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畫畫、喜歡寫字
一個雜食女子,目前サスサク坑底

【佐櫻】貓變 番外-心之所向-6

夢,是該結束了。
春野櫻緩緩得睜開眼睛,她感覺到自己視線模糊,眼眶濕潤。
又哭了啊。
她伸手揉了揉眼,而在身邊的人感覺到床上的動靜,便跟另外一頭的人說:「佐助,她醒了。」
「香磷?」春野櫻疑惑得將視線聚焦在紅髮女子身上。
「是本小姐辛苦把妳帶來醫院的,好好感謝我吧。」她得意的對春野櫻說著。
「謝謝妳。」春野櫻正要起身,一旁的宇智波佐助趕忙幫她調整了枕頭,讓她靠得舒服點。
她有點愣得看著宇智波佐助:
「謝謝。」
「喂,妳知道妳昏倒時候,旁邊的那群小鬼一直嚷著妳懷孕了,可把我嚇死了。」
尤其是在我把人帶來醫院之後,又看到宇智波佐助一臉著急的進來,她當時真怕春野櫻有什麼閃失,自己就小命不保了。


好在後來醫生說春野櫻只是最近睡眠不足,還有精神上壓力大,才會就這樣暈過去,而她本人更是沒有懷孕,用不著擔心太多。
「不過妳怎麼會被說懷孕了?」香磷好奇的問著。
「......」
我能說是受到來自宇智波佐助的精神爆擊嗎?
「問他。」春野櫻手指著一旁的宇智波佐助,然後撇過頭去。


香磷轉頭看向宇智波佐助,非常熱切的想從他這裡打聽些八卦,她這一路從木葉村口到醫院這邊可都聽到了不少八卦啊!她想知道這以前自己仰慕的男人到底是怎麼個做法讓大家這麼沸沸揚揚的。
「......」他看著香磷感到無語。
什麼時候這傢伙也這麼八卦了?
「不要不講話啊!我都感應到你情緒的波動了!還裝死啊!」
香磷沒好氣的衝著宇智波佐助大喊。
她是很想動手打對方,但她沒那個膽量敢挑戰忍界的高手高手高高手。
「該摸的該親的都做了,以示負責。」宇智波佐助掐頭去尾的說重點。
而聽到這番回應的春野櫻瞪大了眼,她又羞又窘。
這是什麼叫人誤會的說法?!
「宇智波佐助!香磷,絕對不是妳想得那樣!」春野櫻急著想解釋,但對方根本沒在聽自己講話,不禁為之氣結。


「......」香磷推了推眼鏡,對宇智波佐助比了個大拇指。
能把這番話說得雲淡風輕還又保持面癱,情緒又這麼四平八穩的的,也就只有宇智波佐助能辦到。
「啊!我都差點忘了,這是妳上次託我幫妳順便找的藥草。」香磷將一小袋藥草從自己的腰包中取出來,遞給了春野櫻。
「太好了!就差這藥材,太謝謝妳了香磷!」她熱情的撲過去抱住香磷。
但被抱著的香磷可感覺不好,她能感受到春野櫻的怪力在正常發揮,雖然明知她不是故意的可還是多少有點難受,更何況她能感應到旁邊這一向高冷的面癱男此刻居然情緒有些起伏,如果換作是平常她會很高興的在旁邊看戲,但這會兒是她自個兒被夾在這兩人之間,她保命要緊啊!
不要連我這女生的醋都吃啊!

「......」宇智波佐助不悅的瞇著眼盯著眼前的兩個女人。
「好了啦!我還有事,就這樣,有機會再聊,掰!」香磷使盡全力得掙脫春野櫻的懷抱,然後趕在宇智波佐助發難前,匆匆的離開了病房。

「......」
「......」
兩人相看無語,不知過了多久,又很有默契的一起開口:
「妳還......」
「佐助君......」春野櫻正欲開口,宇智波佐助先將手指壓在春野櫻的唇上讓她噤聲。
「身體還好嗎?」
「好多了。」
「妳這醫療部長怎麼當的?連自己都顧不好。」
「......」
「照顧好自己很難?」
春野櫻睜大眼猛搖頭。
「那就別再讓我擔心了。」
他一把將對方扯入自己懷裡,緊緊的抱著她,像是想將她揉入自己體內。
她不知道,當他聽到她暈倒的消息時,他頓時慌了手腳,也沒多想就往心療室的方向跑去,他事後聽吊車尾說這還是第一次看到他這麼失措的樣子。
而卡卡西更是揶揄的說:
「我們家的佐助君真的是長大了啊。」然後他不客氣的對卡卡西用了千鳥,整棟火影大樓都聽得到六代目火影的慘叫,不過他有注意攻擊力度,沒讓人進醫院給春野櫻添麻煩,就讓他自個兒稍加休養一下就能復原的力量,頂多一、兩天不能工作吧?


「好。」春野櫻安心的依偎在對方懷裡。
「佐助君,我真的很喜歡你。」她抬頭認真的看著對方。
「我知道。」
「所以我決定不管如何,這次我一定要跟你一起離開,上次你答應過我的可不能食言喔!」
她笑得很是燦爛。
「唉。」他無奈的嘆了口氣。
原本中午看這傢伙的反應,還在想著她會不會真的反悔不想跟自己離開了,看來是自己想多了。
「難道佐助君要食言?」她有點緊張,怕對方又把自己留在木葉。
「絕不會。」
「你旅行缺不缺醫生或廚娘?我可以勝任喔!」
「缺。」
「那我們什麼時候出發?」她開始期待了。
「等跟妳家綱手師父談完。」
「嗯!」
「還有,妳什麼時候跟香磷那麼熟的?」
他低頭看著春野櫻,眉頭有些皺了起來。

「大戰之後我幫她療傷啊,那時我們聊了蠻多的,而且之前她還給了我你們鷹小隊時的合照喔。」她笑著回望他。
「......」居然好到這樣?
宇智波佐助表示驚訝。
「......妳對她太熱情了。」他下巴靠在春野櫻頭上,不大高興的說著。
佐助君這是吃醋了嗎?
還挺新奇的哪。
她輕輕笑著。
「笑什麼?」他低頭看著懷中的人兒,眼底帶著寵溺。
「笑佐助君吃醋還這麼可愛啊。」
「囉嗦。」
她雙手圈住了宇智波佐助的脖子,猝不及防的在他臉上親啄了一下。
而對方聞名木葉的面癱,這回維持不了了,臉色難得的紅了,他撇過頭去不看春野櫻,但他收緊了摟著對方腰的力道。


既然佐助君都把自己在他心上的位置畫出來了,那她就不客氣的進駐了,她不再害怕他又會迷失而又把她丟下了,她能一直跟他告白那她就不該怕失去他,更何況她現在除了有能力可以自理外,她還可以跟他打架,撇開忍術不說,用怪力跟他打架,她很有信心。

评论 ( 4 )
热度 ( 21 )
  1. ning cat丹丹子 转载了此文字

© 丹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