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畫畫、喜歡寫字
一個雜食女子,目前サスサク坑底

【佐櫻】貓變 番外-心之所向-2

「......」三人站在一戶人家門前,卡卡西看了眼屋子,並偷覷著身旁沉默的宇智波佐助。
這是要我來說媒的意思?那下回是不是要給他看孩子了?
「這不是小櫻家嗎?」鳴人率先打破沉默,一臉壞笑的將手勾搭在佐助肩上:
「你這不會是要提親吧?」
「算是。」宇智波佐助臉上沉穩依舊,他乾脆的回應。
居然那麼乾脆的承認了?我還以為他不會理我說。
原本還想調侃他,但這麼坦率的回答,倒換成鳴人不知該做何反應了。
「......所以我是來說媒的?」卡卡西問道。
「少囉嗦。」如果耳根沒紅的話會更具說服力的。


話雖是這麼說,但三人中卻一直沒人打算去按門鈴的樣子,一直站在人家門前。
卡卡西表示:我來說媒的,不關我事。
鳴人表示:我來插花的,不關我事。
兩人便一直盯著佐助,看他什麼時候才要動。
可他依舊不動如山。
「佐助啊,你不踏出這步後面可怎辦啊?」卡卡西調侃的說著。
原本自己跟鳴人故意不把佐助今天回來的消息告訴小櫻,是想給她個驚喜,但佐助這突如其來的一步,不知道到時候是驚喜比較多還是驚嚇比較多。
卡卡西饒富趣味的思考著。
就在宇智波佐助深呼吸了一口氣,準備要按下門鈴時,三人身後突然響起了一道女人的聲線:
「哎呀,怎麼我們家門前那麼多人?」
「伯母好。」鳴人熟稔得打著招呼。
而卡卡西跟佐助則是點頭示意,只是一個面無表情一個掛著笑。
「這不是鳴人嗎?還有火影大人,這位是......?」春野芽吹疑惑的看著佐助。
這孩子好像有點眼熟。

「伯母,這是......」鳴人正要幫春野芽吹介紹,可卻被打斷了話。
「啊!我想起來了,你是那個佐助嘛!都長這麼大了呀,你臉沒什麼變呢。」她微笑得看著眼前的青年,畢竟她對他的印象只停留在小櫻桌前的七班合照上,以及十幾年前看過的幾眼。
對於他們年輕人之間的事,她也多少略有耳聞,但這回人都上家裡來是要做什麼?
「你們是要找小櫻嗎?她今天應該沒休假,在醫院才對喔。」
春野芽吹試探性的問道。
「不是的,我們是來找伯父伯母的。」卡卡西換上客套而又官方的笑容說道。
「找我們?」「是的,我有重要的事找伯父伯母。」宇智波佐助認真的盯著眼前的女人有禮貌的說道。
如果有點笑容的話會更好,但算了,面癱難得能多話就不強求了。
卡卡西嘆了口氣。


「喔...那快進屋子去吧。」她笑著拿出鑰匙要開家門,春野芽吹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說:
「不過,小櫻他爸在家啊,你們都沒人按門鈴嗎?」
「......」三人很有默契的保持沉默。春野芽吹一臉疑惑的看著三人。
待三人進入屋內後,春野芽吹叫喚著春野先生見客。
「唉唷,今天怎麼家裡那麼熱鬧?那麼多人。」春野兆看著眼前的三人,但目光在瞧到宇智波佐助時,他心底已有幾分了然。
估計是要跟我討女兒吧。
春野兆坐了下來,在卡卡西要準備開口之前,他先阻止了對方的話:
「我就開門見山的問了,宇智波佐助,你是要來跟我討女兒的吧?」他定定的看著眼前的年輕人,難得的認真正經,一反往常的隨性。

「...是。」宇智波佐助如常的回應著,但聲線卻有些生硬。
「雖然我不是很清楚你以前成為叛忍的原因,但你確實曾讓小櫻非常傷心難過。」
「......我很抱歉。」他滿懷著愧疚,並低下了頭。
一旁的卡卡西正欲開口,但宇智波佐助攔下了他:
「但我保證之後不再讓她傷心難過。」他口氣堅定的承諾。春野兆心裡很是讚賞,但面子還是要掛足,表面依舊裝得嚴肅。
一旁的春野芽吹欣慰的看著這個一向倔傲的年輕人願意這樣低頭,也不枉他這些年在外旅遊經歷風霜。雖然女兒嘴上不提,但她可以看出最近女兒的笑容是真的多了很多,其實他們夫妻倆一直都覺得自己女兒不適合當忍者,也出於保護跟寵愛的心理,她很清楚在小時候的確是把她養得嬌縱了些,即使後來春野櫻努力跟綱手學習並考上了中忍,他們也還是不認同她身為忍者的實力跟努力,直到發生了第四次忍界戰爭,看著她那麼堅強的身影,又能獨立打理好所有大小事務,夫妻倆才真正意識到,女兒長大了,該放手了,於是他們同意了小櫻的上忍申請書。
保護好孩子,是為人父母的本能;希望孩子需要自己,是父母的天性。


「好了啦,別嚇人家了。」她推了推身旁的丈夫,眼裡滿滿的笑意。
咦?
這變化讓對面的三人都有點矇了。
春野兆一改剛才的嚴肅,恢復了平常的隨性。
「不過,既然事情都過去了,有些事情不是我們這種平凡老百姓能理解的,也實在不好用自己的角度對你們指手畫腳,忍者有忍者的生存之道,普通人家也有普通人家的生存之道,我對於你的要求不多,只要能讓小櫻幸福就好。」
畢竟知女莫若父,他也很清楚自己的女兒就是這麼死心眼的只愛這宇智波家的小子,他雖然對這小子了解的不多,但從這次的見面,他觀察著宇智波佐助的態度,便知道女兒是可以託付給他的。
而且既然是那個春野櫻跟這個宇智波佐助,他相信兩人的將來是沒問題的。


「我還有一事相求,我希望這次旅行能讓櫻陪著我一起。」獲得對方家長首肯,他多了點底氣。
「可以啊,好好玩啊!但該做的措施還是要做啊,不過不小心也沒關係。」春野兆很直白的答應,讓卡卡西跟鳴人嗆了口口水,而宇智波佐助更是紅透了耳根。
「⋯⋯我知道了,非常謝謝伯父答應。」宇智波佐助有點僵硬的回應。
嗯,下次回來不是看到小櫻大著肚子就是抱著孩子。
卡卡西想著。
結果到底他這應該是來說媒的人也沒發揮的機會,春野兆就放心的把自己女兒交給宇智波佐助了。
雖然說兩人總算是湊到一塊了,但這進展未免也有點太快......
而且這也太狠,一來就要把部長級的人帶走,這像話嗎?他要想想有誰可以暫代醫療部部長的職了。
但真正頭痛的不在這裡,是小櫻的綱手師父。
他相信手把手教導小櫻的千手綱手是絕不會輕易放過佐助的。
綱手奶奶不會輕饒佐助的。
卡卡西跟鳴人難得同路心思。這可能不只住院就能了事的。

评论
热度 ( 30 )
  1. ning cat丹丹子 转载了此文字

© 丹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