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Dd,愛大米,愛佐櫻,愛Jelsa

【佐櫻】貓變-4

好久沒這麼熱鬧了。
熱鬧的餐桌,朋友們愉快的交談、用餐,讓他回想起小時候家裡總是和樂融融的餐桌畫面,雖然父親總是不苟言笑,而且大部分的心思都在哥哥鼬跟他的政變計畫上,而忽略他這么子。
但那卻在滅族後、經歷過了許多仇恨又在漫長旅途中磨去了稜角的現在,成了他的美好回憶之一,在他踏上復仇之路甚至想要革命的那些歲月裡,這些回憶他都不曾想過,被仇恨完全的蒙蔽了心智,讓他忘了即使失去了家人,但還有跟家人間的共同回憶可以讓他念想,也忘了不停想將他帶回木葉的夥伴們,及這個一心一意只愛他的丫頭,回過頭來才了解到自己的身邊是充滿愛的,不管前面他犯了錯,就算還有些疙瘩,但大家還是願意原諒、接納他。
他瞇了瞇眼,將自身的重量完全靠在春野櫻的手臂上。
「小傢伙怎麼了?」感覺到貓的溫度,春野櫻低頭看著牠。在這傢伙身邊總是難得的會覺得心安哪。
他閉上了眼,又多蹭了幾下。
看來這小傢伙累了哪。
她輕柔得摸了牠頭,便收拾了東西將牠抱在懷裡,跟其他朋友們道了晚安,便先回家了。


一路上她輕快的哼著小調,手有一下沒一下的摸著懷中的宇智波佐助。
「欸,小傢伙,你覺得你要叫什麼名字比較好?」
..........
貓會說人話嗎?他一臉黑線的盯著春野櫻看。
覺得自己眼神現在應該是死透的了。
「啊,瞧我這興奮的......」春野櫻意識到自己沒經過大腦的話,乾笑的輕拍自己的額頭。
「嗯,黑貓,又安靜還特聰明的。」正在細數懷中貓咪的特點,她沒來由的想起了記憶中那抹黑色的背影。
「那個大笨蛋哪......」春野櫻喃喃的說著,目光柔和。
總是讓我等著的那個笨蛋。
──下次吧。
她還記得宇智波佐助輕戳她額頭時他手指的觸感,指上微涼的溫度,還有他離開前的微笑,他嘴上總說著自己與他的贖罪旅程無關,但在後來的雷光團事件,以及上次的紀德事件,她才明白那也是一種保護,待在村子裡比跟在聲名狼藉的他身邊來得安全。


「所以我也很努力的想跟上佐助君的步伐哪。」
而且上次也下定了決心,等他回到村子裡,不管說什麼她都要跟著他走,她不想要只會等待。
現在的春野櫻不是以前那個只會躲在七班成員後面哭的愛哭鬼,更不是小時候因為不喜歡自己的寬額頭而感到自卑的可憐蟲。
我知道妳已經不再是待在我們身後被保護了。
他又輕拍了她幾下。
但他就是見不得她受傷,就是一種自然而然想保護她的念頭,這是從七班組成並開始接任務就有的『習慣』。
他想起了在踏上旅途前,他承諾過的『下次吧。』
突然有些莫名的害臊感,還有一點緊張。


「啊!不然就叫你小佐好了!你覺得怎樣?」櫻低頭看著他,興奮得這麼說道。
........妳高興就好。
「小佐啊,我有一個從小時候就很喜歡的人,雖然他現在不在村子裡,而且他還讓我很傷心過。」春野櫻自顧自的開始說了起來。
「你知道為什麼我會想開心療室嗎?因為那個笨蛋讓我很心疼。」
..........
他感覺得到自己的臉一片熱。
「身體的傷痛可以醫治而且看得到,但是心理的創傷既看不到但又能影響到人的個性甚至就這樣讓人走上錯誤的道路,一生就這樣毀了,你說可不可怕?」她又接著說:
「我的確沒失去過,所以我不懂當時他為什麼要因為了這些失去而忽視掉我們,後來我才從卡卡西老師那邊跟師父那裏知道村子過去私底下的鬥爭,還有他哥哥為他及為了木葉所做的一切。」


我真的被保護的太好了,這些都還是在佐助君出去旅行後,她才陸陸續續從鳴人及卡卡西老師那裡知道的。
「唉,就算不喜歡我不想跟我說,還有鳴人在啊,男孩子好像真的都很喜歡自己獨自背負呢。」她嘆了口氣,隨後像想到什麼似的又興奮的跟貓說:
「不然我要是男生,他絕對是被我打趴在地上的!不要小看我的怪力!」
她很有精神的握緊了拳頭。
...........
宇智波佐助吞了口口水,他是沒小看過她,但也不希望那拳頭真的招呼到自己身上,那給吊車尾受就夠了。
「到家啦!」春野櫻將貓放了下來,而牠也就好奇的在四處走動著。
有些地方整齊,有些地方有點雜亂,但也看得出來她比較常在哪邊活動,整體來說是乾淨的,除了有點隨意掛在椅背上的女性內衣讓他難為情的轉過頭去,看來女性的個人公寓真的是非常隨性。


「小佐,我先去洗澡囉!你要乖乖的喔。」春野櫻輕拍著牠的頭,從衣櫥裡拿了些換洗衣物後,就去浴室了。
──你知道為什麼我會想開心療室嗎?因為那個笨蛋讓我很心疼。
他想著她剛說的這句話。
他一直覺得她口中的喜歡,是想要他跟她一起玩戀愛遊戲,或者該說在他的想法裡,喜歡就是一種家家酒遊戲,但這幾次跟春野櫻的接觸,他發現了春野櫻不太一樣,沒有了以往的喳呼,多了些小心翼翼,也多了點距離,這讓他不是很習慣,也不高興,因為莫名其妙。尤其是到後來不寫信,把吊車尾當傳話人這點。
雖然現在知道那是她的體貼,但他還是不爽。

评论
热度 ( 27 )
  1. ning cat丹丹子 转载了此文字

© 丹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