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Dd,愛大米,愛佐櫻,愛Jelsa

【佐櫻】貓變 番外-再見,月之城-1

「嗯...哈啊...佐、佐助君,慢、慢點...唔......」春野櫻喘著氣,一絲汗水從她飽滿的額上滑落下來。

她雙眼透著水霧的看著跟前的男人,臉上的紅潮越發紅潤,像極了熟透的蕃茄。

「......」他低頭看著她,微喘著氣,額上掛著幾滴汗水。

他只淡淡:「妳鍛鍊太少了。」

春野櫻覺得很不服氣,她是沒下忍、中忍時期時那麼常出任務了,但她還是每天都有做基本體術訓練的!她可沒忘掉身為忍者該做的每天自我鍛鍊。

「我、我只是不常做這類型的攀登而已。」而且你都挑難爬的路線攀登啊!她匍匐在山壁的岩塊上喘著氣,心裡有點後悔今天不該因為一時的好奇心,而跟著宇智波佐助一起做訓練,當她跟著宇智波佐助到眼前的山壁時,她是真心想哭,但話都說出口了,也只能打落門牙或血吞的跟著宇智波佐助一起爬了。

「......就快到了,再撐著點。」說罷他又繼續向上爬了一步,不過這次他放慢了速度,等著下方的春野櫻多爬了些,他才又繼續。這次的山壁只有約二十米,那傢伙應該還撐得住。

他思忖著,也在腦袋裡轉了下今後的訓練方式變換。

好吧,春野櫻今天終於知道為什麼這人可以這麼牛逼了。

每天都這種等級的訓練怎麼可能不比一般忍者優秀?!


摸到了最頂端的山壁,宇智波佐助一個俐落的空翻就穩穩的站在平地上,他低頭看著還在攀爬的春野櫻,在對方快到頂時,他彎下身並伸出了手,一把將她拉了上來。

「謝、謝謝。」站穩腳步的春野櫻轉身向遠處望去,漫山的綠意盡收眼底,而遼闊的天空藍得像一泓湖水,波平如鏡,更是讓人看了打心底舒服,微微的風輕輕拂過髮梢,很宜人的溫度,對於以往出遠門總是任務導向的她而言,是很難得能有機會這樣靜下心來看看四周,這兩三個月跟著宇智波佐助一起到處旅行,兼考察各地的兒童心療室運作狀況,偶爾解解卡卡西老師私下派來的祕密任務或靠著自己的診療收費,整個生活還是挺愜意的,讓她覺得其實生活這樣過也不錯,有一度認真想過不要再回木葉接回那過勞的醫療部長職位,而看到美好的風景也讓她剛才心裡原本的嘔氣消去了一大半。


「擦擦汗吧。」宇智波佐助將毛巾遞給了春野櫻。接過對方遞給自己的毛巾,她眼底滿是笑意,而她也自腰帶上取下水壺遞給對方。

「謝謝。」宇智波佐助喜歡這種不用言語即知對方的默契。

這是這兩三個月來他們逐漸培養出來的默契,他會注意對方腳步而放慢自己的步伐,走的路越長,越多的是並肩一起走,不再是他走在前頭而她在後頭跟著,他挺喜歡這種為了對方的配合。

而這段時間他也大致摸熟了春野櫻的喜好,她不挑食但不喜歡吃辣,喜歡吃甜點,尤其是有紅豆的,最喜歡的是紅豆丸子湯;櫻也清楚自己喜歡蕃茄以及柴魚飯糰,所以如果有機會能買到蕃茄或是能做飯,她一定會花些時間準備柴魚飯糰,或是做點蕃茄料理一起吃,雖然櫻的手藝一般,但那味道總會讓他想起宇智波美琴,他很是喜歡。

「佐助君,等等我們要往哪邊走?」春野櫻挽著他的右手興奮得問著。

「聽說在瀧之國有個以紡紗聞名的地方,有興趣?」宇智波佐助語氣平靜,雖然是提問,但他很肯定春野櫻一定會想去。

「想去!」果不其然對方很高興的答應,眼中充滿著期待。

真像小孩子。

宇智波佐助心裡雖是這麼想,但目光柔和的看著身旁的春野櫻。

「那回去收拾下就走吧,離這邊有點距離。」
「嗯!」
咕嚕。
兩人的肚子有默契的一起發出飢腸轆轆的聲音,能感覺到腸胃因飢餓所產生的蠕動,春野櫻笑了起來。
「我們吃一吃再回去吧,佐助君負責生火,我來找吃的吧!」春野櫻自然的分配工作。
「嗯。」於是兩人便各自分開行動了,在宇智波佐助找木頭的途中,他聽見了不遠處的轟隆聲響,還伴隨著一股強勁的氣流掃過他,但他不緊張,依舊面不改色得繼續找著木頭。
估計應該是又找到了兔子窩吧?他微微一笑。

想起第一次兩人一起在外頭野炊的時候,春野櫻自告奮勇的說她負責找獵物,原本他還想春野櫻應該會花不少的時間在這上頭,沒想到她很快的找到了兔子窩後,就是將查克拉集中在拳上,往地上一擊就是一個地裂崩塌,兔子窩整個被搗毀,而窩裡的兔子也因為這衝擊波而被震暈了,她輕鬆的拎了兩隻兔子朝自己自信的笑;如果想吃魚,那春野櫻就在河邊向水底猛力一拳,只見原本平靜的河水突地被激起了水柱,而魚也被震了上來,他只要射出附有查克拉線的苦無,刺中幾條魚就好,於是他也由著她看是要去獵鹿、獵羊,甚至是獵熊,那時春野櫻還很有活力的說:我就說佐助君缺廚娘吧!


就這樣,這趟旅行上因為有了春野櫻的活躍表現,宇智波佐助只剩下生火跟撿尾刀的功能,但他也不覺得不好,至少比自己之前單獨旅行時,只吃冷掉的飯糰或是烤魚來得好多了。他搭好了火堆,升起火來,等著春野櫻拎著食物回來,不一會兒便看見她拎著兩隻兔子回來,並俐落的剝皮、放血、切肉,動作毫不拖泥帶水,他不由得感嘆:「妳動作很俐落。」
他真的覺得有帶上春野櫻是件還不錯的事,當然不是只在野炊這方面。
「這就跟切人肉差不多啦!只是我現在拿的是一般的刀不是手術刀,只要知道肌肉紋理就好處理了。」春野櫻很開心的說著,而宇智波佐助則流下了冷汗。

搞不好春野櫻才是最可怕的?

评论 ( 5 )
热度 ( 22 )
  1. ning cat丹丹子 转载了此文字

© 丹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