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Dd,愛大米,愛佐櫻,愛Jelsa

【佐櫻】貓變-7 End

「今天的卡卡西老師好奇怪喔。」
沒頭沒腦的突然說起道理,雖然還是平常的樣子,但還是好奇怪哪。
且她總覺得那些話是該對佐助說的,而不是她。
一點也不奇怪。
他知道那些話是故意說給他聽,估計那張字條也是寫給自己看的。
但他無法理解的是旗木卡卡西是怎麼認出他的,他很確定昨晚日向雛田並沒有使用白眼。
所以照道理講是沒人知道他使用變身術才是。
可他越思考越覺得,等他有機會問旗木卡卡西,他也只會回他:喔,直覺啊!
然後用調侃的語氣、嘲諷的眼神笑看著他。


他搖了搖頭決定不繼續想這問題,他瞄著春野櫻裝著紙條的口袋,在想有沒有什麼辦法能比春野櫻先看到那紙條的內容。
雖說他也不怕卡卡西在裡頭洩漏了他的身份,但他不知道當春野櫻知道了真相後他該怎麼面對。
想到在火影辦公室內,春野櫻說要是自己有了想在一起的其他女生,就換她待不下木葉了,那時他對春野櫻說的這句話感到心疼,他不想再讓春野櫻因為他而難過流淚,思及此他突然想到,如果角色對調,換成哪天櫻有了其他能託付的對象的話呢?
宇智波佐助不想去想這問題。
他想起了已故的爸媽,兩人長伴左右,並養著兩人共同的血脈,即使爸爸常常出任務、或是出長時間的任務而不歸家,宇智波美琴沒有半句抱怨,她還是用心的照顧自己跟鼬,即使夫妻兩人個性相差很大,一個嚴肅一個溫柔,但他們還是讀得懂對方的心理,宇智波富岳時常板著臉,他不知道到底爸爸的心情好壞,但媽媽就不一樣,沒有交談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對方的情緒,心意相通許就是這樣了。
兩個人在一起,可能意味著分開,但也有可能意味著成家。


叩、叩。
辦公室的門被敲響了。
「請進。」春野櫻向著門口答了聲。
一個長相清俊卻又有點靦腆的男人走了進來,還帶了束花。
這人好像昨天有看過。
宇智波佐助心想。
「春野部長,這是妳要的資料。」男人說著,並伸手將資料要拿給對方。
「放那邊就可以了,謝謝你了田中君。」春野櫻笑著答道,但沒有要伸手接的意思。
而對方在做了幾次深呼吸後,突然上前抓起她的一隻手:
「春野部長,我、我仰慕部長很久了,請部長接受我的感情可以嗎?」
他一口氣說完,並將手中的花一起塞進春野櫻的手裡。
春野櫻先是呆了幾秒,後來她溫柔的笑了:
「謝謝你田中君,但我無法接受你的感情,我有喜歡的人,很抱歉。」
稍微施了點力,她有禮的從對方手裡抽出自己的手,花仍留在對方手裡。


「為什麼?是因為那個宇智波叛忍嗎?」他激動的逼問,但春野櫻只是眼神平靜的看著對方。
「女孩子只要下定決心,就很難改變的,而且他也不再是叛忍了。」
「難道不怕他再背叛木葉嗎?」田中開始口不擇言。
而宇智波佐助則聽得皺了眉。
「他不會的,只要他還會回到村子,那就不會再這麼做。」
春野櫻堅定的說著。
她很確定這點。
宇智波佐助驚訝的抬頭盯著她,他一直都知道七班的各位都願意相信自己,只是沒想到春野櫻是這麼的信任他。
「......就真的沒機會了嗎?」他語氣充滿著落寞。
「不好意思了。」春野櫻溫柔得笑著,手輕拍著對方的肩。
嘖,這該死的身高差,不然我想摸頭啊!我想學卡卡西老師啊!
「田中君條件也不錯,會有讓你更喜歡的女孩出現的。」
「......」
「好啦,打起精神吧!今天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呢!」
「是......」田中垂頭喪氣的離開,而春野櫻目送對方離開後,只是將自己攤在沙發上,她吐著氣苦笑。
多希望這時候會是佐助君跟自己告白或是幫自己擋掉呢。


隨後她注意到一旁原本很安靜的小佐,這會兒更安靜了,連貓叫都沒了,只是坐在那裏。
「小佐你怎麼了?好安靜喔,身體不舒服?心情不好?」
春野櫻見宇智波佐助沒半點反應,便將牠抱到自己面前,翠綠的碧眸透露著擔心。
............
而他只是對她眨了眨眼,沒其他回應
。他現在心情的確非常不好,但他也不知該怎麼辦,就是有股氣讓他提不起勁。
春野櫻用醫療忍術在牠身上裡裡外外的都檢查了一遍,還給牠輸送了點能量。
沒受傷啊,怎麼一點精神也沒有。
「怎麼了?突然心情不好了。」她捧著貓的臉,很是擔心。
因為妳。
宇智波佐助察覺到自己為什麼不願去思考『春野櫻有對象的話』這問題,因為剛才那叫田中的什麼狗屁告白,所以自己現在心裡悶得難受,而且還很窩火,他發現自己無法接受春野櫻跟其他的男人在一起,就算對象是吊車尾也一樣。
他直直的望進那翠綠,在她眼中看見了他自己。
變成貓的自己。
他突然希望現在映在她眼裡的是原本的自己。



「卡卡西老師,那真的是佐助嗎?」
鳴人偷偷的從窗戶偷看進去,現在兩個人正隱藏著自己的查克拉及氣息,而卡卡西眼也不抬的看著手上的小黃書。
「是啊,我掛保證喔。」
我們家小櫻果然高人氣,那小子現在八成開始意識到自己對小櫻的想法了吧?
不把握機會,要是小櫻真的放棄了,這小子就準備單身一輩子吧。
書頁又翻了一頁,他琢磨著辦公室裡頭的狀況。
「啊!卡卡西老師剛給我的紙。」她這才想起卡卡西老師交代的,從口袋中拿出那張紙。
而宇智波佐助也這才想起了還有那張紙,伸爪就是要搶。
「欸!?」怎麼回事,突然那麼有精神。
她舉高了手不讓貓拿到,而宇智波佐助更是急了,也不管自己現在是踩著、或碰著春野櫻身體哪裡,他只想要拿到那張紙。


看著亂了分寸的佐助還挺有意思的,卡卡西終於把小黃書收了起來,也加入觀戰。
不過他有注意到自己現在在人家姑娘身上跳上跳下的嗎?
卡卡西又更富興趣的看著。
以後可以拿這件事來好好調侃這傲嬌面癱。
「住手!我把紙給你總行了吧!」再這樣下去沒完沒了,她投降。
「真是的。」她沒好氣的看著貓,便將紙條放在桌上。
只見春野櫻的衣衫有點凌亂,從她衣服上沾染到的貓毛,他可以想像到自己剛才到底都碰到了哪裡,而原本紮好的髮更是亂了型。
他難為情的轉過頭去。
嗯,剛才一時情急鬧得太瘋了。
趁著春野櫻還在重綁她的頭髮,他湊到紙條邊上。讀著上面的文字他微睜大了眼。


──只有討厭人的時候才需要理由,不管一個人犯過什麼錯,只要他改過自新就可以被原諒,每個人都有資格愛與被愛的。

他知道卡卡西剛才這番話的意思了。
而春野櫻也在這時整理好了自己的儀容又坐回了宇智波佐助身邊。
她揉了揉他的頭,將他抱在懷裡。
「乖小佐,這樣才對嘛。」春野櫻又往牠身上蹭了蹭,看著牠這樣睜大眼睛的看著自己,她實在忍不住了。
真的好可愛啊!
便在牠嘴上親了一口。
窗外的兩人沒料到這舉動,而宇智波佐助更是始料未及,他愣了也驚了,但更多的是躁動的情緒。
這真的沒辦法了。
碰,變身術解開了。
「變、變身術?」春野櫻愣愣的看著眼前驚人的變化。
「還真的是佐助耶!」
鳴人興奮的就要爬進窗戶,而卡卡西飛快的阻止了他。
「別進去壞事啊!」卡卡西壓下鳴人的頭。


「佐、佐助君?」小櫻又驚又嚇的看著眼前朝思暮想的身影。
等等,那這樣不就表示剛才那些動作都是他?而且剛才田中君告白,他也看到了!還有昨天自己說得那些話!她刷地羞紅了臉,將臉埋在自己的手心裡,她從指縫間偷瞧著男人的表情,發現他還真不愧是木葉第一面癱,完全沒任何表情,但在他斜後方的鳴人及卡卡西看到了他發紅的耳根。
還知道羞啊。
兩人心裡吐槽著。
但下一刻宇智波佐助的行動更是讓大家都驚呆了。
「我要討回來。」
討回來什麼?春野櫻還沒反應來對方的話,便感覺到腰上有股力道,自己便被帶到對方的懷中,然後就是對方放大的俊顏,她感覺到對方的唇壓著自己的。
我是誰?這裡是哪裡?為什麼佐助君在吻我?這不是在作夢吧!?

居然就這樣親下去了?這種像色狼的行為!以後誰再說佐助沉穩內斂的他跟誰急!
鳴人腹誹著。
悶騷。
卡卡西好整以暇的看著室內的兩人。
總算是湊到一塊了。
「我要走了。」宇智波佐助定定的看著眼神還在錯愕的春野櫻。
「咦?」他彎下身在她耳邊低語了幾句,春野櫻睜大了眼睛。
隨後他用天手刀將自己跟窗外的一片落葉交換了位置,便頭也不回的快速離去。
「等等.....」
看著窗外已經不見蹤影的男人,她這才注意到窗外鬼鬼祟祟的兩人。
「無恥!真是太無恥了!忍界的高手高高手這樣使天手刀逃跑的!」鳴人跟卡卡西一起低咒著那落荒而逃的渾小子,而沒注意到身後慢慢接近的春野櫻。


「你們看了多久啊?」春野櫻黑著臉,雖然嘴上有著笑容,但身上散發著殺氣。
「小櫻妳聽我們解釋!」
「讓我揍一拳先吧。」春野櫻戴上了手套。
於是當天木葉醫院多了兩個急診,一個是戰爭英雄漩渦鳴人,一個是六代目火影旗木卡卡西,當他們被送進醫院時,大夥都嚇壞了,以為又有哪個忍術高超的敵人要襲擊木葉,而春野櫻只是掛著笑:沒有啦,只是互相切磋切磋,熱絡一下感情而已,你們說是不是?
春野櫻微笑著回頭看兩個被自己打斷肋骨又手腕骨折的同伴。
「⋯⋯」
誰敢說不是!
而痛下殺手的某人還一臉燦笑的補句:沒讓你們內臟破裂就不錯了,還嫌?


「說!你們知道多久了?」
在病房裡春野櫻拿著兩人的病歷本,邊檢查他們的傷勢。
「我是聽卡卡西老師說才知道的。」
春野櫻轉頭看向卡卡西。
「我一看到牠就覺得是佐助,稍微實驗下就中了。」卡卡西老實的招了。「真是的,以後再這樣我就不理你們了。」她沒好氣的看著兩人。
「小櫻,別這樣嘛,我們也是關心啊!」
是看戲吧?她橫了漩渦鳴人一眼。
「對了,最後佐助是跟妳說了什麼?」
鳴人好奇的問,他雖然還想繼續調侃春野櫻,但想想現在的傷勢還是作罷。
別跟自己的命過不去。
「秘密。」春野櫻快速的回答,但能看得到她微揚的嘴角。
「好了,你們好好養傷吧,不要太過度動作。」於是她便離開了病房。


回到了辦公室她瞄到了卡卡西寫的紙條。
對耶,我到現在都還沒看那紙條到底寫了什麼。


──會心疼、會想要對方就是喜歡,喜歡就勇敢去追,別辱沒了愛之一族的名,佐助。


「呵呵。」
原來是這樣,那明天再去好好治療卡卡西老師吧,讓他可以早早回去上工。──下次回來,就真的是『下一次』了。
她想起早上那個吻了自己後就落跑的人說的話。
抬頭看著窗外圓滿的月亮,她祈禱又踏上旅程的心上人能一路平安。
「月亮真美。」遠在另一邊的人也在看著同一輪月。
他期待著他承諾的『下一次』。


End

评论 ( 2 )
热度 ( 30 )
  1. ning cat丹丹子 转载了此文字

© 丹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