少女性的偷看,宇智波佐助本就長得酷俊容易吸引人的目光,而長期的訓練及戰鬥更是讓他增添了股銳利的氣勢,加上長期習慣性的冷著一張臉,倒是叫人不敢輕易接近,只敢這樣遠遠的看著,跟鳴人被一窩蜂女生包圍的情況正好相反。
「.......謝謝。」接過茶水,他抿了一口。
突然一個激靈,宇智波佐助感應到一股帶有敵意的視線正在看向自己,他警覺的看向那視線的方向,但除了攘來熙往的人群及叫賣的攤販、店家,他看不到可疑的人,而他也不想在這麼多人面前使用寫輪眼引起注意。


「你也感受到那視線了吧?最近村子裡不大太平,特別是像你們這樣的忍者更要小心為妙哪。」老闆娘眼神冷冷的看了街道一眼,對一旁的宇智波佐助說道,便又走回店裡。
「.......」她怎麼知道我們是忍者的?他們這一路的旅行,兩人都是尋常的旅者裝扮,也沒把代表木葉的忍者護額秀出來,但這人卻看出了他們的身分,也感應到那不懷好意的視線,這讓宇智波佐助多生了份警惕。
雖然不知道這老闆娘對他們是抱持著善意還是不懷好意,至少眼下是安全的。
宇智波佐助又看了眼街道,腦海裡開始思索著後面的行動。
而且現在還不知道對方目的為何,輕易行動影響到春野櫻還好,他清楚她的實力,很相信她能自保,但就是怕連同這些無辜的村民也會捲入,畢竟還是有可以壓制人類意識及情感使其像魁儡任人擺布的幻術存在,可以把人變得像白絕一樣,沒有自我思想,專屬某人的活體兵器,他想起了那個擁有血龍眼看似少女的人。
事後聽鳴人提起,知道他們現在在霧隱村待得還不錯,展開了新的生活,離開了心裡的黑暗。
宇智波佐助從沒想過原來自己也能有影響他人,將其導向正途的能力,他捲起了淡淡的微笑。這也是趟贖罪旅程哪。


他放下茶杯,便走入店內,正好瞧見春野櫻換好了衣裳,那是件旗袍樣式的服裝,淡淡的天空藍襯托出春野櫻的白皙膚色及顯眼的櫻髮,胸前有開胸的設計小露乳溝,而裙襬則是不同於傳統旗袍的前後片設計,改採較具現代感的斜邊設計只一邊開高衩,加上紡紗的材質更讓身材若隱若現的,但稍微一動作姣好的左腿倒是能完整露出來,裙子的長度剛好在膝上五到六公分處,柔和又小露性感的風格。
這讓宇智波佐助覺得喉嚨一緊同時也黑了臉。唉呀呀,這會兒變臉色了呢。老闆娘在旁邊掩嘴偷笑。
「佐助君你看如何?」春野櫻興奮的在他眼前轉了圈。
「換下。」他森冷的說道。
此話一出立刻換來春野櫻不滿的瞪視,而宇智波佐助只是氣勢越發凌冽的壓迫著春野櫻。
「.......好。」氣勢比不過人,春野櫻敗下陣來認輸。
我直接買下來還不成嗎?
春野櫻嘟著嘴轉過身去,然後偷偷得看向老闆娘悄悄的向她招手,示意她來自己身邊。


而宇智波佐助則是緊迫盯人的盯著春野櫻進去更衣間,之後自己的視線又落在那對玉鐲上。玉本身通透圓潤,光澤、色度也是上乘,他覺得那東西很適合春野櫻。老闆娘看到了也只是莞爾,倒是偷偷記下了宇智波佐助在看哪對玉鐲,並幫春野櫻將剛才偷塞給她的衣服整理起來。
春野櫻換回了原本的衣服,並到櫃檯付了帳。
老闆娘將他們送到門口時說:
「再過幾天這裡會有慶典,還有歌舞表演喔,你們不妨多留幾天看看吧。」「什麼慶典?」春野櫻有了點興趣。
「是紗之村的祈福祭,主要是祭祀神明感謝其恩澤,而且我們這慶典還有個傳說,在慶典當天跟喜歡的對象兩人合力在神樹下綁上許願牌,便能一生在一起。」
「好浪漫的傳說喔。」宇智波佐助睨了春野櫻一眼,猜想她那天一定會拉著自己去那棵神樹下的。
老闆娘笑盈盈的看著兩人:
「另外,叫我千鶴就好了,有任何問題歡迎你們來找我喔,『任何的』。」她很強調這點。
「......好。」春野櫻有點遲疑的接話,而一旁的宇智波佐助則是點了點頭。怎麼覺得會發生什麼事似的。
春野櫻心裡暗暗揣著。

评论
热度 ( 14 )
  1. ning cat丹丹子 转载了此文字

© 丹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