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畫畫、喜歡寫字
一個雜食女子,目前サスサク坑底

【佐櫻】貓變 番外-心之所向-7

「欸!什麼叫做該摸的該親的都做了?」想起剛才宇智波佐助的回答,春野櫻不滿的鼓起腮幫子,模樣很是可愛。
我只記得被親了幾回,什麼時候被摸了我還不知道?
「變成貓的時候。」
「......你還知道。」她嬌嗔的輕搥了一下他厚實的胸膛。
「.....」宇智波佐助挑眉。
不然?
「你說,怎麼補償我?」
怎麼補償?
「妳想怎麼補償?」他又靠近了她幾分。
靠太近了!春野櫻羞紅了臉,原本掛在對方頸部的一雙手現在抵在對方胸前,這讓佐助更故意靠近了對方,而他越靠近,春野櫻更是越往後仰,這都快被對方推倒在床上了。
看來短時間內,春野櫻是無法習慣這親暱的距離。


「咳咳,那個不好意思打擾下二位,這裡是醫院。」鳴人清了清喉嚨,尷尬地打斷宇智波佐助,雛田則滿臉通紅的躲在他身後,而身旁還跟著一臉發現新世界的雙井情侶。
春野櫻還是頭一次這麼高興看到漩渦鳴人,讓她能得以脫離「虎口」,她趕忙將宇智波佐助推到一邊去,雖然這氣氛還是很令人害臊。
悶騷。井野想著。
果然是禁慾系。佐井手撫著下巴想著。
「嘖。」宇智波佐助不滿的嗤了聲,更是帶有幾分惱怒的瞪著漩渦鳴人。
瞪我幹嘛?要幹壞事也等人家養好病,找個不會有人打擾的地方去幹才是,怪我?鳴人不甘示弱的回瞪回去。
「為什麼你們在這裡?」春野櫻疑惑的問著。
眾人面面相覷。總不能說來看戲之餘順便探病吧?


「來看看妳啊,寬額頭人暈了也順便呆了嗎?」井野扶額。
人家說一孕傻三年,這丫頭都還沒懷孕人就先傻了,這可怎麼成?
「總之,櫻醬妳這三天好好休息,不准碰工作,這是卡卡西老師下的命令。」
「⋯⋯」那我要幹嘛?
「啊!還有,靜音前輩剛收到綱手奶奶的蛞蝓傳話,說她後天就會回到村裡了。」鳴人一臉看好戲的瞅著佐助。
宇智波佐助理所當然的無視了。
聽到自己師父要回來的消息,春野櫻興致來了,她睨著眼調侃道:
「佐助君,需不需要幫你在師父面前美言幾句啊?」
「不需要。」他不爽的瞧著春野櫻,一向冷若冰山的表情又更冷了幾分。
這傢伙不敢親近倒是敢放肆了。
我說錯什麼了嗎?幹嘛表情那麼臭?
春野櫻不解的看著宇智波佐助,不懂自己到底哪裡招惹到他不高興了。
「佐助,需不需要先幫你準備病房啊?」鳴人也加入調侃的行列。
「哼。」他嗤之以鼻。

「特別VIP病房嗎?然後醜女白天主治,晚上再進行『特別治療』。」佐井一臉無害的補充他前陣子在卡卡西的書架上讀過的內容。
鳴人對他豎起大拇指。
井野受不了的往佐井腦門就是一拳。
「你看太多卡卡西老師的親熱系列了。」
「男人都很好色的,你說是吧?佐助。」佐井依舊人畜無害的笑著說出驚人之語,還不怕死的把球丟給宇智波佐助。
「......」對方冷冷的睇了他一眼,轉過頭去不予理會。
這是默認嗎?春野櫻狐疑的盯著他瞧,完全忘了自己剛才差點被對方推倒的窘況。
禁慾系的果然都不是很好相處。
深邃的雙眼若有所思的看著宇智波佐助,雖然對他不是很瞭解,但他想這就像自己現在對井野的心情是一樣的吧?
因為喜愛對方,所以會自然而然的想回應對方對自己的愛。至少現在宇智波佐助的眼神比大戰那時候的眼神來得有溫度了。


一群人就這樣在病房裡待到春野櫻的點滴吊完才紛紛作鳥獸散。
春野櫻跟宇智波佐助兩人並肩走著,一路上兩人默默無語,換作是以往春野櫻這時都會不知所措的拼命想找話題,但這會兒她只是安靜的走在他身邊,反倒讓他有點不習慣。
「妳之前是夢到了什麼?」他低頭看著身旁的粉色腦袋。
「嗯?夢?」她不解的抬頭。
「在醫院妳還沒醒來之前,妳哭了。」
聞言春野櫻放遠了目光,輕描淡寫的描述了夢境:
也沒什麼,只是以前發生的過往而已,從十二歲留不住你、為了七班的大家而努力成長、在橋下跟你的對峙,其實那時候我真的一點也捨不得對佐助君動手,可是好心疼這樣一直錯的佐助君卻也討厭這樣無能為力的自己,再來就是在終末之谷幫你跟鳴人療傷,你跟我急著道歉,其實每次夢到這邊我就會醒了,醒來就會更清楚的意識到自己現在一個人,只是這次我意識到,雖然我得到了佐助君的回應,但我還是很怕你又會哪天鑽牛角尖起來,又丟下我一個人離開了,然後又跟我們越走越遠。

至此她苦笑了一下:
「但這次的夢又不一樣,多了點後續,跟變成貓的你相處的那時後,我才了解到佐助君的心意,所以我不怕了,佐助君如果想繼續贖罪之旅卻又不能帶上我的話,那我就在這裡等,或是去找你,我知道佐助君不會再越走越遠了,我相信你。」她抬頭溫柔的看著眼前的男人,澄澈的碧眼清楚得映照出宇智波佐助的樣子,男人回望她,直望進那碧綠裡,這回他清楚的看到了自己。
啊啊,原來他長久以來還會想回到村子是因為這個,因為有她在,有她的相信。
而一直不提承諾過的一起旅行,是因為自己不知道對春野櫻到底是什麼樣的心思,他只是很清楚的知道春野櫻在自己心裡是很特別的,從以前到現在都是,但他又覺得這跟春野櫻的喜歡不大一樣,直到兩個月前的火影辦公室卡卡西的提問,還有那個當他面對春野櫻告白的什麼田中,才讓他意識到,自己只要春野櫻,他想獨占她,所以他才開始行動,用自己的方式回應著春野櫻。
他停下了腳步並握住了春野櫻的手:
「櫻......長久以來,真的很對不起。」他認真又慎重的對春野櫻道歉。
春野櫻稍微愣了下,她溫柔的對他莞爾。
「嗯。」她另一手覆上了握著自己的大手。
「我想再強調,我只想跟妳在一起。」
「是。」
「這一生我只要妳。」
「......嗯。」怎麼突然那麼讓人害臊,一絲泛紅慢慢的爬上她的臉頰。
「只有春野櫻才能成為以後我的宇智波櫻。」清冷的聲線堅定的說著。「嗯...咦!?」她錯愕的看著眼前的男人說出這一生承諾的話語。


等等,佐助君不是傲嬌嗎?為什麼這會兒這麼直白?
「不想?」他似笑非笑的看著春野櫻。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實他還是有一絲緊張。
「要!」春野櫻興奮的撲抱宇智波佐助,視線早已模糊了。
而對方穩穩的接住她,帶著繭的大掌溫柔得撫著她的髮,他在她髮上落下一吻,一向沒什麼表情的面癱,這回輕輕的揚起了嘴角。
隨後他一個激靈感應到了身後一夥人突然躁動而又明顯的查克拉。
算了,這回饒過你們。

「呵,佐助這傢伙。」鳴人欣慰的刮了刮鼻子。
很高興看到最讓自己掛心的兩人這樣在一起,雖然佐助這傢伙連戀愛的過程都似乎加快太多了。
「果然禁慾系傲嬌丟直球的時後殺傷力就是這麼大。」看戲的佐井沉思,但上揚的嘴角怎樣也掩不住。太好了哪醜女。而一旁的井野則是很高興得抱著雛田。
「寬額頭這傢伙總算沒白等了。」原來這夥人雖說是各自分開,但他們還是本著關心朋友實則看戲的心思,一路屁顛屁顛的跟在他們身後,結果猝不及防被餵了這波狗糧。
但他們吃的開心。

评论
热度 ( 29 )
  1. ning cat丹丹子 转载了此文字

© 丹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