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畫畫、喜歡寫字
一個雜食女子,目前サスサク坑底

【佐櫻】貓變 番外-心之所向-4

就在兩人還沉浸在甜蜜的溫存時,辦公室的門毫無預警的被打開了。
「小櫻,聽說佐助回...來了...」進門來的井野原本想跟春野櫻說她打聽到的小道消息,但看著眼前的兩人她愣了一下。
現在是什麼情況?我要八卦的那人現在在跟小櫻頭碰頭,手還放我家小櫻腰上,都快親在一起的樣子,就連剛進門來的自己都可以感受得到這辦公室充斥著粉色的氛圍。
這兩人什麼時候進展到這地步的?
「呃,你們繼續,我什麼都沒看到,掰。」井野轉身就走,還很貼心的幫他們把門關好並鎖上。
辦公室再度只剩下面紅耳赤的春野櫻及面癱宇智波佐助,不過他這回紅了耳根。
等等一定要跟小櫻問清楚這到底怎麼回事!
兩個人偷偷來多久了?竟然連身為好閨蜜的她都不知道!真是太見外了!
「噗哧。」看著紅了耳根的佐助,春野櫻開懷的笑了。
「笑什麼?」
「原來佐助君也會害羞啊。」
「......囉嗦。」他撇過頭不去搭理春野櫻的調侃。


「好啦,我該繼續忙了,佐助君就隨意吧。」稍微摟了下宇智波佐助,小櫻便向一旁的辦公桌走去。
該打起精神認真工作了!她正要拿起一份文件來看,一隻大手突然壓了下來,不讓她拿起文件。
這畫面怎麼那麼熟悉?春野櫻眨巴著大眼疑惑的看著佐助。
「那個...佐助君?」
「......我餓了,跟我去吃飯。」他居高臨下的看著櫻,他敢拿鳴人最愛的一樂拉麵賭,這傢伙絕對還沒吃飯。
「我不...餓...」話還未說完自己的肚子倒是不爭氣得發出了咕嚕聲。
咕嚕。
又一聲。
春野櫻心虛的垂下頭。
「......」佐助微瞇起眼睛似有幾分怒意。
他一個瞬身就到春野櫻身旁,將對方的辦公椅轉向自己,在對方還沒搞清楚狀況的時候,他動作俐落的直接把櫻扛了起來。
「欸!?」等等,為什麼這傢伙動作那麼熟練?
「放我下來!」她開始掙扎。
對方充耳不聞,繼續向著門口走。
「佐助君!放我下來!」回應她的是很大聲的踹門聲。
門報銷了。

「快放我下來!我自己會走!宇智波佐助!」她面紅耳赤的掙扎。
大家都在看!丟臉死了!不用在那邊隱藏偵測查克拉了,都清清楚楚的!這群愛八卦、愛看戲的,還有旁邊那個在報紙上戳洞的,別藏了,我看到你了!
啊啊,她已經不敢想等等吃完飯,回到醫院會聽到什麼樣的八卦了。
「.......」而從頭到尾宇智波佐助則是一如往常的──裝酷。
對於一路上大家異樣的眼光他稀鬆平常的無視了,他就這樣把春野櫻從醫院一路扛到一樂拉麵,這才將一臉生無可戀的春野櫻放了下來。
啊啊!好想揍人啊,但宇智波佐助她捨不得揍啊!真是太可惡了!混帳啊!
當她一定神看向拉麵攤,她毫不猶豫的轉頭就走。
只見包含七班在內,木葉十二小強半數以上的人都聚在這了,就連卡卡西也在。
「回來。」佐助長手一伸,抓住了她的白大掛衣領。
「.......」她突然覺得跟在宇智波佐助身邊真的好沒人權。
「......我可以反悔嗎?」春野櫻半認真的問著。
「沒門。」宇智波佐助臉上一冷,帶著一絲惱意的回應。
「唷!現在村裡到處都在說你們的好事近了。」鳴人調侃的笑看著兩人。不帶這樣八卦的啊!她看著眾人臉上寫作欣慰,眼神讀作揶揄的表情就真的很想每人先賞一拳。
真的,她不介意這時候醫院多幾個急診,反正人受傷了也是她在醫。


最後春野櫻選擇離宇智波佐助稍遠的距離,在井野身邊坐著。
「寬額頭,從實招來,你們什麼時候有進展的?」井野一臉曖昧的看著她跟宇智波佐助。春野櫻不知所措的偷覷著宇智波佐助,見他沒什麼反應,她便一五一十的將兩個月前某隻貓的種種全盤托出。
「哈哈哈哈!還真有你們的。」井野爽朗的大笑著。
怪不得只對小櫻有反應,那這次直接把人扛來這裡是怕這呆子又不吃飯了吧?幹得好啊!
「所以佐助果然是禁慾系的嗎?」在一旁聽的佐井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他還是行動派的,早上才剛到木葉就先去小櫻家裡跟她爸媽要人了。」卡卡西附議順便爆了個掛。
「好啊!寬額頭,要準備嫁人了還不老實跟我說!」井野半開玩笑的對著小櫻發怒。
「我現在才知道啊!我家!?」春野櫻目瞪口呆的看著宇智波佐助。
所以我爸媽就這樣把我給了人!?
春野櫻再次體認到她那對時不時秀恩愛的父母心臟是多麼的大了。


「嗯。」他淡定的喝了口茶,彷彿這沒什麼。
「.......」那還有什麼是自己還不知道的?
「還有,妳太沒防備了。」他像想起什麼,皺著眉頭看著春野櫻。
「蛤?」
「穿太少了。」想起那天春野櫻的小可愛和短褲,他還是覺得非常不妥。
「.......佐助君,我在自己家裡要防備什麼?」她意識到對方在說什麼,想也沒想就這樣回嘴了。
是要提防又有哪個混帳用變身術變成阿貓阿狗跟進門嗎?
她睨了宇智波佐助一眼。

「.......囉嗦。」自然知道對方的意有所指,但他拉不下臉,只能繼續自己一貫的裝酷路線。
「小櫻,你們在說什麼啊?」鳴人滿臉的疑惑。
「喔,就是....唔.....」
春野櫻話還沒說完,宇智波佐助就先一步把小菜塞到她嘴裡,阻止她繼續說下去。
「吃飯。」她沒好氣的瞪著他,但看到他泛紅的耳根她笑了。
算了,原諒你。

评论
热度 ( 25 )
  1. ning cat丹丹子 转载了此文字

© 丹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