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畫畫、喜歡寫字
一個雜食女子,目前サスサク坑底

【佐櫻】貓變-1

今天天氣真好。
男人抬頭望了下天空,心裡想著,步伐不急不徐的向著目的地前進,那個讓他近鄉情怯的家──木葉忍者村。
其實在極為偶爾的情況下,在外旅遊的男人經過村子附近時,還是會回來村子一趟,沒事先寫信告知七班的夥伴,也包括了總在忙裡偷閒偷翻小黃書的六代目火影,也是他的老師──旗木卡卡西。
轉眼間他就快到了,在肉眼遠遠看得到大門的距離,他向一旁的樹林走去,直至樹林隱去了他的身影,過了會兒,只見一隻黑貓優哉游哉的在道路上走著,就這樣他晃進了村裡,正大光明卻又偷偷的。
為什麼要變成貓,少年也說不上來,可能是因為這是不引人注目的方式,又能避免自己的查克拉被人感知到,再加上與哥哥一起收集貓肉球的關係,他非常的了解貓的習性。


有一、兩年沒回到木葉了,他看著越發繁榮、生氣蓬勃的街道,有了一點惆悵。
跟他記憶中的樣子相去甚遠,也跟他離開前的樣子不大一樣,但還是勉強能找到一些記憶中的老店,大概知道自己的位置。
就在他邊走邊回憶的時候,一道孩童的聲線拉回了他的注意力。
「啊!文惠妳怎麼受傷了?」一個小男孩驚訝得嚷著,而受傷的文惠卻像沒感覺似的,不知道自己受了傷。
「欸?」她吃驚的看著自己正在流血的膝蓋,這是在哪受傷的?怎麼想不起來,可是她不覺得痛啊。
「走吧!我們快回去找小櫻老師幫妳看看,我背妳吧!」說罷便在女孩面前蹲下示意對方上來。
「那就...謝謝你了文太,麻煩了。」小女孩有點羞赧的攀上了對方的背。


小櫻老師......
好像好久沒收到那傢伙的信了,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那傢伙就不太寫信給自己,通常都是託幾句話在吊車尾固定寫給他的信裡,許是對他還沒完全的原諒吧?
於是他跟著這兩個孩童走。
原本以為會到醫院的,沒想到卻是兒童心療室,他跳上了圍牆,再走到附近的樹叢裡,他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正在專注的陪小孩子們聊天、玩樂。
她的頭髮又長了,隨意的綁了低馬尾,素淨的臉上不施脂粉,樣子煞是好看。
在旅行的路上他時常聽到人們談論著春野櫻,新上任三忍之一,其醫術直逼前三忍千手綱手的水準,甚至可能已超越了,年輕的新任木葉醫療部部長,為了戰後心靈受創的孩童們,她努力的推廣著兒童心療室,以及不停的完善心理治療技術,年輕漂亮又單身,只可惜身嬌腰柔難推倒,可能想推倒她的人會先被拆了骨架,因為她有怪力。



他隱約想起來,鳴人好像說過,兒童心療室是因為她在戰後不斷碰到治療了,仍然因不明原因而身體不適、情緒、精神不佳的孩子們,更多是因為看著七班成員的成長過程,她才決定創辦了兒童心療室。
身體上的受傷很簡單治,但心理的傷痛,既難治又看不到,心理影響了生理,也往往造成了創傷影響了人格,使得行為產生了偏差,價值觀扭曲。
──小孩子是木葉的寶藏。
這是三代目火影爺爺常說的話,也是個個中、上忍們奉行的一句話,而她以自己的方式守護著這寶藏。
「小櫻老師!」文太喊著,並小跑步的向著那抹粉色奔去。
「怎麼了?咦!文惠妳怎麼又受傷了?」春野櫻看了眼男孩,立刻注意到了他身上背著的女孩膝蓋上的傷口。
又?看來這孩子常受傷。
只見春野櫻冷靜的幫文惠清理乾淨膝蓋上的傷口,並專注的用醫療忍術在治療,過了幾分鐘,綠色的光芒從她的手上消失,她笑著跟孩子說沒事了,還要她小心點別又受了傷。


他很專注的看著眼前人的一舉一動,沒注意到旁邊有個悄悄接近的孩子。
「小櫻老師!這裡有隻貓耶!」
什麼時候到他身邊的?他居然沒發現!
宇智波佐助還沒反應過來,便被孩子抓著尾巴拎在手裡。
他張牙舞爪的哈著氣、炸了毛。
「別這樣抓牠,這樣很不舒服的!」見狀春野櫻趕忙從男孩的手中將貓抱了過來,也不管貓會不會抓傷自己。
「啊!」春野櫻吃痛的叫了聲,在慌亂中手被貓爪抓了一痕。
看到自己抓傷了春野櫻,他呆了。
這傢伙怎麼還是這麼魯莽?被吊車尾那熱血笨蛋傳染了?
「老師受傷了!」四周的孩子們吵嚷著,而剛才抓著他的孩子更是要從春野櫻手中將自己抓走。
「都是牠害小櫻老師受傷的!這隻壞貓!」
「住手!」春野櫻將貓護在自己懷裡,不讓男孩碰到,並板起了臉來,只見她一手抱著貓,一手緊抓著男孩的腳踝,就這樣輕鬆的把目測約有40公斤以上的孩子以頭下腳上的方式拎了起來。


宇智波佐助瞪大了眼。看來這傢伙還有注意到手上抱著貓啊......他感覺得到春野櫻抱著自己的力道還是很溫柔的。
「哇!」男孩驚呼了一聲,他開始掙扎。
「放我下來!」春野櫻不說話只是靜靜的盯著眼前的男孩,而四周的孩子們先是驚訝後,接著大笑。
「不許笑。」春野櫻嚴厲的說著,四周的小孩們立刻噤了聲。
「放我下來!明明是那隻貓抓傷老師的!」男孩憤怒的說道,又羞又氣的。
「剛才你不也這樣抓著貓嗎?」
「......」他停止了掙扎,沉默了,而春野櫻只是繼續淡漠的看著他。
「...小櫻老師,我知道錯了。」過了幾分鐘,小男孩喏喏的認了錯。
「真的知道了?」
「是。」春野櫻便將男孩放了下來,並蹲下身跟坐起來的男孩視線平視。
「被人這樣拎起來很舒服嗎?」
「不舒服,討厭死了。」男孩悶悶的說著。


「是不是會想掙扎、會生氣?」小櫻平靜的問著,漂亮的碧眼定定的看著他。
「對.......」
「所以剛才我把你拎起來的時候,你是不是想攻擊我或是一直掙扎想讓我放開你?」
「對.......」男孩垂著眼。
「那你還覺得貓是故意要抓傷我的嗎?牠真的想這麼做嗎?」
「不是.....是我先用不對的方式抓牠。」他低下了頭。春野櫻定定的看著認錯的男孩,嘴角揚起了一抹微笑。
「很好,我看看你有沒有怎樣。」她抓起了男孩的手,裡裡外外的仔細看了一遍。
還是一樣天真。
宇智波佐助看著眼前女人的動作心裡默默說道,但他很讚賞春野櫻剛才對孩子的教育。
沒想到她能這麼成熟的處理小孩子的情緒並讓他知道自己的錯,雖然方式粗暴了....點?


「咦?小櫻老師先趕快處理自己的傷口啦!我沒事的!」男孩慌忙的想抽回自己的手。
「會,而且這只是小傷,我先確認你沒事。」春野櫻笑著回答,確認了對方沒事便放開了男孩的手。
「別那麼調皮啊。」她揉亂了男孩的髮,便起身往旁邊退去,看著孩子們又和樂的玩在一起,她才放心的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唔,也得給你這小傢伙看看才行。」她順著懷中貓咪的毛,歡愉的說道。妳先顧好妳自己吧。出於"動物"本能,他舔了舔櫻的傷口,並往她懷裡蹭了蹭。
「別舔啦!有點太刺激傷口了。」她笑著搓了幾下貓的頭。
嘖,貓舌頭......
進了辦公室,春野櫻先將貓放在一旁的沙發上,便拿出櫃子裡的醫藥箱,開始清潔消毒自己的傷口。
「好險你抓得不深,消毒下就好,算你有良心,來,讓我好好看看你有沒有哪裡傷著。」俏皮的輕點他的額頭,春野櫻抱起了貓,開始裡裡外外的仔細查看。


而宇智波佐助則四處張望著,春野櫻的辦公室不是非常整齊,但也不至於到雜亂,就是可能招待的桌上或沙發上各有著幾小落的書山,而辦公桌上也有著一小落書山,可更多的是進度中或是待處理的文件,桌面上有一兩個卷軸是攤開的,應該是在查找資料吧?
「看來小傢伙你沒事哪,好啦,我要先忙囉,你隨意吧。」春野櫻放下了貓,又摸了他一會,才回到辦公桌準備處理桌上堆積的文件。
她將原本的低馬尾往上隨意的紮成了一顆丸子,便在位子上坐了下來專心的處理文件。
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認真模樣的她。
不得不說她現在的樣子勾起了宇智波佐助的興趣,專注的眼神、時而咬筆的動作、微蹙著眉思考的神情,都吸引著他的目光,他承認他之前都沒仔細的看過春野櫻,只覺得小時候一心只想著戀愛而纏著自己的她很煩人,但不可否認的,她也有讓他覺得溫暖的時候。


只是這傢伙真不是普通的忙。
短短的一小時裡,就有人來找了她四次,一次是報告工作的進度,一次是跟她說稍晚有重要的手術需要她來操刀,一次是推廣兒童心療室的進度報告,一次是送來她需要的案例跟相關醫療文獻。然後有個來找她的傢伙來過了兩次,他多看了兩眼那重複看過的臉。
這傢伙有沒有好好休息過?怎麼覺得她比之前還瘦?
看著眼前的春野櫻,他瞇起了眼。
突然辦公室的大門被大力的打開了,力道讓辦公室內的一人一貓同時嚇了一跳,一個是因為專心工作,一個是絕對不會承認他是看人看得太認真的關係。
「小櫻老師!」剛才被拎起來的男孩興奮的喊著。
「小翔,我說過開門前要先敲門的喔。」春野櫻支著臉,微笑的看著男孩。
「抱歉。」說著小翔便將門又帶上,並敲了幾下門。
「請進。」這次進來還稍微敬了個禮。
還挺有禮貌的。
「怎麼了嗎?」
「小櫻老師,我能不能跟那隻貓玩。」小翔指著宇智波佐助,一臉期待的看著春野櫻。
哼!翻我牌子也不理你。
宇智波佐助高傲的頭往旁邊一撇就是不去看小翔。
啊啦,看起來小翔被討厭了啊。
春野櫻看著貓的動作苦笑了一下。


「小傢伙,別那麼小氣嘛~」春野櫻把貓抱起來將之視線舉至與自己視線平視。
「人家不是故意的,原諒人家嘛~好不好?」她軟著嗓輕哄著。
妳衝著一隻貓撒嬌幹嘛!?他不自在的動了動四肢,眼神飄移不敢直視眼前漂亮的碧眸。
「不反抗,我當你原諒小翔囉。」春野櫻說著又將宇智波佐助抱在懷裡蹭了他幾下。
這傢伙真的很......
宇智波佐助難得的湧起一股難為情的情緒,幸虧他現在是貓的模樣,沒人知道他害羞了。
「別又嚇到牠喔,也別讓牠受傷了。」語畢春野櫻將貓放在小翔的懷裡。
「我會注意的,謝謝小櫻老師。」小翔興奮的接過宇智波佐助,這回他能感受到小翔真的有把春野櫻的話放心上,動作輕柔多了。勉強相信你。
「好啦!我也該去準備動手術了,晚點我再找你把牠要回來。」伸了個懶腰,春野櫻整理了一下手邊的文件。
「小櫻老師,你已經連續好幾天一直動手術了,有好好休息嗎?」小翔擔心的看著春野櫻。
所以剛才覺得這傢伙瘦了不是錯覺,真的很不要命,把自己累垮了有什麼好處?
宇智波佐助瞪著眼前的春野櫻,沒來由的覺得火大。
為什麼我要被貓瞪!我又沒惹到你!春野櫻不服氣的跟眼前的貓對峙著。看著眼前的一人一貓,小翔不知所措。
剛才不是好好的嗎?怎麼現在變成這樣?



「啊!我要準備去醫院了,那就交給你囉!」突然回過神來的春野櫻,趕緊收拾了下要帶走的東西,最後又摸了貓的頭才匆忙離開。
「小櫻老師手術加油喔!」小翔看著她的背影給她打氣,對方回頭對他揮了揮手又加快腳步離去。
好吧,就當是幫那傢伙分憂解勞好了。
看著她的背影,宇智波佐助認栽。
被抱到了兒童室,一群小朋友睜著期待的雙眼看著他。
他很自然的無視了這些眼神,宇智波佐助思索著:
貓平常是怎麼跟小孩玩的?
宇智波佐助很認真的回想以前收集貓肉球大全以及在貓婆婆那邊跟貓玩的回憶。
思來想去,怎麼好像只要別理他們,賣賣萌然後偶爾回應逗貓棒就好了的樣子?
而且看樣子這邊也沒逗貓棒或任何逗小貓小狗的玩具。
看起來好像只要他讓這群孩子輪流抱、輪流摸或在四周走動貌似在跟他們玩的樣子就好了。
這是他冷靜分析之後決定的作法。



等春野櫻再回到心療室時,已經是兩、三個小時過後的事了,傍晚的餘暉灑滿了整個木葉,顯得村子整個黃澄澄的。
「呵呵,真可愛。」動完手術回來的小櫻看著眼前的畫面,她溫柔的輕笑出聲。看來小傢伙跟孩子們玩得很盡興,這一個個的都直接在地板上躺著睡著了,她從一旁的櫃子裡拿出了一些涼被,一件件的蓋在小孩們身上。來到宇智波佐助附近的時候,她發現貓咪睡眼惺忪的看著自己。
「哎呀,我把你吵醒了嗎?」她輕柔的摸了摸貓的頭,想要讓牠再睡下,沒想到貓卻往她溫暖的掌心蹭了蹭,便睜著略含水氣的貓瞳看著小櫻。
唔,這太犯規了!好想抱起來不停的蹭牠啊!
努力的克制住自己的慾望,春野櫻輕輕的把他抱了起來,便繼續幫小孩子們蓋被。
她輕巧的離開了兒童室,跟心療室的看護老師交代了一些事項後,她就回自己的辦公室了。
「呼。」春野櫻坐在辦公椅上,人向後仰,將自己的重量全壓在椅子上,隨性的旋轉著椅子,她輕柔的順著貓的毛,看著窗外的夕陽。

评论 ( 1 )
热度 ( 44 )
  1. ning cat丹丹子 转载了此文字

© 丹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