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畫畫、喜歡寫字
一個雜食女子,目前サスサク坑底

刷一下存在
目前進度55%!
試印出來可以不用擔心圖的問題
因為PDF實在感覺不出來圖到底行不行
工作室那邊就要再找看看能不能純寄售,或是能印打凹的印刷處理了⋯⋯⋯
真的好想印打凹啊⋯⋯
希望船到橋頭自然直
繼續趕稿去

作個初步印調
預計8月底-9月開始販售
差點忘了要做這件事.......@.@
第一次出本,覺得十分忐忑啊......

請慎重考慮清楚,可以評論或是私信給我(想說心得感想也可以XD)
我好方便抓個印量,謝謝大家配合

************************************

刊名:Sweet days
內容:《貓變》、《心之所向》、《再見,月之城》、《宇智波家的交換日記》、和一篇因為新傳小說而產生的腦洞短漫
字數:10萬字+
頁數:400P內

備註:繁體字、直式、A5、右翻本

************************************

其他:

1.實體本跟網路上放的差異沒很大,就是再更仔細精修...

再PO一個進度
然後真希望自己有不只一雙手啊!!!!
這樣才能畫很快、畫很多!!>A<

就皮這麼一下.....
朋友前天傳新出的"殺死O男的旗袍"服裝給我看
就開了這腦洞.....
我覺得少了那內裡才有殺傷力啊!!!!
繼續趕工去

略汙的P2

PO一個本本進度
後面還有插畫跟封面還有短漫.......
哈哈哈......專業搞死自己...=.="
努力趕進度了......

失眠*練習產物

畫練習畫紓壓的
祝食用愉快

另外,歡迎交流,不然發的好孤單寂寞覺得冷....OTZ

P.S:因為最近在忙著出本的事,所以現有的文坑或圖坑都先暫停 
不好意思了.....

P1 P2 P3 P4 P5 P6 P7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Xandra:

兒子,我們有時會跌倒,
但永遠記得,韋恩家的人永不被打倒......
我們會再站起來。

最近忙碌的事



進行中的孩子
如圖,就是將"貓變"系列出本
希望能在8月完成啊.......
本著想自己留念做的
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販售
(畢竟我真搞不懂怎麼通販到中國XD"(已哭))
只能說:隨緣了(被打
製作了才知道出本不易......
給各位出本的太太們跪了!

P.S:坑我一定填完,只是填得會很慢就是了.....還請見諒.....m(_  _)m

【佐櫻】論命運-14

佐武清一不可置信的屏住呼吸,但也只有一剎那,很快的他又恢復鎮定,若無其事的說:
「早上森下那邊也是妳下手的吧?」雖說是疑問句,但他的口氣卻是非常確定的肯定語氣。
「沒錯。」很有膽試也很有本事。
佐武用一種鑑定商品的觀察眼神打量著春野櫻,甚至帶了點欣賞。
「佐武先生,如果沒其他事的話,請靜候田中先生的消息吧。」
說完,春野櫻便頭也不回的進了公司,在她前腳跨進公司之際,他突然說:「宇智波佐助是妳什麼人?」
一聽這問題,春野櫻只是保持著笑容,停下腳步轉過身回答:「看上的肥羊。」

「所以即使毀了他也無所謂?」佐武清一似笑非笑的瞅著春野櫻,想刺激出不同的反應,好讓他能趁隙而入。
「如果夠本事的話。」
春野櫻毫無畏懼的直視...

半夜發東西就是容易丟三落四⋯⋯⋯
忘了這兩張
一張是最近畫的
一張是畫風演變,從濃濃的少女心變成現在XD

這陣子畫的圖
包含原創角色

刷一下存在⋯⋯
不佔任何tag
只是一個生存報告
最近被官方餵糖吃得太開心,所以開了不少腦洞
昨天更因為被PAPA 助萌得不要不要的,還因此一口氣畫了16P草稿⋯⋯
不過手繪畫砸了,決定乖乖用板繪
筆尖不常用,結果就這樣GG⋯⋯
以後還是乖乖用代針筆或畫筆吧,降低失誤
「論命運」會努力填完的!預計10回內更完!(希望可以

【佐櫻】夫妻吵架,狗也不理-下(歡樂搞笑向)

「可是佐助君很過分啊!」
扒開山中井野捏著自己的手,宇智波櫻不滿的抗議。
「但他也知道自己錯了,想找妳道歉不是?」
「可是......」
「沒有可是。」山中井野斬釘截鐵的瞪視著宇智波櫻,感覺得到她欲爆發的怒氣。
「喔........」

--------------------------------

但是我還是覺得很讓人生氣啊!
宇智波櫻理智上知道自己丈夫選擇隱瞞傷勢是不想讓她擔心,她也能理解再怎麼厲害的人總是免不了會受傷,但她情感上無法接受丈夫因為怕她擔心而選擇對自己隱瞞和當時那句:「與妳無關。」
尤其是在身為宇智波佐助妻子身份的現在,還又被說了這麼句,因此她徹底被惹毛了。
她也知道自己已經耽誤了宇智波佐助的任...

【佐櫻】夫妻吵架,狗也不理-上(歡樂搞笑向)

宇智波櫻非常的生氣,氣到很想把難得在家的丈夫痛揍一頓。
她已經整整五天對丈夫視而不見,還附贈餐餐的納豆。
「.......」
看著自己餐盤裡的納豆,宇智波佐助著實感到十分厭惡但更多的是無奈。
「媽媽.......」
宇智波紗羅妲無奈的喚著母親,想幫父親說點好話,可在宇智波櫻狠掃過來的瞪視下,她閉上了嘴。
「紗羅妲不是晚點還有任務嗎?忍具都確認過了嗎?」宇智波櫻巧妙的轉移話題,雖然臉上掛著笑容,眼裡卻沒半點笑意。
「............準備好了。」
對不起,爸爸,不是我不幫你,實在是無法幫啊。
宇智波佐助接收到愛女歉意的眼神,也只是了然的頷首,看著坐在一旁生悶氣的妻子,他真的沒輒。
「櫻,我...」
「我吃飽了,...

【佐櫻】等你的季節

等夏天等秋天 
等下個季節要等到月亮變全 
你才會回到 我身邊
要不要再見面 
沒辦法還是想念突然想看你的臉 
熟悉的感覺
不牽手也可以漫步風霜雨雪
不能相見也要朝思暮念

好想佐助君,不知道在遠方的他現在還好嗎?
一如往常的,春野櫻往返於醫院和心療室間,相當之忙碌,但現在又多了個要忙碌的事───跟其他木葉十二小強,不,扣除掉當事人和那遠在村外的木葉第一面癱,總共只有九人,大家正秘密籌劃著要給漩渦鳴人和日向雛田的婚禮驚喜。
「哪,佐助君,婚禮那天你會回到村裡吧?」寫著例行性要給宇智波佐助的信箋,春野櫻喃喃自語著。她仔細看著自己寫的字句。

佐助君:
鳴人跟雛田的婚禮就...

【佐櫻】論命運-13

------------------------------------------

山中井野在看到進門來的春野櫻時覺得頭大。
如果是以尤佳里的扮相出現那代表還不怎樣,但現在是以本來的面貌,那代表著已經是糟糕的情況了。
她快速的在手機上輸入訊息,戴上了藍芽耳機狀似滑著spotify上的歌單。

──寬額櫻,妳不是應該在上班嗎......

過了一、兩分鐘後春野櫻拿出手機,並挑了個跟山中井野有點距離的位置坐了下來。
──公務之便順便出來了。
──妳那邊弄得怎樣?


──組裡已經在偷偷地盯著他了,就不知道佐武有沒有注意到已經開始有其他人準備動手了,但這也表示消息散佈的很透徹。

山中井野喝了口手中的咖啡,偷偷的注意著店內的...

【佐櫻】論命運-12

------------------------------------------

一回到家裡,春野櫻便迫不急待的走向書房,熟練的從公事包裡拿出筆電及平板,而寬大的桌面上則分別擺著三個螢幕,她認真的盯著螢幕,手指快速的在鍵盤上敲擊著,宇智波佐助默默地看著她的動作,便把春野櫻的家小套房當自家一樣,自然的使用浴室了。
其實春野櫻認真做事時的樣子,他從以前就看不膩,那是有別於平常在自己面前撒嬌、柔弱的小女人形象。
認真而專注到忽略身旁的人,在做事時那股幹練的感覺、不經意間流露出的自信魅力,這些比什麼都更吸引宇智波佐助。
不過看她現在的樣子,與其說是情報販,看起來更像是駭客。 
收回注視春野櫻的視線...

突然有的靈感
這幾天就試著畫了出來
老人什麼的超不擅長......
其實有沒有那頁肉都不影響
只是個人無肉不歡...
稍微有點傷眼就是了......

最後再附上有沒有其實都沒差的P4

【佐櫻】論命運-11

------------------------------------------

現在在春野櫻的住屋裡,一男一女互相乾瞪著眼,正確來說只有一方乾瞪眼。
「我說宇智波君,這裡是我家,現在已經有點晚了,留在單身女子家裡也不好,您是否該離開了?」
現在才九點,距離地鐵末班車的時間還綽綽有餘,春野櫻下著逐客令。
昨天什麼都沒做已經有點耽擱了,今天要是再什麼都沒行動就真的沒戲唱了。春野櫻思忖著。
「我不放心。」相較於她有點因憤怒而高漲的情緒,宇智波佐助淡定的回應,還慢悠悠的啜了口茶。
「.......」春野櫻挫敗的扶著臉。
怪了,什麼時候佐助君這麼死纏爛打了?就小時候的情況,照理該是自己對他死纏爛打才對,怎麼這會...

完成啦!!
給姑娘的生賀!XD

得到新透寫板
超好用的!!
雖然朋友建議我用厚塗⋯⋯
可是對板繪沒什麼自信
真怕把圖毀了😂😂😂

【佐櫻】論命運-10

------------------------------------------

───鈴鈴鈴鈴。

桌面上擺放著數支不同的手機,每支都在不停的響著。
但佐武也沒想接的打算,只是一臉陰鬱的瞪著電腦螢幕,上頭顯示的股市波動曲線都是向下的走勢,而且還是急遽的,他焦慮的來回踱步。
到底是誰?
這樣三番兩次的對他相中的企業動手腳,都在最後一手只差收網的時候被破局,而且最近組裡又莫名有些不利於他的風聲,他知道自己被上頭的盯上,現在的一切相安無事,也只是因為沒有確切把柄落在有心人手上。
這樣下去不妙,能不能拿到錢是其次,但命還能不能在就又是另一回事。

「可惡啊!!」他狂亂的抓著頭,忽然瞥到桌上尤佳里的名片,想起了他要...

【佐櫻】論命運-09

------------------------------------------

───19:20

在宇智波佐助的住處,春野櫻忐忑的坐在他對面,雖然兩人之間隔著一張茶几,但她還是緊繃著神經不敢輕舉妄動。
「那個,宇智波君,我可以回家了嗎?」
這戲也演給他們看夠了吧?下班約會的橋段就好,不必再多個留宿情節吧?
她一臉可憐兮兮的張著水汪汪的大眼,瞅著對面的男人。
「只要我也在就可以。」宇智波佐助也乾脆的予以回應。
言下之意就是要嘛春野櫻留下,要嘛他在她家過夜。
「..........」
當我什麼都沒問。
春野櫻生氣的怒瞪對方。

此刻只覺得稍早吃的晚餐拉麵,這會兒還在腸胃裡糾結,讓春野櫻隱隱感到胃痛,她相信這絕對不是...

【佐櫻】論命運-08

------------------------------------------

原本營運正常還有一點盈餘的公司,只因為一人的貪心,再因為無知,就這樣分崩離析。
先是會計受到誘騙,開始挪用公款做私人的期貨投資,完全任操盤手操作,而已經挖好的洞,怎麼可能說填滿就填滿,洞只會越來越大、越來越深。
當春野兆發現到公司資金流動不對勁時,已經來不及了,資金周轉開始有困難,原本正在研發的產品也因資金問題,開始停滯無法繼續研發,而在這時,佐武就出現了,先是慫恿春野兆跟他購買未上市的股票,讓他先小賺了一點嚐到甜頭後,在絕境中的人,只要有繩索扔下來,哪怕那條繩索其實是樹藤,也是照樣抓著往上排,失去了平常的果決和判...

不知道會不會被屏.......
等糧中又鬧饑荒....
只能先自割大腿肉了
之前交換日記的某段

P2

【佐櫻】論命運-07

------------------------------------------

───佐助君,你看!很美對不對?跟我同名的花。

───佐助君,我要離開了,但是我一定會回來找你的喔!


又是那個粉色的小小身影來拉著自己,但這次他很清楚的看清了她的臉龐。
「什麼時候?」宇智波佐助聽見自己這樣問,但聲音不是以往的清冷聲調,而是童稚的男孩嗓音。
他看到拉著他手的小小身影不知所措的看著自己,他清楚從她澄澈的瞳仁裡看到了童年時自己的倒影。

───我不知道........但佐助君一定要等我喔!說好了,只有我才能───

又是最後一句被打斷,紛飛的櫻花花瓣再度朝他襲來。
宇智波佐助在黑暗中睜開了眼,走神的看著天花板。
這裡不...

【佐櫻】論命運-06

站在地鐵站裡,宇智波佐助難得出神的看著人來人往的人潮呆站著。
他直覺春野一定跟自己有什麼關聯,尤其春野那對碧澄澄的眸子跟櫻髮,都讓他感到熟悉,但就是毫無頭緒,目前只知道漩渦鳴人一定跟她交情匪淺,但他死活不肯說。
只是剛才看到的那裝扮跟她和宇智波鼬的討論,讓他十分確定春野絕不是只是有醫師執照的醫師身分,或是酒吧老闆娘的身分這麼單純,尤其哥哥最後的那句話。

───最近別輕易跑來這裡,注意自己安全。

只有在可能會危及到身邊人時,宇智波鼬才會提醒自己跟他保持距離,雖然自己平時也很少去找哥哥,但今天卻在春野出現後哥哥跟自己這麼說,那也可以合理推測春野也身陷在這危險中,一想到剛才在辦公區的情況,宇智波佐助又煩躁得...

【佐櫻】論命運-05

春野櫻對自己的變裝十分的有自信,就連井野也不見得認得出來,如果再配上自己作的人皮面具,那保證連師父都認不得,他是怎麼認出來的?
「那個...可以放開我了嗎?」
壓下心裡的驚慌,尤佳里怯弱的問著,同時試著將自己掙脫被對方攫住的手。
但宇智波佐助只是很認真的盯著眼前的女人,沒有要放手的打算。
雖然髮色跟瞳色完全不一樣,但體型跟香水味他是不會誤判的,尤其在剛才他試探性的喚著她時,宇智波佐助很確定被自己緊握著的手腕,有一絲絲的動搖。
「我說宇智波家的小鬼這樣會不會太難看了?」
一個慵懶但又帶有敵意的男性音調自尤佳里身後傳來。
一個紅髮的男人雙臂環著胸,側身倚在門邊挑眉的看著眼前僵持的兩人。
蠍!
尤佳里宛如看到救星般,...

【佐櫻】論命運-04

------------------------------------------

當一踏進事務所就看見好友一身黑氣的坐在辦公桌前,邊擦拭著手中的木刀,還很具威脅性的死瞪著你的時候,你想怎麼辦?

A.立刻轉身逃跑。
B.硬著頭皮套近乎。
C.裝死當什麼都不知道。

這是一早姍姍來遲的漩渦鳴人一踏進事務所,所面臨的艱難抉擇。
尤其是看到臉色比平常又更黑上幾分的宇智波佐助,他膽顫的咽了口口水。
漩渦鳴人很想選A,立刻關上大門,拔也似的逃離事務所,但他知道選A下場會更慘,所以他選擇B+C,先是當沒看到那狠瞪及那看似很想招呼到自己身上的木刀,他目不斜視的專注看著自己的辦公桌,然後再嘻皮笑臉的靠近宇智波佐助:
「我說親...

【佐櫻】論命運-03

怪了,什麼時候自己那麼不勝酒力了?
喝著手中的Martini,宇智波佐助難得的感到有點睏意。
這不尋常,難不成是手上的這杯Martini被下藥了?
他找了個吧檯前的位置坐了下來,一手撐著昏昏欲睡的腦袋。
「怎麼了?」春野櫻擔心得看著宇智波佐助,至少在對方眼裡是『擔心』的表現。
「妳......」是不是有動過手腳?
想說的話還未出口,宇智波佐助便敵不過沉重的眼皮,最後還是整個人趴在吧檯上睡著了。
「咦?佐助有那麼不會喝嗎?」見自個夥伴倒在一旁,漩渦鳴人疑惑的仔細瞧著他。

Martini他平常可以喝個兩、三杯啊,怎麼這會兒一杯就倒了?
「喔,因為我下了藥啊。」春野櫻一臉稀鬆平常的表情說著。
「......」
別把下藥講...

1 / 6

© 丹丹子 | Powered by LOFTER