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畫畫、喜歡寫字
一個雜食女子,目前サスサク坑底

【佐櫻】貓變-5

「小佐,你在哪裡?」春野櫻溫軟的聲音將他飄得有點遠的思緒拉了回來,但他一看到走進房間的春野櫻便僵住了。
剛洗完澡的春野櫻穿著極短的短褲,露出形狀姣好而又修長的腿,身上只穿了一件細肩帶的小可愛,稍微一點動作就能看到那纖細的腰,也顯得她曲線玲瓏,半濕半乾的髮上還有些水珠在滴。
「找到你了!原來你在這啊!」春野櫻開心的看著小佐,彎下腰就要伸手去抱牠。
宇智波佐助轉身就跑。
這樣子太沒防備了!
現在不只臉熱,他覺得渾身都在熱。
要是不小心解開變身術是要先把人打昏還是先逃跑?
他很認真的思考這問題。


宇智波佐助收斂起心神,這才又慢慢靠近春野櫻。
「怎麼啦?之前都不會跑開的,這樣我很難過餒。」春野櫻沒好氣的對著宇智波佐助說著。
........
變成貓真的很錯誤。
春野櫻硬是將牠抱在懷裡,他能感覺到他頭往後一靠就能碰觸得到的柔軟。真的該變成蛇或老鷹什麼的都比貓好。
但最該死的應該是就這樣跟著她走的自己。
他將自己縮成一團,不敢輕舉妄動。
春野櫻從旁邊的背包裡拿出了行事曆,過了一會兒她開口:
「小佐,佐助君現在還在他的贖罪之旅,但我覺得他做得已經夠多了,上次在鬥技場上一人單挑所有的忍者,並將他們釋放,他真的很努力了哪,對不對?」
春野櫻邊說邊在自己的行事曆上記下明天早上要跟井野進行哪些資料收集,以及還有哪些資料要備齊。
「那時知道他一個人時我真的好擔心,好想陪在他身邊,但我做不到.......」
眼前的字逐漸模糊了,她知道自己還是忍不住哭了。
明明就告訴自己別哭的啊,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身邊多了個溫度,她還是忍不住壓抑已久的情緒。


........
宇智波佐助感覺得到春野櫻的淚滴在自己的背上。
「我好希望那時我在,能跟他說:『加油』、『你做得到的』還有『辛苦了』。」
這是出乎意料之外的答案,他原本以為春野櫻會說:『別去』、『不要』
「因為我知道那是佐助君在用自己的方式去前進,所以我不會阻止他。」
..........
他轉過身伸長了身子,前爪輕觸她的眼角,像在幫她擦眼淚。
他一點也不想看到她哭,雖然他知道很多次春野櫻的流淚都是為了自己。
「呵呵,你在安慰我嗎?」她抱緊了宇智波佐助,像是想從他身上汲取些溫暖。
「哭過舒服多了,我先去洗洗臉,你要乖乖的喔。」春野櫻將宇智波佐助放了下來,便去浴室洗了臉順便吹乾了髮。
..........原來這傢伙這麼多的心思,看來他真的對她不是很了解。
春野櫻回到房間內,並隨手拿起床邊還沒看完的書,這次宇智波佐助自己窩進了她的懷中。
「我沒事的,放心吧。」春野櫻摸了摸牠的頭,並蹭了牠幾下,開懷的笑了。
真的好可愛啊!貓咪好治癒啊!


一人一貓就這樣安靜的窩在一起,房內安靜得只剩下紙張翻頁的聲音,而春野櫻則是有一下沒一下的摸著貓,有時候視線交會一下,他看著她的微笑,他偶爾貓叫回應她。
這樣感覺挺不錯的。
他半瞇著眼,直到他發覺春野櫻的手隔了段時間沒再摸自己的時候,他好奇的往上看才發現她就這樣趴在床邊睡著了。
真是.......
他小心得離開她的懷抱,並解開了變身術。
宇智波佐助輕柔得將春野櫻櫻扛在肩上,並小心翼翼的將她放倒在床上,他端詳著她的睡臉,想起了很久前卡卡西曾對他說過的話:
「小櫻並不是要把你變成自己的東西,她是真心想幫你,就算差點被你殺,但她從不恨你,即使到現在想到你還是會為了你流淚!」
「小櫻她是因為愛著你且為此痛苦掙扎著!」
那時的他是刻意的無視自己的所有感覺,想要讓自己徹底的無情,他完全的迷失了自己。


但多虧了鳴人把他打醒,他才知道自己的想法錯的離譜,不是受大家愛戴的火影,空有那名號是沒用的,到頭來只是孤身一人,甚至還會因為專制而被推翻,而旅行更讓他認知到許多的人事並不像一開始表面看起來得那樣,他太快下定論又自恃了,於是他開始收起了那些稜角。
但他一直有意無意的不回村子,除了怕自己的身份給村子帶來危險外,另個原因是他其實沒什麼自信面對她,這個一直追在他身後的丫頭,他覺得他沒資格得到她的愛,也沒資格愛她。


就在他要離開床邊時,他感覺到有股力道抓著自己的披風。
「佐助君......」
他嚇了一跳,才發現原來她只是在說夢話。
「不要離開好不好......」在睡夢中她皺著眉,眼角帶淚。看到那淚光,他自然的伸手抹去。他嘆了口氣,便躺在她身旁,將她抱在懷裡手輕拍著她的頭。
「沒事,我在這。」其實他大可再變成貓,但現在他給自己的理由是,他累了,需要補充查克拉。
反正我一定比她早起。
他也就這樣睡去了。

评论
热度 ( 20 )
  1. ning cat丹丹子 转载了此文字

© 丹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