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畫畫、喜歡寫字
一個雜食女子,目前サスサク坑底

【佐櫻】貓變 番外-心之所向-5

「那我爸媽到底說了什麼?」春野櫻轉頭看向一旁的宇智波佐助,並夾了口麵吃。
「他們同意你們喔!而且.....」鳴人搶著回答,但話還沒說完就先被宇智波佐助以手封口。
宇智波佐助黑著臉的瞪著鳴人。
要你多嘴。
「而且?」
「現在就等妳綱手師父回來才知道。」卡卡西一旁補充。
「小櫻妳可能要先準備好病房。」也在一旁聽的鹿丸忍不住插嘴說道。
而且不知道要不要準備一些臨時住屋防範,畢竟是那個綱手大人啊......
拆房子算什麼,她能拆了一整條街啊!師徒兩人都是拆遷能手呢!
鹿丸光想像那慘烈的畫面就感到頭疼。


「難怪早上要問我師父的事。」
她知道其實綱手師父沒有很討厭宇智波佐助,但有能讓他吃鱉的機會師父也不會放過的。
看著眼前的一切,她有那麼點不真實,明明就是一直那麼希冀著的。
可能只是不習慣吧?時間久了總是會習慣的。
她微微一笑,開始專心吃起麵來了。
一旁的宇智波佐助若有所思的盯著她瞧,而對方渾然不覺。
吃完了飯,春野櫻決定不回醫院,改到心療室去,先遠離八卦中心點才是上上策。
原本宇智波佐助表示要跟著一起去,可鳴人直嚷著很久沒見著佐助,死皮賴臉的纏著他,才只好作罷,順便幫卡卡西跑跑腿處理點簡單文件。

春野櫻小看了八卦傳送的速度及誇飾的程度。她前腳才踏進心療室的院子,一群小孩遠遠看到她立刻簇擁過來,還很小心翼翼的要想攙扶她。這是怎麼回事?
「你們這是怎麼了?」春野櫻被這群孩子的態度弄得有點尷尬,直覺不對勁。
「剛剛聽其他大人說小櫻老師懷孕了!」孩子A答道。
她覺得自己理智線斷了一條。
「而且因為身體很虛弱,所以不能隨意走動才要人家扛著。」孩子B搶話。
又斷了一條。
「因為小櫻老師是未婚懷孕,所以小櫻老師的男朋友還去家裡跟父母請罪。」孩子C詳細描述。
再斷一條。
「還偷偷在辦公室裡玩親親!做羞羞臉的事!」孩子D大聲的說著。
不行了.......
春野櫻只覺得眼前一黑,人便往後倒了,在完全失去意識前她想著:
綱手師父啊,請您把宇智波佐助往死裡的打,我不心疼了。
宇智波佐助你混帳!


「小櫻老師!」小孩子們驚叫著。而不遠處正向著心療室走來的一抹紅色的身影好像發現了這邊的動靜,立刻跑了過來。
「喂!小櫻!」她扶起了倒下來的春野櫻。

春野櫻又做了夢,一個很長又常做到的夢,讓她非常討厭的夢。
她看見十二歲的自己熬了不知道多少個夜,守在村口等著不知何時會出現的宇智波佐助。啊啊,是這個時候啊......
「佐助君!」她聽見自己對眼前少年的背影這麼喊著。
「是櫻嗎?」他清冷的聲線問著,但就是沒有回過頭去看她。
她看著小小的自己不斷的流著淚,很努力的鼓起最大的勇氣對著眼前的人告白,希望能挽留住對方,這時候的她沒想過要得到回應這件事,只是希望他別越走越遠,就算她明知道對方對她並沒有任何好感,她還是要這麼做,她只是自私的想要七班的人都能好好的,尤其是最喜歡的他,甚至最後還哀求著對方帶著自己走,那時的她是那麼的無能為力。
「櫻,妳真的很煩。」他嘲諷得瞧著自己。
「......」她知道無法留住他了。
在她威脅著要大叫時,少年立刻瞬身到她的背後,她只聽到對方的那句:「櫻,謝謝妳。」
她就眼前一黑,被少年一個手刀打暈了。
那天的月色很美,卻讓她心寒透徹。


既然會跟我說謝謝,為什麼那時候不留下來!混蛋!
就算不是為了我也可以啊!她在一旁大叫著。
這還是她第一次說出憋在心裡很久的話。
縱使是在夢裡,她覺得心裡輕鬆了一點。


接著她看到了自己很努力的跟在綱手師父身邊學習,綱手師父說自己在控制查克拉方面非常的有天賦,只要平常也不斷的儲存、控制查克拉,假以時日她能夠習得師父的百豪之術,而綱手師父也一併將自己的醫療忍術教給了她。
—這樣妳才能幫那兩個笨蛋療傷啊。
那時千手綱手這麼跟她說,笑得有點苦澀但很溫柔。
她不在意能不能習得百豪之術,她只希望別再被七班的男生們保護,她想跟他們並肩。
然後她也斷斷續續的收集到一些關於大蛇丸的情報,大概明瞭了宇智波佐助為什麼那麼渴求力量,想做個復仇者。後來就是他們從赤砂之蝎那裡得到了情報,也是那時她告別了千代奶奶,她被千代奶奶為我愛羅所做出的犧牲深深的震撼了,就算是不同的時代不同的仇恨,還是有機會能以其他形式化解的,也是從那時她打心底相信鳴人可以改變佐助,還相信著可以帶回那越走越遠的身影。

而那之後就是在大蛇丸的蛇窟見到了宇智波佐助。
看著眼前兩年不見的少年,她愣了,從沒想到再次見面會是這種形式,敵我分明的立場,他更多的是冷漠,而氣勢也越發凌厲,完全不同於過往,既然如此,那就算是受傷自己也要帶他回去!只要他沒有傷害任何人,一切都可以從輕發落的。
於是她咬緊牙、握緊拳頭就朝他攻擊,而當時宇智波佐助可能沒料到自己會真的對他動手,他還以顏色卻沒想到大和隊長及時擋在她身前,在她幫大和隊長療傷時,他說攻擊沒打在要害上,沒什麼事的。
春野櫻只記得當時聽到的想法是:
—我沒被佐助君承認呢,我太弱了,不值得他動手。
現在的春野櫻在一旁看到那一次會面之後的自己不斷加強自我訓練,同時也開始夜不成眠的焦慮著,想把宇智波佐助從自己的心底驅出。


宇智波佐助的消息,不聽;宇智波佐助現在有什麼計畫,不想;宇智波佐助以前住的地方,不看。
春野櫻刻意得把所有跟宇智波佐助有關的訊息都從自己身邊消除,甚至當井野跟她聊天,佐這個字還沒發完她要嘛就是離開,要嘛就是立刻轉移話題,那陣子讓井野非常擔心,她以為自己做得到完全的對那少年不聞不問。
甚至在這樣的心態下對鳴人做出假告白,她知道自己不是個好人,但她不想鳴人再這樣對佐助執著下去,也不想自己繼續牽掛著宇智波佐助,這一切都是她的錯,要不是自己當初對鳴人提出什麼這是她一生對鳴人最重要的約定,鳴人不會這麼拼命,還為此受傷甚至差點連命都沒了,就算鳴人是真的把佐助當成了最重要的羈絆,但她不想再這樣下去了,不忍再看到鳴人繼續受苦下去,不管事後要面對怎樣的責難,她都願意。

我這人真的很差勁呢......
春野櫻苦笑。
但慶幸那時鳴人沒答應,更高興後來鳴人跟雛田兩人走到一起。
這樣就好,太好了。

那天她在天橋上治療香磷,她才知道宇智波佐助是真的喚不回來了,痛定思痛後她決定要跟佐助同歸於盡,她不想看到他再這樣錯下去,不想他繼續手染那麼多的鮮血,但很快的她發現自己根本做不到殺了他這件事,就在淬了毒的苦無要刺中對方時,她猶豫了,所以讓宇智波佐助感應到她,並讓他掐著自己。
她下不了手,一直想到還在七班時的回憶,想著自己對他的心意,到頭來宇智波佐助就像個鬼魅一樣的盤據在自己心底驅之不去,她笑了,也罷,於是她準備接受對方的致死攻擊。
只是沒想到後面被鳴人救了,還知道宇智波佐助身體經過大蛇丸的改良,毒藥是對他沒有用的時候,她感覺到自己鬆了口氣。
太好了,不會毒死他;太可悲了,為這樣的鬆口氣。
連自己都看輕了自己幾分。

後面爆發了戰爭他們一起作戰,她不明白為什麼宇智波佐助突然支援,還說要跟鳴人競爭當火影,但她總隱約知道他想當火影是有目的的,哪怕那是會帶來痛苦,但她也不想了,只要宇智波佐助能停下來,那就好了。
她真的好希望自己能幫他分擔這些痛苦,但她做不到。
最後在終末之谷她幫他們兩人療傷時,她看到他急切的跟自己道歉,想到之前他對自己施的幻術,縱使自己在幻術上極有天賦,但在看著眼前幻術所變的宇智波佐助手凝聚查克拉刺穿自己的那刻,她真的希望這只是惡夢一場,但那椎心之痛是那麼的真實、那麼得痛,她就這樣任憑對方刺穿了自己不知多少次,一遍又一遍得被宇智波佐助傷透了心,總使知道這是幻術,但無能為力,這是第一次她無法自己解開幻術,直到後面卡卡西老師來幫她解了這幻術,她才從這夢魘中解脫。
她淡漠的看著宇智波佐助,就這樣哭著。
因為自己是這麼得無藥可救的想待他好。
無所謂了,她是栽定了,那就只能打起精神再努力追著這混帳了。
──女孩子一旦下定決心了,就真的很難改變。


以往夢到這邊,她就會醒了,夢就沒了,但這次不知為什麼,她選擇繼續夢下去,而夢的結尾也跟以前不一樣。
她看到了變成貓的男人用他的方式表達對自己的關心,不管是壓著她的草案不讓她太累、還是在她感到想哭的時候他用貓掌戳著她的眼讓她別哭,最後他也對她承諾「下一次」的一起旅行,而吃午飯時對方霸道的把她扛著走,她這才想通那是男人特有的溫柔,他知道自己不強硬點,她是會把午飯唬嚨過去的。
原來在不知不覺間,她已經走進了對方心裡,而對方的心裡也為她畫了個位置出來。

评论
热度 ( 24 )
  1. ning cat丹丹子 转载了此文字

© 丹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