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畫畫、喜歡寫字
一個雜食女子,目前サスサク坑底

【神亞】19X夜妄想

看了前陣子更新的驅魔226

神田超級帥!亞連超萌!
雖然脫坑已久,但有新故事還是會關注
今天整理以前舊文看到了這篇
想想就還是把它放了上來
好像也是這時期文風有所轉變
一個紀念吧?

致懷念的曾經
---------------------------------------------------

「優…優在哪?」阿爾瑪艱難的在地上爬行著。阿爾瑪的自爆,讓整個美洲分部變得滿目瘡痍。
而神田,身體更像是石頭般,風化、碎裂,看得令人怵目驚心。
看著這樣的神田,亞連難過得趴在他身上痛哭。
明明可以得到幸福的

──為什麼要變成惡魔?只為了要永遠埋葬你的真實身分……
「神田會怎樣?什麼都不知道而渡過這9年時光的神田!他的心情有誰想過!」少年哭喊著,不只是心疼,更多的則是憤怒。


「但我說不出口,與其讓他知道,倒不如就這樣跟我一起消失吧,只要他一天想找『那個人』,他就會是『那個人』的東西,被他束縛著,讓他不斷的尋找,還比較有意義……」身體慢慢成形的阿爾瑪痛苦的說道。
我就是絕對不要失去他啊!

因為妳受不了自己明明是神田以前的愛人,但卻被第二使徒計畫,改變了樣貌、甚至是性別,直到記憶都恢復之前,永遠都不會知道自己被教團搞成了什麼樣。
「…住手…」掙扎著跟第14對抗身體的主導權,亞連努力抑制住第14的侵蝕。
不管是誰,在戰爭中都很煎熬。
他用他那看得到惡魔靈魂的左眼知道,阿爾瑪是神田在找的那個人,雖然不甘心,但他還是到阿爾瑪身邊,咬了咬牙,他做了個連自己都驚訝的決定。

「……神田在這裡。」說完,少年便彎下腰來抱起了阿爾瑪。
「真是溫柔的人哪……」阿爾瑪喃喃的說道。
難怪優會喜歡上你。
從他跟神田的互動中,他隱約了解到神田對於少年的心意。



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將邁向終結,他感受到還有些許的darkmatter殘留在自己的體內,準備吞噬自己。
「這樣就夠了…真的…很謝謝你。」他笑著,卻是很淒絕的笑。
一切都結束後,我會把優還給你的……
他被darkmatter吞噬了,且掙脫少年的懷抱。
正準備發動神丑追上去,神田叫住了少年。
「豆芽菜…」
神田!
「太好了…你還活著…」止不住的淚,從少年的臉龐上流下,令青年更皺了眉。
他靠過去給神田依靠,聽著神田的耳語。
「我知道了。」他笑著對青年說道,雖然臉頰微紅、淚流滿面。
只有你能拯救阿爾瑪。


利用神丑的力量,少年將千年伯爵綑綁起來,且在上頭啟動了方舟的傳送門。
「還記得第一次出任務的地方嗎?」抱著亞連,神田低聲的問著。
「嗯。」
「那裡應該不容易被發現。」利用亞連的道化帶,他到了阿爾瑪身邊,緊緊的抱住他。
對不起我沒發現,就讓我陪你到最後一刻吧。
「到個沒有教團,沒有聖潔的地方……」
這次能夠在一起的,不管是戀人的身分還是朋友的身分,至少到最後……他感覺得到在他懷裡逐漸失去溫度的阿爾瑪,生命正不斷的削減。
「抓緊了,阿……」神田錯愕了。
阿爾瑪死了,沒有了氣息,冷冰冰的在他懷裡。
也只能就這樣進入方舟傳送門。
―――豆芽菜!


神田,我相信你最後說的話,所以你的六幻我就拿走了。
傳送門破壞。
在大家的眼前,傳送門就像鏡子般破碎。
「不管是諾亞還是教團,我絕不允許任何人對他們出手。」
他堅決的態度,震懾了在場的所有人,包含諾亞。
「亞連,你這樣做真的值得嗎?」在他體內的第14問。
「我不知道,我只是相信神田最後說的話。」
「亞連,你比我想像中的還天真。」
「那又如何?」他略帶挑釁的對14說。
「難怪克勞斯對你沒轍。」他搔了搔頭。
「彼此彼此。」
「不然這樣好了,這回就當互相利用。」
「什麼意思?」
「我幫你逃離這裡,但條件是,你要讓我控制你這回。」
能力不穩定,可不好侵蝕啊。

「是為了以後更方便侵蝕吧?」像是猜到對方的想法,亞連不屑的問。
果然諾亞沒一個是好東西。
「話可別這麼說,亞連,你知道為什麼我寄宿在你體內但你還能正常發動聖潔嗎?」聽得到亞連內心聲音的14忙擺笑臉,試圖安撫眼前的人。
「什麼意思?」亞連警戒的看著眼前的人。
「以後你會慢慢知道的。」說完,手便摸上了亞連的頭。
「你怎…能保證…一定會把身體還我?」突然襲來的睡意以及鐵鍊,讓他艱難的撐著最後的一點意識。
「以諾亞之名起誓,我,幫你逃離這裡之後,一定將身體還你。」
他一臉燦笑的說著,但仔細觀察還是可以察覺出笑容裡的一絲狡詐。
「誰…誰信…你…」話未說完,亞連便暈了過去,任由鐵鍊纏繞在他身上。很滿意的看著眼前的人陷入沉睡,14舒展了下筋骨。
「要是食言,我還真不知道克勞斯會怎麼追殺我。」
他咕噥著,便開始照自己的想法行動。

他就算知道自己的弟子要被我寄宿、侵略、要殺了自己重視的人才可以解除我的寄宿,都還是那一號反應,果然真如千年公說的:對他摸不著頭緒啊。

但他很確定的是,現在就要徹底侵蝕,還太早,侵蝕才剛開始那麼一點,貿然行動可是會壞事的。

-------------------------------------------------------------------------

血腥味、泥土的香味、還有微風吹過的感覺。
「嗚……」困難的眨著眼,他困惑的看著漸漸清晰的天空。
這裡是哪裡?

「唔!」
天哪,怎麼那麼痛!
艱難的從地板上坐了起來,身體受傷的地方通通都在跟他抗議了。
「嗯,聖潔還在,看來他真的有照約定只控制我那麼一回。」
但他也好心一點幫我把傷醫好啊!混帳!知不知道這有多痛啊!站了起身,他環顧著四周。
沿海的房子、崩毀的古都…崩毀的古都!?他錯愕的看著在他眼前的古遺跡,就算路癡如他,但他還是認得眼前的建築物,那是菈菈跟古索爾的棲身之處。


「不會吧……」14哪時那麼好心了?居然把我送來這裡。
「豆芽菜?」低沉的嗓音在他身後響起,夾雜著驚訝。
這聲音……
「就說我不是豆芽菜了!」出於本能反應的,他氣急敗壞的回答,但當他看清楚眼前的人,他錯愕了。
「神、神田。」他仔細的看著眼前的人,除了衣衫襤褸,但身上毫無傷痕,不像先前那樣有像石頭碎裂的痕跡。
太好了!他沒事了。
兩人就這樣看著對方,直勾勾得望進對方眼裡,任何的一句話語在這刻都嫌多,他們的眼神交流好似訴諸了千言萬語。
「還好你沒事。」不知過了多久,白髮的少年笑著說道,態度從容。
我相信你跟阿爾瑪之間的事已經清楚了,你陪他到了最後一刻。
「……」黑髮的青年無語,但他走向了眼前的人,將他緊緊抱在懷中。

少年先是錯愕,但他隨後釋然的回抱了青年。
心頭暖暖的,他不禁有點感謝14了。
「你的答覆呢?」青年整個頭埋在少年的頸間,聲音聽起來悶悶的。
「什麼答覆?」他明知故問的問著眼前的人。
「……豆芽菜…我之前跟你說的。」
他抬起了頭有點微慍的看著眼前的亞連。
「我知道,我也喜歡你,優。」他臉紅的給了對方答覆,並輕吻了青年的唇。
---------------------------------------------------------------
「很好,重視的人有了,就看你殺不殺得下手了喔!亞連。」在少年體內的14笑吟吟的說著。
把你弄到這來費了我很大的力氣呢!別忘了克勞斯說的話啊!


「如果變成了14,那就只能殺了你重視的人。」

「亞連,我會很高興的看著你殺了神田優的。」他篤定的說著,隨後就消失了。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丹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